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怎么丢人现眼更好看?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23字
  • 2021-12-25 01:10:04

临朐城下,朱二旦刚刚做好攻城的安排,正打算按照惯例派人先到城下劝降,却不想城头上直接竖起了白旗,城门也在一阵吱呀声中慢慢打开。

朱二旦一脸懵逼,正在寻思着城头上的鞑子官兵们又在搞什么妖蛾子的时候,一众鞑子官兵却赤手空拳,鱼贯而出。

这些官兵,身上只穿着里衣,外面的兵服不知道哪儿去了,一众官兵之前,还有一个被捆得结实的官老爷正被人推着向自己走来。

这是降了?

朱二旦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临朐县居然会这么容易到手,原本做好的一大堆进攻计划现在全都成了废纸,刘怀文一直心疼的手榴弹更是一枚都没有扔出去。

再瞧瞧自己略微胖了一些的肚子,朱二旦就更懵了。

这还叫行军打仗?

正在懵逼间,一众绿营的老兵油子们已经簇拥着临朐知县来到了朱二旦身前,临朐知县毫不犹豫的跪倒在地,叩首拜道:“临朐县知晓各位好汉爷来此,已经捆了鞑子知府封哲茂,前来投降!”

跟在临朐知县身后的一众老兵油子们也毫不犹豫的中跪倒在地,领头之人也跟着叩着道:“好汉爷的规矩咱们都懂,无论是官兵的兵服还是兵器装备,都已经堆放在城内。”

朱二旦仔细一瞧为首跪着的那个兵丁,却是笑了起来:“想不到啊,咱们又见面了?”

那个兵丁抬起头来,满脸堆笑的对朱二旦说道:“小的也没想到,今天居然又碰到了好汉爷,这要是早知道,兄弟们早就把装备都给好汉爷送去了,又怎么会跟着姓封的来临朐?”

说到这里,那兵丁又一指封哲茂,说道:“好汉爷,这老东西就是青州知府封哲茂,刚才他还说准备给鞑子皇帝尽忠,要回县衙里自尽,兄弟们一想这哪儿行啊,他要是死,那好汉爷不是白跑一趟了嘛,就这么着,兄弟们就把他给捆来了。”

朱二旦问了一句:“那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还回鞑子那边当兵去?”

那绿营兵陪笑道:“好汉爷说的是,兄弟们打算接着回鞑子那边,吃鞑子的粮,拿鞑子的饷,回头给好汉爷运更多的装备来。”

朱二旦登时被这些绿营的老兵油子们弄得哭气不得,忍不住摆了摆手,说道:“那你们走吧。”

一众绿营兵丁们千恩万谢的从地上起身,临朐县的那些衙役也混进了绿营兵油子们的队伍,跟着绿营兵丁们一窝蜂的跑了,临走之前,为首的绿营老兵油子更是指着临朐知县喊了一句:“他就是临朐知县!”

临朐知县登时傻眼,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先是瞧了一眼在旁边疯狂挣扎的封哲茂封知府,接着便谄笑着望向朱二旦:“小人早就想投靠好汉爷,只是这姓封的青州知府来了临朐,小人便想着把他擒下,也好当个投名状不是?”

朱二旦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蠢的人。

打从杀了宁阳县的郝良材郝太爷开始,再到占据了整个沂州,朱劲松向来就是先抓官老爷,再看他们的名声,名声好的当然是任其去留,像郝太爷一般贪腐无度的,则是见一个杀一个。

朱劲松这个当哥哥的有这么个习惯,朱二旦这个当弟弟的自然也是有样学样,早在到了临朐附近的时候就已经派人打听临朐知县的官声,心里一边仔细回想着朱劲松公审县太爷的细节,一边又生怕临朐知县提前跑路。

结果可倒好,这货不仅没有跑路,反而还跪在自己跟前邀功!

朱二旦现在就特别想飞回孟良崮,然后在朱劲松跟前好好显摆显摆:“谁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的?我朱老二就遇到了!哈哈哈哈!”

心中狂喜不已的朱二旦当即就摆了摆手,招呼手下把临朐知县也给捆了个结实。

看着眼前这一出出的闹剧,刚刚还在疯狂挣扎的封哲茂封府台忽然就停止了挣扎,正想狂笑两声,却又被嘴里堵着的破袜子给呛了回去,整个人又疯狂的咳了起来。

朱二旦吓了一跳,连忙让人把封府台嘴里的破袜子拽掉。

要公审这些贪官污吏们,当然得趁他们活着的时候才行,要是死了,朱二旦又没有包黑子夜审阴、日判阳的本事,这公审大会不就开不成了。

咳了好半晌后,封府台才渐渐平静下来,抬起头望着朱二旦骂道:“逆匪!今日本官落到你们手里,有死而已,速速动手吧!”

朱二旦顿时大怒,直接踹了封府台一脚,骂道:“干恁娘的!你说你要是给鞑子当官,好好对待百姓也就算了,可是你封知府贪财好色的名声,老子在孟良崮都有所耳闻,你个狗东西还在这里大义凛然的教训老子?你也配?干恁娘的!”

封府台一边试图躲避,一边高声叫道:“逆匪!逆匪!纵然本官贪财好色,也自有大清律来制裁本官,汝等逆匪世受国恩,不思报效,反而起兵作乱,纵然杀了本官,史书也会还官一个清誉!”

朱二旦更怒,一边踹着封府台,一边怒骂起来:“逆匪?咋着,你给建奴鞑子当狗,还当出高人一等的感觉了?”

“我大哥骂我三弟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说当今天下的读书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愧对圣人教诲,因为你们给建奴鞑子当了狗,忘了孔夫子他老人家的华夷之辩。”

“咋,你封府台没有读过书?还是说你觉得你生来就是建奴鞑子的奴才?”

“还清誉?”

“狗入的东西,老子今天就当着全临朐百姓的面公审你,老子倒是要看看,你一个贪财好色的贪官污吏,史书到底会不会给你清誉!”

眼看着封府台被踹的不成人形,叫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小,耿锐赶忙一把拉住朱二旦,劝道:“行了行了,先别踹了,留着力气等着公审大会的,再说了,清誉不清誉的,本也不是他说了算,到时候咱们把他的罪行都刊印成册,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封知府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不比现在踹死他要强的多?”

被耿锐这么一说,原本还在挣扎的封府台顿时像被抽去脊梁的老狗一般,彻底瘫在了地上。

封府台不怕死,早在带人来到临朐的时候,封府台就已经做好了临危一死报君王的准备。

但是耿锐所说的公审,罪行刊印成册,让天下都知道,这些字眼就像是一把把尖刀,刀刀直插封府台的心窝子。

朱二旦瞪着封哲茂,喝道:“走!带着这两个狗官进城!咱们今天先公审了这两个狗官!”

……

等到公审完了封府台和临朐知县,安顿完临朐的方方面面,朱二旦忍不住对耿锐嘟囔了一句:“要是全天下的州县都跟临朐一样,咱们今年应该能在紫禁城里过年。”

耿锐却摇了摇头,说道:“一看你就没好好听大当家的讲课。”

“大当家的说了,像临朐这样靠着咱们沂州的地方还好一些,毕竟离的近,咱们沂州的农会是怎么样儿的,这里的农会也就是怎么样儿的。

“但是像登州、莱州,或者更远的那些地方,那里的农会,说不定就是各个士绅大族办起来的,没有咱们孟良崮在背后撑腰,那些普通百姓又怎么可能斗得过那些地主老财?”

“那些地主劣绅们办农会可不是为了替老百姓当家做主,而是要保卫他们自己的利益,别管他们会不会心向鞑子朝廷,反正他们不会心向咱们。”

“后面的麻烦事儿,肯定还有一大摊子。”

“别的不说,就说济南那位山东巡抚,他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占了青州?”

阿桂和明兴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孟良崮反贼们占据青州。

对于阿桂和明兴而言,哪怕是登州莱州都被朱劲松给占据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鞑清不亡,以后就有的是机会剿灭他,但是青州不行。

因为青州有螨州镶黄、正黄两旗以及蒙古正黄、镶黄两旗在这里驻扎,其中步甲五十名,马甲四百六十六名,连同其眷属都在指定的驻防区域内居住,万一被朱劲松给占了青州,这些人怎么办?

正黄旗和镶黄旗可是额头上有通天纹的上三旗!高人一等!

所以,别看封哲茂这个青州知府屡次求援无果,那是因为朱二旦带的大军还没到达益都附近,真要是到了益都附近,估计阿桂和明兴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淡定了。

即便是现在,朱二旦和耿锐刚刚带兵占了临朐,离着益都的八旗住地还有挺远一段距离呢,阿桂和明兴就坐不住了。

明兴想让青州八旗连夜撤离青州,阿桂则是青州的驻防八旗不能撤,因为八旗兵丁们撤起来容易,他们的那些亲眷旗人呢?他们也跟着一起撤离?

更重要的是,一旦驻防青州的八旗撤离了青州,驻防德州的八旗会怎么看?其他地方的八旗会怎么看?全天下人又会怎么看?

再说了,青州八旗好歹也有个两三千人,就算是干不过孟良崮的逆匪,起码也能保证自身的安全吧?

但是明兴却不像阿桂一样乐观。

真正说起来,阿桂这个钦差大臣也就只当过一次运输大队长,论起这方面的经验来,就远不如明兴这个山东巡抚。

明兴太清楚青州八旗是个什么鸟样儿了。

上次去打蒙阴的时候,明兴为了给自己人多捞点儿军功,同时也是为了打压蒙古八旗,所以就特意带上了青州八旗中的满州步甲和满州马甲。

结果可倒好,满州步甲在蒙阴城下死伤惨重,满州马甲更是被陈泰来的叛军追着满山跑。

所以,论起掉链子逃命的本事来,这些八旗兵可能比大宋的禁军还厉害,论到打仗,他们可能比大宋的禁军还废,明兴甚至都怀疑,随便一个老百姓穿上孟良崮叛军的衣服,都有可能追着这些八旗兵们漫山跑。

明兴觉得,与其指望这些八旗兵们能守得住青州大营,倒还不如让他们赶紧撤离青州。

反正都是丢人现眼,主动撤离跟被人全歼比起来,似乎还是主动撤离更好看一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