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左?右?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49字
  • 2021-12-25 01:11:37

对于刘怀文和孟良崮上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来说,朱劲松这个大当家的哪儿哪儿都好,平日里穿的衣裳只要干净就行,饭菜也是能饱就行,无论是对待百姓还是对待手底下的这些人也都极为大方,说话也客气,比戏文里唱的那些明君圣主更像是明君圣主。

可是就一点,大当家的他老人家好像根本不知道心疼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能用手榴弹跟地雷解决的问题,他老人家从来不会考虑用其他办法来解决。

朱二旦之前曾经说过一句话,狂扔手榴弹这毛病就是跟他哥学的,这话是一点儿都没错。

现在一听到朱劲松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准备找阿桂和明兴的麻烦,刘怀文这个孟良崮的大管家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疼。

刘怀文吧咂着旱烟锅子,闷声道:“大当家的,您也别怪我多嘴,孟良崮这个反贼窝也实在是没有多少余粮,您要打鞑子,俺不反对,可是这手榴弹跟地雷,您怎么着都得省着点儿。”

被刘怀文这么一说,自觉理亏的朱劲松就特别想把朱二旦薅到自己跟前,然后狠狠的揍上一顿。

要不是朱二旦,自己这个大当家的也不至于被刘怀文给盯上。

气咻咻的哼了一声,朱劲松没有理会刘怀文,反而将目光投向了柯志明:“现在鞑子那边有什么动静?”

柯志明拱手道:“回公子爷,阿桂这个钦差大臣以钦差之名调傅恒往济南,看样子是打算暂时放任陈泰来和八卦教,全力进剿咱们孟良崮。”

“根据曹州府那边传过来的消息,陈泰来跟八卦教已经彻底搅和在了一起,两家准备一起进攻盘踞在荷泽的福康安,彻底拿下整个曹州。”

“另外,八卦教近来跟三公子的分歧越来越多,只是三公子一直引而不发,也没有书信传回,小的也不知道三公子有什么打算。”

朱劲松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投向了在坐的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大家伙儿说说吧,鞑子有可能全力进剿咱们孟良崮,咱们又该如何应对?”

在座的一众大小扛把子之中,除了以柯志明为首的天地会之人以及李班头这个后来投降的还有林大少爷这个后来入伙的,基本上都是当初配合朱劲松杀了刘举人的老兄弟,说起话来自然也就没有太多顾忌。

刘二狗道:“大当家的不是说过么,打的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与其等着鞑子来进剿咱们,倒不如咱们先给鞑子们添点儿乐子。”

“反正二旦现在已经拿下了莱州,只要咱们从南进兵,再让二旦跟耿锐他俩分出一路兵马来,咱们就能直接从东、南两个方向兵围青州,等拿下了青州,济南基本上也就唾手可德,到时候再拿下武定,整个山东就掌握在咱们孟良崮的手里。”

说到这里,刘二狗又将目光投向了柯志明:“柯兄弟,你们天地会有没有办法直接把阿桂和明兴给宰喽?正所谓蛇无头不行,若是能直接宰了阿桂和明兴,整个山东的鞑子都得乱起来!”

听到刘二狗这么一说,孟良崮上的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纷纷开口附合,倒是后来才入伙的林大少爷,在征得了朱劲松的同意后试探着说道:“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

“鞑子八旗不堪用是不假,鞑子绿营不堪用也是事实,可是咱们见识到的,毕竟只是山东一地的八旗跟绿营,像打过大小金川、征过缅甸的绿营,只怕没那么好对付吧?”

“咱们孟良崮现在根基还是太弱了一些,给鞑子添些麻烦倒是没什么,可是真要让人暗杀阿桂和明兴,再拿下济南,只怕鞑子皇帝会发疯吧?”

刘二狗哼了一声,说道:“鞑子皇帝愿意发疯就让他疯去,只要咱们能拿下大半个山东,响应咱们起事的可就不仅仅只是八卦教跟陈泰来,只怕整个鞑清都会乱起来,真到了那个时候,鞑子皇帝还能顾得上咱们?”

林大少爷皱眉道:“如果鞑子皇帝彻底发疯,调动直隶绿营甚至于关外的八旗和绿营进关平拳,咱们手里手榴弹、地雷还有红夷大炮、燧发枪能支撑得住吗?”

刘怀文吧咂着旱烟锅子,慢悠悠的说了一句:“撑?撑不住!如果直隶绿营、关外的八旗绿营都跟山东绿营一样,那倒还没什么,怕就怕直隶绿营和关外的八旗绿营像林大少爷说的那样儿,能顶得住伤亡。”

“你们跟着大当家的打仗也都不是一次两次了,应该知道咱们这几次之所以能够胜利,基本上都是因为绿营先行溃败,若真有哪个八旗军或者绿营能够顶得住伤亡,这胜负如何,你们自己琢磨琢磨?”

刘二狗有心想要反驳,只是低下头来琢磨一番后,却又不得不认同刘怀文的说法。

没错,表面上来看,孟良崮一直都是不断的胜利,似乎孟良崮的军队天生就能压制住鞑子的军队,可是只要往深了一眼,就不难发现,这几次的胜利基本上都是因为鞑子官兵没见识过手榴弹和地雷的厉害,一旦真有哪支军队能够顶住伤亡,等孟良崮这边扔出去大部分手榴弹之后展开反扑,那最后的胜负还真不太好说。

虽然刘二狗对自己手下的军队有信心,但是刘二狗也不会太过于小瞧了鞑子官兵,因为大当家的在给大家讲课时曾经说过,要在战略上藐视鞑子,要在战术上重视鞑子。

想到这里,刘二狗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朱劲松:“大当家的?”

朱劲松吧咂了两口自己卷的旱烟,半眯着眼睛道:“你们讨论,我现在就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无论是赞成主动进攻的,还是赞成被动防守的,大家伙儿有什么想法尽管说,道理越辩越明嘛。”

朱劲松的话音一落下,屋子里面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忍不住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一眼,然后吵了起来。

有人赞成刘二狗的提议,觉得只要拿下整个山东,就能给天底下想要反清的势力打个样儿,到时候整个鞑清都会乱起来,鞑清自然也就不可能全力进剿孟良崮。

也有人赞成林大少爷的提议,认为现在给鞑子找点儿麻烦没问题,但是必须得控制一个度,起码不能逼得钱聋老狗发疯,因为钱聋老狗一旦发疯,孟良崮能不能顶得住还真不太好说。

吵了半天,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也都吵得累了,朱劲松这才笑呵呵的说道:“都吵完了?吵了半天,吵出个什么结果?”

很显然,无论是赞成主动进攻的还是赞成被动防守的,两伙人都是谁也没办法说服谁,从场面上来看,倒是赞成被动防守的占据了一丝上风。

这让朱劲松感到十分欣慰。

说白了,无论是此前应对明兴的围剿,还是伏击阿桂这个钦差大臣,包括后来朱二旦势如破竹的拿下临朐和莱州,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已经让跟着朱劲松起家的那些老兄弟们有点儿飘。

这种情况很不对劲。

虽说朱劲松从来就没把鞑子官兵当回事儿,可那是基于战略层面上的,如果放到战术层面上来说,那么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朱劲松每次应对鞑子官兵的态度都是极其小心谨慎的。

因为事情正如林大少爷所说,孟良崮从头到尾所应对的,都只是青州八旗以及山东绿营,还没有跟直隶绿营乃至于关外八旗绿营交过手。

事实上,就连山东绿营之所以给人一种废物的印象,一多半的原因也是因为朱劲松此前或突袭或伏击的时候,都先用大量手榴弹和地雷把他们炸了个晕头转向。

真要是给鞑子官兵摆开车马的机会,正面硬碰硬的打上那么一场,胜负还真就不太好说。

所以,绝不能凭着山东绿营废物的印象就把鞑子官兵当成暂七师。

正确的做法是把他们当成整编七十四师。

朱劲松之所以让这些人放开了吵,为的就是让他们能够吵个明白,让他们能够认识到自己的短板,别一天天自以为老子天下无敌。

说白了,还是左左右右的问题,懂的都懂。

当然,能够认识到自己的短板是好事儿,但是太低估自己可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朱劲松也不希望孟良崮的扛把子们都变得畏畏缩缩的。

使劲咂吧了两口旱烟后,朱劲松才半眯着眼睛道:“既然你们吵完了,那咱就说几句。”

“打,有打的好处,不打,也有不打的好处,所以,怎么掌握住一个度,才是咱们现在最大的问题。”

“像二狗说的,咱们占了整个山东,就能让整个鞑清都跟着乱起来,这话就有可能对,也有可能不对,因为在没占下整个山东之前,谁也不敢保证这一点,同时,谁又能保证,鞑清不会因此而集中兵力对付咱们?”

“杀鸡儆猴嘛,毕竟咱们是先出头的,只要把咱们镇压下去,其他地方再想跟着乱,也得好生掂量掂量。”

“至于像林大少爷所说的,咱们应该悄悄的发展,等实力足够了再给鞑子致命一击,这话同样有道理,但是也不全对。”

“还是那句话,咱们原本就是先出头的,闹出来的动静还有对鞑子的影响虽然没有陈泰来大,但是鞑子会放过咱们吗?就算鞑子选择先对付陈泰来,那么对付完了陈泰来,是不是就轮到咱们了?”

“所以啊,咱们该主动出击的时候,还是得主动出击,咱们得牵着鞑子的鼻子走,让鞑子不能专心对付陈泰来,也让鞑子摸不清咱们的路数。”

说到这里,朱劲松干脆望着刘二狗道:“二狗,你带你们营的人去临朐,攻打益都。二旦那边的人马继续攻打登州。”

待刘二狗拱手应下后,朱劲松又对柯志明道:“志明,你派人去接触陈泰来,此人毕竟是原本的河道总督,手下多少还有一些原本的官兵,问问他需不需要燧发枪,只要他敢买,咱们就敢卖。”

柯志明一愣,问道:“公子爷,燧发枪……”

朱劲松摆了摆手,笑道:“要卖给陈泰来的燧发枪,跟咱们自己用的燧发枪可不是一回事儿,放心吧,咱还没那么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