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抓紧时间投降!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75字
  • 2022-05-22 18:09:03

面对钱聋四十九年春夏大旱,朱劲松选择了最直接但同时也是最困难的解决办法,把百姓身上的绝大部分压力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或许有人以为打井只是在地上挖个深坑,只要挖的足够深就能出水,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首先得找人勘探水源,因为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存在地下水,不是随便在哪里挖坑都能挖成井。

其次就是井崩和毒气,在技术手段相对原始落后的古代,打井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井崩,井底也有可能冒出毒气,要不然也不会有吃水不忘挖井人的说法。

也幸亏明兴和阿桂这两任运输大队长,前仆后继的给孟良崮送来了一大批的八旗劳工。

一想到明兴和阿桂,朱劲松又曲指敲了敲桌子,说道:“打井的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老二和耿锐你们准备准备,咱们先把青州府临朐以前的地方打下来。”

“等拿下了临朐以南,咱们就一鼓作气,直接把莱州和登州都打下来,等咱们在莱州和登州站稳脚根,就能真正的立于不败之地。”

一说到打仗,朱老二和耿锐这样儿的军方扛把子们就乐呵了,朱老二更是直接拍着胸膛下了保证:“短则半个月,长则一个月,我跟耿锐我们两个肯定能拿下临朐以南。”

但是像刘怀文这种负责后勤的扛把子们可是一点儿不高兴。

刘怀文吧咂着旱烟锅子,望向朱老二的目光中满是杀气:“二当家的,下次如果再遇上一枚手榴弹就能炸死人的情况,咱别扔两枚行吗?”

“你要是觉得扔的少了炸的不够过瘾,那就麻烦您老人家给我多弄点儿劳工和硫磺硝石回来行吗?”

“你说同样是打仗,这燧发枪也能打死人,这手榴弹也能炸死人,你怎么就那么喜欢扔手榴弹?一点儿不知道过日子,你说你哪儿学来的坏毛病!”

朱二旦忽然间脑子一抽,顺嘴说道:“跟我哥学的!”

朱劲松的脸色当即就黑了,瞪了朱老二一眼后喝道:“散会!”

……

朱二旦说短则半个月就能拿下临朐以南,其实还是往保守了说的。

如果正常情况下起兵造反,一个县城一个县城的打下去,半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够用。

但是吧,朱劲松造反的套路跟别的穿越者们不太一样。

其他的穿越者们都是一边练兵一边攀科技树,而朱劲松却是在练兵攀科技树的同时大搞农会,以致于朱老二这一路上根本就没有遇到抵抗,遇到的只有一个又一个村子的青壮在农会有组织下帮着运粮运炮。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老百姓是最好糊弄的,也是最不好糊弄的,千百年来地里刨食的经验,让他们能够分辨出谁是真心为他们好。

像阿桂和明兴,他们也想让这些老百姓帮着他们运粮运炮,但是老百姓根本不愿意,一见到官兵的影子就赶紧关门闭户,就算在刀枪的逼迫下替他们运粮运炮,那也是能拖就拖,能慢就慢,反正就是出工不出力。

现在换成了朱老二带兵去打临朐,老百姓们早早的就在农会的组织下做好了运粮运炮的准备,两个相邻村子的青壮不停接力,让朱老二行军的速度想慢都慢不下去。

如果单纯只是这些,那倒也没什么,多少还在朱老二的理解范围,问题是这些帮着运粮运炮的青壮们不仅自己带好了干粮,还替朱老二他们也准备了一些吃食,搞的朱老二都忍不住头疼。

吃吧,违背了孟良崮的纪律,有心想要给钱吧,老百姓又死活都不要,不吃吧,这是老百姓真心实意的投喂,他们不会说什么好听的,也不会说什么大道理,反正就是把吃食都给你准备好了,你敢不吃,他们就一直这么举着。

你也别跟他们说什么纪律,纪律这两个字都知道,农会也一再跟百姓说过孟良崮的军队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也不会白吃老百姓给准备的吃食,关键是说了也没有、用,老百姓认起死理来,你说破大天去也没什么鸟用。

后世还经常有迷彩绿的士兵被砸个满头包的笑话——无论是抗洪还是地震,又或者是寇维德十九世,当迷彩绿撤离的时候,经常发生被自家百姓强制投喂然后被扔上车的食物砸个满头包的笑话,幸好没有扔榴莲的。

对于百姓们来说,没有什么比投喂能更显情真意切。

无奈之下,朱老二只得一边含泪吃着老百姓给准备好的干粮,一边歪歪扭扭的写欠条:伪螨钱聋四十九年几月几日,朱二旦领兵经过某某村,吃了百姓准备的食物,应付钱多少多少,因百姓拒收,无奈后补,朱二旦亲笔。

所以,当朱二旦和耿锐带兵到达临朐城下的时候,朱二旦和他手下的那些“叛军将士”们不仅没有因为行军赶路而瘦上几斤,一个个的反而胖乎了一些。

朱二旦更蛋疼了。

行军打仗,没瘦,反而胖了,这他娘的要是说出去,谁信?

回头被孟良崮上的其他人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死自己?

就算其他人不笑话自己,自家大哥还能轻饶了自己?

朱二旦越想越气,等到了临朐城下之后,朱二旦就直接让人摆开阵势,准备拿临朐城的官兵们出气。

而面对来势汹汹的孟良崮叛匪,青州知府封哲茂就只剩下欲哭无泪这四个字了。

封知府是个真正的好官,既想着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好事儿,又想着要忠于鞑清,忠于钱聋,为我鞑清抛洒一腔热血。

所以,当白沙集落入朱二旦手中的时候,封知府就已经把消息报给了阿桂和明兴,当石佛堂落入朱二旦手中的时候,封知府更是连连派人催着阿桂和明兴出兵平叛。

关键是任凭封知府怎么上报,阿桂这个钦差大臣和明兴这个山东巡抚都选择按兵不动,只回信要求封知府谨守青州,丝毫没有出兵平叛的意思。

无奈之下,封知府也只能给钱聋老狗写了一封弹劾阿桂和明兴的折子,然后带着手下能够调动的兵丁去了临朐。

既然上官指望不上,封知府便想着靠自己。

封知府打算去问问那些胆敢造反的逆匪,你们这些泥腿子们能有如今安定的生活,多少也能称得上世受国恩这四个字,你们怎么就不想着报效朝廷,反而还要造反?难道就不晓得忠君爱国这四个字?

只是等朱二旦带着孟良崮的叛军到达了临朐城下,封知府也勉强壮着胆子登上了临朐县的城头之后,封知府才绝望的发现,临朐城头上根本就没有守城用的火炮,而城下的叛军之中却有好几门红衣大炮。

而更让封知府绝望的是,城下的叛军直接摆开阵势,一门门的红夷大炮指向临朐城门,站在封知府旁边的临朐知县更是双腿打颤,身上隐约传出一股尿臊味儿。

这他娘的,跟书上写的好像不太一样?

蛋疼纠结了好半晌后,封知府才望向自己带来的那些兵丁:“谁敢带头出去冲阵?只要能击退城下的叛军,赏银千两!”

临朐知县也跟着叫道:“对!本官额外再加五百两!”

但是封知府带来的那些兵丁却是你瞧瞧我,我看看你,根本就没人愿意带头出去冲阵。

银子再好,也得有命花才行。

有命花的银子才是好东西,没命花的银子连个屁都算不上。

再说了,孟良崮叛匪是怎么对待官兵的,这事儿早就被明兴手下的绿营兵丁传了个遍,任谁都知道,只要老老实实的交出武器装备后跪地投降就能平安,顽抗到底的就只有被拉去当矿工一条路。

城头上的兵丁们早就暗中串通好了,只要城下的叛军过来劝降,就直接捆了封知府然后开城投降,回头把兵器之类的都交出去,回头再去济南那边混个绿营的身份。

封知府瞧着这些神异各异却又不停暗中相互使眼色的兵丁,心中愈发的绝望,之前还想要问问城下逆匪为何罔顾君恩的心思也直接飞到了九霄云外。

长叹一声后,封知府干脆对着城头上的兵丁们吩咐道:“等会儿,尔等愿意开城投降就投降吧,本官先回官衙。”

早就已经被吓尿的临朐知县一把拉住封知府,问道:“府台大人,下官……下官……”

封哲茂一根一根的掰开临朐知县的手指,又一字一顿的说道:“本官回官衙,是要一死以报君恩,若你也是这般打算,便跟着本官一起回官衙,若不是这般打算,也都由得你。”

临朐知县顿时就傻眼了。

你封知府牛皮哄哄的带兵来了临朐县,一来就对着老子吆五喝六,老子还以为你有什么必胜的信心,这才强忍着挂印而冲的打算,留下来受你这肮臜气,结果你他娘的事到临头了,跟老子说一死以报君恩?

彼汝娘之!汝母玩之甚爽!

彻底被气疯的临朐之县此时也不在乎什么知府不知府的了,一边扒着自己身上的官服,一边对身边的一众衙役们喝道:“来人呀!本县要弃暗投明,把这个鞑清的狗官给本县拿下!”

一众衙役们顿时大喜过望,正想依着太爷的吩咐拿下封知府,却见得封知府带来的那些兵丁们早就已经抢先一步,把封知府给捆了个结结实实,其中几个看上去像是军官的更是早早的扒下身上的衣裳,反手便扔到了城头下,又威逼着其他一众士卒也跟着扒下衣裳。

其中一人叫道:“待会儿都他娘的机灵点儿!老子平日里就待你们不薄,现在又给你们找了个活命的机会,你们可别出卖老子!”

“你们都给老子想好喽,要是老子被拉去干苦窑,你们当中肯定得有一个人顶老子的缺,那下一个干苦窑的就是你们!”

其他一众士卒则是一边嘻嘻哈哈的扒着身上官兵的衣裳,一边回道:“放心,放心,只要他们不问,咱们就不说,以后兄弟们还跟着您老人家。”

“就是就是,要是卖了您老人家有好处也就算了,关键是卖了你,咱不就成了下一个?所以您老人家放心,咱们兄弟肯定不会出卖你!”

“别扯蛋了,赶紧的,谁有白色的衣裳赶紧拿出来,先打白旗!”

“对对对,抓紧时间投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