第64章 推翻鞑清,人人有责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93字
  • 2021-12-28 00:04:05

阿昌阿心中一沉,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到底是哪儿露出了破绽。

论口音,自己绝对是地道的泰安府口音,就算是从小在泰安府长大的人也听不出异样;论装扮,自己完全就是一个逃难青壮的装扮;论举止,自己跟这些汉人泥堪也完全没什么两样。

所以,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之前阿桂和明兴也曾派过不少探子,结果被派过来的探子都跟泥牛入海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难道这孟良崮真就是铁桶一般,针扎不透,水泼不进?

还是说,眼前这个汉子就是在诈自己?

想到这里,阿昌阿当即做出一副受了天大冤屈的模样,叫道:“天地良心,俺一家老小都死在鞑子手上,俺跟鞑子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又怎么可能是鞑子?再说了,俺要是鞑子,那俺还能一口一个鞑子的叫着?”

那汉子却呵呵笑了一声,打量了阿昌阿一眼后问道:“你是鞑子粘竿处的吧?听说你们鞑子有个粘竿处,学去了锦衣卫的一点儿皮毛,就自觉着牛皮哄哄的,天底下就数你们能耐?”

被眼前这汉子一口叫破身份,阿昌阿终于装不下去了,神情阴冷的盯着那汉子,沉声道:“锦衣卫余孽?”

阿昌阿的话音落下,一众手执刀枪的青壮顿时哈哈笑了起来,那汉子更是笑出了眼泪。

那汉子指着阿昌阿道:“老子倒是知道伱们这些鞑子蠢,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会蠢成这样儿。”

说到这里,那汉子又摇了摇头,说道:“难道你这一路上就没注意过,其他人都有头发,就你个狗鞑子戴着帽子?恁娘个批的,大夏天还戴着帽子,你是得有多蠢?你咋就不带个绿帽子呢?”

“还有,常年握刀的手跟常年握锄头的手,那能一样?”

“最关键的是,你他娘的居然跑来孟良崮投军?行,你跑来投军也就算了,你他娘的不去找农会,反而在村头找人打听怎么去孟良崮?”

那汉子每说一句,阿昌阿的脸色就黑上一分,等到那汉子说完,阿昌阿的脸色已经黑的跟锅底一般。

这么多的破绽?

要是真按照眼前这个汉子的说法,那自己岂不是早就被人盯上了?那老头之所以握着自己的双手,只是为了摸清楚自己手上的茧子?

即便如此,阿昌阿依旧不慌。

毕竟只是些泥腿子罢了,想要挣开他们的绳索,对于粘竿处的大爷们来说还不是易如反掌?

只要不被立即砍头,你阿昌阿大爷就有的是机会能逃跑,只是等你阿昌阿大爷下次再来的时候,看你们这些泥堪们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阿昌阿一边在心中暗暗发狠,一边微微动了动被捆在背后的双手,只是这双手不动还好,一动之下,那绳索却变得越来越紧,原本还能微微活动的双手,现在彻底失去了活动的空间。

阿昌阿心中一沉,知道自己这回是彻底栽到了这些泥堪的手里,当即也就放弃了挣扎,任由这些泥堪推搡着自己。

等到了第二天天亮之时,阿昌阿终于被送到了孟良崮下属的一个小煤矿。

在这里,阿昌阿看到了大量的上三旗的主子,也看到了大量下五旗的包衣。

在这里,上三旗的主子们要干比下五旗包衣们更重的活,穿的却比下五旗的包衣们还破,住的环境也比下五旗的包衣们更差。

身为粘竿处的探子,阿昌阿当然不是想过逃跑,毕竟就是一个小煤矿,这种破地方的守卫力量在粘竿处的大爷看来,那还不是形同虚设?

但是吧,阿昌阿明显是个不读书的,起码他没有读过鲁迅先生的名著。

阿昌阿不知道,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理想有多么的丰满,现实就有多么的骨感。

自从到了这个小煤矿,阿昌阿连口早饭都没吃就跟着下了暗无天日的矿洞,在上三旗主子们的教导下用爬进煤层中间去掏煤,再用馏子板一点点儿的拉出来,等到一天的活干完,阿昌阿只感觉整个身子都要散架。

当然,如果只是这点儿苦力活,倒也难不住粘竿处出身的阿昌阿大爷,毕竟这煤矿上有许多上三旗的主子,还有大量下五旗的奴才,阿昌阿觉得,只要自己亮出粘竿处密探的身份,这些人就能听从自己的指挥,帮着自己逃跑。

等自己摸清楚了孟良崮的情况,再回到阿桂和明兴那边,就还有的是机会找这些泥堪们报仇!

要不然人家阿昌阿是粘竿拜唐呢,手里多少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刚刚进到矿井下没多长时间,阿昌阿就摸清楚了矿井下的情况。

矿井下,阿昌阿信誓旦旦的拉着一众上三旗的八旗劳工们做着保证:“我用粘竿拜唐的身份起誓,只要各位能帮着我逃出去,万岁爷就肯定能知道这儿的情况,到时候肯定会派兵救出大家伙儿。”

“等咱鞑清的天兵一到,孟良崮上下立为齑粉,到时候咱们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不好过受那些泥堪的欺压?”

“今天这事儿,只有地知,咱们知,连老天爷都不知道!”

可惜的是,阿昌阿大爷确实亮出了自己粘竿处密探的身份,但是想象中的八旗矿工们一起掩护自己逃跑的场景却没有发生,反而被这些八旗老爷们告到了监工那里。

粘竿处的密探,又密谋组织逃跑,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挨了好一顿鞭子之后,被抽得皮开肉绽,连晚饭都没吃上的阿昌阿大爷终于认清了现实,那就是所谓的钱聋爷的包衣奴才,粘竿处的密探,这两个身份在煤矿的八旗劳工眼中还比不过一个窝窝头的奖励。

不过,阿昌阿依旧没有放弃。

毕竟是粘竿处的粘竿拜唐,阿昌阿的信念就是无论对面什么样儿的绝境都不能放弃自己的任务。

既然这些八旗劳工们都靠不住,阿昌阿就准备自己逃自己的,这样儿还省得被这些八旗劳工们拖累。

然而,还没等阿昌阿计划好逃跑的线路,就被两个八旗劳工给抬到了矿井前的一个小广场上。

小广场上,一个监工模样的汉人泥堪甩着手里的鞭子,望着阿昌阿的方向喊道:“今天,咱们八旗矿又迎来了新的工友!”

“不过,咱们这位新工友似乎不太喜欢咱们八旗矿的环境,一心还要想着逃回去给钱聋老狗通风报信,你们说,怎么办?”

监工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众八旗矿工们就举着胳膊喊道:“打死他!打死他!”

听着这些喊声,阿昌阿心底当即就沉到了谷底,监工的脸色也黑成了锅底。

监工甩了甩手中的鞭子,等到一众矿工们都安静下来后才高声道:“放屁!他跟你们一样,都是被钱聋老狗奴役蛊惑的苦命人!从今天开始,他归你们甲字队班组,你们甲字队的成员都有责任好好帮助他,让他早些认识到钱聋老狗的真面目,争取早点儿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矿工工服上绣着甲字的一众矿工面面相觑,最终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把阿昌阿带回了自己的队伍。

那监工又接着喊道:“来人啊!给新来的工友准备点儿吃的,再上我房间里拿点儿金创药给他,咱们八旗矿是一个团结友爱的矿山,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新工友挨饿遭罪!”

阿昌阿心中冷笑,寻思着你等老子回去的,到时候老子再跟你好好研究研究,到底什么叫他娘的团结友爱!

等不多时,便有矿工端来了饭菜,也把金创药给拿了过来,只是还没等阿昌阿接过饭菜,那监工又接着喊道:“甲字班组的组长,教教新来的规矩!”

甲字班组当中有人站起来应了。

甲字班组的组长来到阿昌阿身边,说道:“端起碗,跟着我喊。”

阿昌阿一脸懵逼的端起碗,然后又一脸懵逼的看着甲字班组的组长。

看着阿昌阿端起了碗,甲字班组的组长便毫不犹豫的高声喊道:“钱聋老狗是真的狗!推翻鞑清!人人有责!”

阿昌阿又懵逼了。

这喊的是什么?

如果是那些泥堪们喊着要推翻鞑清,那阿昌阿大爷也认了,毕竟这些泥堪们做梦都想推翻我鞑清。

可这是什么人喊的?

下三旗的包衣!

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

就在阿昌阿心里给这个下三旗的包衣定罪之时,这个下三旗出身的甲字班组组长却脸色一沉,伸手把阿昌阿手中的饭盘端到一边,然后连踢带踹的开始暴打阿昌阿。

甲字班组组长一边打,一边骂道:“咋,钱聋老狗不是狗?你不想推翻鞑清?你还想给钱聋老狗当狗?”

为了完成任务,粘竿处出身的阿昌阿大爷最终还是选择了强行忍奈,跟着甲字班组组长喊道:“钱聋老狗是真的狗!推翻鞑清!人人有责!”

甲字班组组长这才停手,先是让人扶住了阿昌阿,接着又把饭盘送到了阿昌阿的手里,说道:“吃吧,等会儿回去了就让人给你上药,争取明天就能上工。”

阿昌阿含泪吃光了饭盘里的饭食。

等到阿昌阿吃光了饭食,那监工又接着喊道:“今天轮到哪一组了?该谁了?”

监工的话音刚刚落下,工服上绣着丁字的一群人中便站起来一人,高声道:“该我了!我叫查郎阿,原本是上三旗出身。”

“……如果不是钱聋老狗的欺压,我应该有自己的地,也该早早的讨上个媳妇,生上一群娃……钱聋老狗是真的狗!推翻鞑清!人人有责!”

等到那个矿工把话说完,紧接着又站起来一个矿工,高声道:“我叫穆彰阿,原本是下五旗出身的包衣……钱聋老狗是真的狗!推翻鞑清!人人有责!”

听着一个又一个的上三旗三五班的八旗老爷们站出来高喊推翻鞑清,原本还一直琢磨着怎么逃跑的阿昌阿终于彻底懵了。

眼前的这一幕,让阿昌阿想起了小时候刚进粘竿处时的场景。

那时候,自己也是跟着人一起喊着要为万岁爷效忠,要为鞑清流尽最后一滴血。

自己当初喊着别人一起喊的口号还没有什么,可是这些上三旗下五旗的八旗老爷们在喊口号之前,会先一遍自己是如何受钱聋老狗和鞑清朝廷欺压的!

身为粘竿拜唐,阿昌阿可以很容易的判断出来,这些人喊的都是真的,并不是假的!

阿昌阿有些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