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这个世界到底肿么了?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63字
  • 2022-05-22 18:08:01

阿桂很懵逼。

古有韩信在垓下用四面楚歌之计,吹散了十万楚军的军心,今有朱逆用莫名其妙的火器,炸散我鞑清五万大军的军心。

等到朱劲松带着大量的装备扬长而去之后,留在阿桂这个钦差大臣身边的,竟然只有区区几千绿营兵。

阿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感觉。

这个世界到底肿么了?

原本应该被我鞑清军队追的满山跑的叛军,却敢公然埋伏官兵。

原本应该是护卫我鞑清江山的绿营士兵,却极其熟练的做出了跪地投降扒装备的举动,熟练的都让人心疼。

太他娘的魔幻了!

尤其是一想到朱劲松那个逆贼,阿桂就忍不住想要吐血。

“把咱们这位钦差大人也放了,咱说要让他给咱当运输大队长,那就得说话算数。”

此,人言否?

就在阿桂欲吐未吐之际,旁边一个浑身上下只剩冬装和解手刀的绿营士卒却凑了过来,搀扶起阿桂,问道:“钦差大人,现在,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被这士卒一问,阿桂只觉得胸口更闷,无数金星在眼前横飞,就连眼前的土地都在微微摇晃。

怎么办?

一万八旗兵,到现在除了躺在地上不能喘气的之外,剩下的都被朱劲松那个叛匪拉去当了矿工,四万绿营兵马,从将军到守备、都司、游击、参将,也都被朱劲松那个叛匪拉去当了矿工,剩下的就只有这几千连装备都没有的绿营兵,余者尽皆溃散,现在你问本钦差该怎么办?

强行忍住想要吐血身亡的冲动,阿桂吩咐道:“现在,本钦差任命你为绿营参将,由你收拢人马!”

那绿营士卒的脸当时就绿了,斟酌一番后答道:“小人多谢钦差大人抬爱,只是小人连大字都不识得一个,如何能做得了绿营参将?还请钦差大人收回成命,小人愿鞍前马后,为钦差大人效犬马之劳!”

阿桂知道这个绿营士卒为什么不愿意升任参将,也因此而心中更怒,只是碍于眼前形势,阿桂也只能长叹一声,说道:“罢了,此事就此作罢,你且替本钦差收拢人马,咱们先回泰……先回济南。”

陈泰来之前造反对于我鞑清官场的影响,终于在这一刻得以体现。

哪怕在出征之前收了泰安知府曾诚的银子,哪怕阿桂此时还不知道曾诚已经做好了反或者不反的两手准备,阿桂也不敢带兵回泰安府!

螨汉大臣相疑相忌!

待到那绿营士卒依着阿桂的命令去收拢那些溃兵,阿桂又低头盘算起来。

被朱劲松带走的百十个绿营大小头目无所谓,被朱劲松带走一千多或伤或降的建奴也无所谓,关键是现在五万大军伤亡惨重,四万多溃兵也不知道能回来几个,五万大军所带的装备也都被朱劲松的人马带走。

这就意味着,不仅自己手底下的兵力忽然间变得有些捉襟见肘,就连装备也成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怎么办?

现在山东官场上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自己倒霉。

……

当阿桂带着一众溃兵回到济南的时候,钱聋老狗正在和绅、明兴还有纪晓岚的陪同下游览白龙寺。

昨天晚上刚刚视察过河道工程,感觉自己雄风犹在的钱聋老狗兴致极高,不仅亲自摆动钟锤,撞响了白龙寺里的金钟,还亲笔写了一句“白龙寺里撞金钟。”

众所周知,钱聋老狗一辈子写了足有好几万首诗,但是没有任何一首诗被列入中小学生必背古诗的名目,由此可知钱聋老狗写诗的水平到底如何。

“白龙诗里撞金钟”,这他娘的不就是一句打油诗?

而更操蛋的是,钱聋老狗写了这么一句之后,再往下却又写不出来了!

也幸亏日御五女的铁齿铜牙纪晓岚就在一旁,马上便凑到钱聋老狗身边,恭维道:“万岁爷果真好文采!这一句白龙诗里撞金钟,倒是跟李太白那句‘黄鹤楼中吹玉笛’相互辉映,实在是难得,难得,若是换了和大人,想来是写不出这般诗句的。”

和绅当即便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道:“我和绅是什么水平,我和绅自己知道,用不着你纪大烟袋来说,再说了,我写不出来,难道你纪大烟袋就能写出来了?”

纪晓岚紧着咂吧两口大烟锅子,说道:“这一句白龙诗里撞金钟,乃是万岁爷妙手偶得,就算我绞尽脑汁想出来几句,也必然会带着匠气,自然也就落了下乘。”

钱聋老狗这下子可就高兴了。

瞧瞧,瞧瞧,要不然都说人家纪晓岚有学问呢,像和绅那个狗东西就只会说万岁爷写的真好,但是人家纪晓岚张嘴就是黄鹤楼中吹玉笛,一下子就看透了朕写这句诗的本意!

还有那句妙手偶得,更是说的清楚,说的妙!

想到这里,钱聋的兴致不禁更加高涨,只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接下来该怎么补全这首诗,于是干脆把问题抛给了纪晓岚跟和绅:“纪大烟袋,还有和二,你们两个谁能把朕这诗首补全,朕重重有赏!”

和绅嘿嘿谄笑着道:“万岁爷妙手偶得的佳句,奴才可没那个本事补全,这事儿啊,还是得看他纪大烟袋的。”

纪晓岚哼一声,又紧着咂吧两口大烟锅子,正在琢磨着怎么才能替钱聋老狗把这首诗补全,却听得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御前侍卫来到钱聋老狗身前,跪地拜道:“启奏万岁爷,阿桂钦差奉命剿匪,如今,如今,”

迟疑了一下,那个御前侍卫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如今,大败而归,现在正在行宫外跪着候驾!”

钱聋老狗忽然一愣,望着和绅问道:“和绅!朕听到的是阿桂兵败而归,这是不是朕听错了?”

和绅当即便跪倒在地,叩着道:“主子没有听错,确实是阿桂兵败而归,眼下正在行宫外候驾!”

钱聋老狗这下子再也没有了游览白龙寺的兴致,什么补全诗句之类的想法更是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气咻咻的带着和绅跟纪晓岚回到了行宫后,钱聋老狗便赶忙派人传唤阿桂以及跟着阿桂一起前来请罪的明兴。

要说谁最愿意看到阿桂倒霉,别说朱劲松排不到最前面,就连陈泰来和曾诚两人也排不到最前面。

尽管陈泰来已经举旗造反,又是阿桂的首要剿灭目标,尽管曾诚曾府台正在观望着准备反清,两个人都有充分的理由盼着阿桂倒霉,但是最盼着阿桂倒霉的,却是一起跟着阿桂前来请罪的山东巡抚,明兴。

要是阿桂带兵剿了陈泰来或者剿了朱劲松,那明兴之前接连数次的失败,不就成了明兴无能的佐证?

现在阿桂这个钦差大臣亲自带兵出征,结果却被人炸散了数万大军,这就说明不是明兴这个山东巡抚无能,而是叛匪实在太厉害。

所以,明兴一边强忍着想要高声狂笑的冲动,一边跪在钱聋老狗身前,不住的替阿桂说着好话:“主子,那朱逆手中的火器确实厉害,无论远近都极难对付,而那朱逆又不讲武德,趁着钦差大人毫无防备之时偷袭,奴才以为,此事确实怪不得钦差大人,望主子三思?”

阿桂感激的望了明兴一眼,也跟着俯首拜道:“此皆奴才之见,请主子责罚!”

钱聋老狗似乎根本没把阿桂兵败一事放在心上,当下只是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问道:“既然你见过那朱逆,那你跟朕说说,那朱逆到底是个什么样人?”

阿桂嗻的一声应下,答道:“回主子,那朱逆约摸十八九岁的模样,除了生的白净一些外,相貌上倒是平平无奇,莫说跟主子相比,便是福大爷,也要比那朱逆俊秀百倍。”

钱聋老狗心里的怒火消了一些。

倘若阿桂说那朱逆的相貌跟钱聋老狗没法比,钱聋老狗倒也不见得会高兴,可是阿桂一夸奖福康安,钱聋老狗的心里顿时就舒坦多了。

阿桂又接着说道:“除此之外,那朱逆是个极其能隐忍的,又极度的手狠手辣,偏又是个张狂无比的性子,似这等人物,实为奴才生平仅见。”

钱聋老狗来了一丝兴趣,问道:“怎么说?”

阿桂老老实实的答道:“回主子,奴才之所以说他是个极其能隐忍的,便是朱逆事先埋伏奴才之举。”

“倒也不是奴才自夸或者给自己兵败找借口,而是奴才行至安驾庄之前就已经派出了好几波探子,从早上到奴才被朱逆伏击,前前后后起码得有五波探子,而这五波探子却都没有发现朱逆的动静。”

“由此可见,朱逆定然是早早的知道了奴才进兵的路线,又在头天晚上做好的埋伏,因此才没有被奴才所派的探子发现。”

“依现在这天气,晚上必然是极冷的,朱逆肯亲自带着叛军在荒郊野外埋伏一宿,足可见其隐忍。”

“之所以说他心狠手辣,乃是因为奴才兵败之后,那朱逆便毫不犹豫的让他手下叛军给重伤的官兵补刀,又说要将我八旗儿郎都带回去当矿工,足可见其心狠手辣。”

“而奴才之所以说他张狂无比……”

说到这里,阿桂忍不住身子一颤,答道:“是因为那朱逆亲口说要让奴才给他当运输大队长,所以才抓到奴才而不杀。”

“奴才受此奇耻大辱,本想以死明志,然则当时数万大军尽皆溃散,奴才不得已,这才选择苟活回来,现在奴才已经心愿已了,只求主子能赐奴才一死,好让奴才以死谢罪!”

钱聋老狗却冷哼一声,骂道:“狗东西,你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足以洗清你的罪过!”

阿桂心中暗自庆幸保住了一条狗命,身子也跪的更低更标准,钱聋老狗却将目光投向了和绅:“和绅呐,你来说说,眼下这事儿该怎么办?阿桂这狗东西又该如何处置?”

和绅当即便躬身拜道:“回万岁爷,奴才以为,阿桂虽然该死,但是阿桂之败,完全是那朱逆趁着阿桂无备之时偷袭,若是阿桂多加防范,想必那朱逆早就已经伏诛。”

“除此之外,阿桂还带回了朱逆军中拥有火器的情报,多少也算是立了些功劳,奴才觉得,不如让阿桂戴罪立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