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敲响大清丧钟的一大步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97字
  • 2022-05-22 20:46:30

朱老三发钱的速度很快,毕竟是发钱又不是从百姓手里收钱,再加上还有朱老二从旁协助,那速度自然是想慢也慢不起来。

朱劲松的心里却在琢磨着另外一件事儿。

打掉了刘举人这个土豪,分了刘举人这么多年狠命欺压百姓才攒下的钱财和田地,而刘庙村里也有人愿意跟着一起落草,这基本上就意味着朱劲松的万里长征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这是朱劲松的一小步,却是敲响大清丧钟的一大步。

接下来,就是带着这些愿意跟着落草的人马离开刘庙村了。

问题是离开刘庙村之后该往哪里去?

之前朱劲松跟村民说的是往玉皇山落草,而跟朱家三兄弟说的则是往卧牛山落草。

这不是朱劲松的记性不好,而是朱劲松之前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说动村里的青壮跟着自己落草,所以,往玉皇山落草的说法根本就是个幌子。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三十二条汉子,除去刘二牛这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汉之外,剩下的那些人里面哪个没有家室?三十一个拖家带口的青壮,几乎把整个村子四分之一的人全都拉下水了!

仔细斟酌了一番后,朱劲松望着眼前这三十二条汉子,还有站在这些汉子身后的百姓,高声道:“刘举人和满大爷死了,官府肯定会追究这事儿。”

“你们跟着我们三兄弟落草,万一被官府抓到了,肯定会落得个砍头的下场,说不定还会连累家里!”

“有后悔的,怕死的,现在可以退出!”

随着朱劲松的话音落下,刘二牛便瞪着牛眼叫道:“后悔个什么劲?老子敢跟着你干,就不怕死!”

刘怀文也流着眼泪叫道:“你能让俺报了小翠的仇,那俺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了,就算被官府抓了,俺也不供出你来!”

剩下的三十个汉子也纷纷叫道:“怕个卵!”

“要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头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都说咱山东出响马,俺也想试试当响马是个什么滋味儿!”

站在这些汉子身后的那些村民们却都沉默了。

谁都知道,刚刚朱劲松那些话表面上是在问那三十二个汉子,而实际上却是在问整个村子里的人。

朱劲松却也不急,反而笑着道:“咱刚才说了,要是有人后悔害怕,可以选择留下来,有什么事儿尽管推到咱的身上。”

被朱劲松这么一说,台下那些原本还犹豫不定的百姓们却又坚定了下来——头掉了不过是碗大的疤,要是出卖了朱劲松,岂不是子子孙孙都得背着叛徒的骂名过活?

朱劲松见状,笑了一声后高声道:“既然大家伙儿愿意跟着咱落草,那咱也不整那些虚头八脑的!以后乡亲们有什么事儿,也可以往玉皇山去寻咱,能帮的,咱一定帮!”

对于朱劲松来说,无论是选择玉皇山还是原本的卧牛山,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屁大点儿的小山头,跟易守难攻这四个字根本就挨不着边。

如果非得找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来,那就是玉皇山在大汶河的东南方向,而卧牛山则在大汶河西北靠近泰安府的方向,兖州府想要派兵进剿玉皇山就不用考虑大汶河,而想要进剿卧牛山就得先渡过大汶河才行。

所以,既然跟这些村民说了在玉皇山落草,那就干脆把玉皇山先给占下,正好也能用来吸引官府的注意力。

至于说泰安府会不会派兵过来进剿朱劲松这伙响马……

同属于蒋委员长手下的果军尚且要大喊“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这大清朝的两个府之间那就更是巴不得看对方倒霉。

兖州府治下出了响马而泰安府却没出,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兖州府治下无方啊——兖州府治下无方,不是能更好的衬托泰安府知府治下有方?

一个治下无方,一个治下有方,等到来年考评政绩的时候,自然是治下有方的升官发财,治下无方的丢官罢职,这已经涉及到泰安府知府头顶上的顶戴花翎能不能更上一个台阶。

所以,别说帮着兖州府剿匪了,估计泰安府知府都巴不得给朱劲松补充点儿钱粮,好让兖州府知府剿匪失败!

想到这里,朱劲松干脆唤过那三十二个汉子,说道:“既然都已经打算落草了,那咱就把事情往大了干!”

朱二旦道:“咋干?杀到宁阳县,剁了那狗官?”

朱劲松脸色一黑,喝斥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就咱们这三十来号人还想跑县城里杀官造反?”

训斥完了朱二旦,朱劲松又接着道:“咱们刘庙有个刘举人,南边的沙窝村也有个刘秀才,跟咱们刘庙村的举人老爷正好还是远房兄弟。”

“按照时间估算,刘举人大概已经踏上了黄泉路,应该还没走出多远,正好把他那个秀才兄弟也送去陪他,省着举人老爷在下面无聊。”

朱二旦跟那三十二个汉子皆是满脸黑线。

按照时间估算?按照什么时间估计?你又是怎么估算出来的?

朱劲松却又压低了声音,说道:“咱们毕竟是落草为寇,刘庙村都是乡里乡亲的,太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下手,不抢了沙窝村的刘秀才,难道让咱们兄弟在玉皇山上喝着西北风过年?”

刘二牛瞪着一双牛眼,说道:“俺刚才就说了,以后俺啥事儿都听你的!你说抢了沙窝村,俺就跟着你去抢沙窝村,你说进城杀官,俺就跟着你进城杀官!”

刘怀文也道:“没错,既然俺们都跟着你落草了,那你就是俺们这些人的大当家,你说咋办,俺们都听你的!”

朱劲松嗯了一声,却又瞧着刘二牛道:“记着,是抢了沙窝村的刘秀才,而不是抢了沙窝村。”

“沙窝村的百姓跟咱们一样,都是地里刨食的苦哈哈,咱们刘庙村受他刘举人的欺压,沙窝村的百姓不也受他刘秀才的欺压?”

“记住了啊,待会儿老二推个小车,去刘举人家里找到儿礼物之类的,把那几把刀都藏在礼物下面,等到了刘秀才家,咱们直接动手。”

“让老三把那个破锣拿着,等咱们拿下了刘秀才,老三还是喊沙窝村的百姓到他们的打谷场上,刘秀才欺压百姓所得的那些钱粮,咱们带走一部分,剩下的都分给沙窝村的百姓。”

“等弄完了沙窝村,看看时间上够不够,时间够的话咱就顺手把耿庄那边的耿老财也给办喽。”

“剩下的人,由怀文叔领着,大家伙儿都背上点儿粮食,再各自带点儿锅碗瓢盆啥的先往玉皇山出发,到山上了赶紧搭几个窝棚,咱落草就得有个落草的样子不是。”

为了更稳妥一些,朱劲松干脆又带着十几个人手去了刘举人家里,先是翻出来一套刘举人的衣裳换上,接着又让那几个汉子都扮做了护院家丁,朱二旦推的小车上面也放了一些从刘举人家中搜出来的腊鸡腊肉等东西,俨然一副要去沙窝刘秀才家里走亲戚的模样。

……

自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刘庙村的刘举人欺压百姓无恶不作,沙窝村的刘秀才也没比刘举人强哪儿去,刘举人栽到了朱劲松的忽然袭击上面,刘秀才也同样栽到了这上面。

更关键的是,刘秀才毕竟只是个秀才,无论是家丁护院还是家中院子的规模,都照样刘举人家要差上那么一截。

当初朱劲松只有兄弟三人便敢暴起发难拿下刘举人,现在又有十几个已经见过血的手下相助,拿下刘秀才那更是轻松简单加愉快。

而且不出朱劲松所料,在将刘秀才欺压百姓得来的钱粮均了一大部分给沙窝村的百姓后,沙窝村也有十几个青壮愿意跟着朱劲松一起落草。

所以,现在就有两条路摆在朱劲松的眼前。

要么就拿下沙窝村旁边的耿庄后赶紧带着这些青壮去玉皇山,要么就趁着队伍再一次扩大的机会直接兵分两路,把旁边的耿庄和祝家庄都一起拿下。

前者最为稳妥,后者收益最高。

仔细斟酌了半晌后,朱劲松最终还是决定兵分两路,将从刘庙村带过来的青壮跟沙窝村的十几个青壮混编成两组,朱劲松和朱三顺带领一组直取耿庄,另外一组则由朱二旦和刘二牛带着直奔祝家庄。

待朱劲松把兵分两路的计划跟众人说了一遍,朱老二当即便点头应了,瞧着朱劲松道:“俺听你的,你咋说咱就咋办。”

朱老三也望着朱劲松道:“都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咱们现在落了草,你就不光是俺大哥,同时也是咱们山寨大当家的,咱们都听你的。”

那个谁曾经说过,打土豪均田地这事儿就讲究个一回生二回熟,跟着朱劲松在刘庙村和沙窝村有过实践操作的经验,朱二旦和刘二牛那边很快就把祝家庄给拿下,顺便忽悠来十几个愿意跟着落草的青壮。

朱劲松这边也差不多,只不过耿庄村毕竟是个大村,不光抢来的钱粮要比刘庙村和沙窝村更多,就连愿意跟着朱劲松一起落草的青壮都有二十多个。

如此一来,愿意跟着朱劲松一起上山落草的青壮数量足有八十多人,过程顺利得连朱劲松都难以置信,以致于朱劲松都不得不感谢钱聋老狗的神级助攻。

江湖传言,乾隆皇帝要在明年正月的时候六下江南——六下江南的意思就是前面已经有过五次,每次都会把沿途百姓盘剥得欲仙欲死,而泰安府和兖州府又恰好在乾隆皇帝的必经之路上,无论如何都难逃被盘剥的命运。

说白了,如果不是乾隆皇帝即将第六次下江南,如果不是这狗日的世道把百姓压得喘不过气来,百姓连勉强活下去都是一种奢望,估计也没几个人愿意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跟朱劲松落草。

而对于朱劲松来说,有了这四个庄子的八十余个青壮跟着自己落草,可不仅仅只是有了八十来个手下那么简单。

试问,这八十个青壮的背后是多少个家庭?这四个庄子一共才有多少户人家?自家庄子上有人跟着朱劲松落草为寇了,这四个庄子上的百姓还会不会出首告发?

就算官府知道了朱劲松落草为寇的消息,想要进剿玉皇山,那这四个庄子上的百姓会不会提前给朱劲松通风报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