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都很蛋疼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363字
  • 2022-05-19 11:16:30

朱劲松淡淡的道:“陈泰来最重要的作用,是因为他的存在,会使得鞑子朝廷的螨汉官员相疑相忌甚至相攻。”

没错,陈泰来的重要性,并不仅仅只是他钳制住了鞑子朝廷的漕运,而是在于他的存在,会使得鞑子官场上本就存在的螨汉相忌进一步加重,继而互相攻讦。

螨汉相忌是从鞑子入关开始就存在的普遍现象,中间在多尔衮睡孝庄的那几年倒是缓和了一些,但是随着多尔衮被麻子他爹清算,其后就直接维持到了螨清灭亡。

毕竟,你不能指望主子们放下身段,跟奴隶一般的泥堪们打成一片。

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螨汉不婚,像《铁齿铜牙纪晓岚》之中的莫愁进宫给钱聋当小老婆的情节,放在我鞑清朝那特么就是个笑话。

《孔府内宅轶事》第一章《天下第一家》里编造钱聋嫁女时特意编个“曲线通婚”。

不知道这个故事的可以搜索“乾隆嫁女”这四个字,对衍圣公府的吹捧可谓是十分到位。

实际上,无论是螨清的《玉牒》还是《清史稿》又或者是孔府档案01306号的记载,都足以证明这个故事纯属扯蛋,然而搞笑的则是很多杂志、报刊、词典,居然会把这个故事作为历史知识向广大读者介绍。

在我鞑清的历史上,真正放开螨汉通婚的,既不是麻子,也不是庸挣,更不是钱聋,而是鞑子立国初期的多尔衮,以及鞑子亡国之前的吃稀那个老娘们,前者是为了拢络汉人降将降官,后者则是迫于鞑清将亡,中间从顺治到同治,一直都不允许螨汉通婚。

还有,渣包衣这货写钱聋有可能是江宁陈家的孩子,简直就是扯蛋他妈给扯蛋开门,扯蛋到家了,这货要是敢在钱聋年间写这个,绝逼会被钱聋老狗株连九族,连渣都剩不下。

还有其他不怎么出名的例子,比如官缺分螨汉,就是螨官可以任汉缺,但是汉官不能任螨缺,具体到同一职务上面,也同样是螨官的权利要大于汉官,还有比如螨汉不同律,一旦螨汉之间有纠纷……

所以,在这里要友情提醒那些梦想着穿越鞑清,跟什么四爷八爷瞎鸡儿搞的女孩子们,请记住,除非你穿越之后的身份是螨族跪女,否则就少做一些白日梦,该醒醒了。

螨汉相疑相忌,重螨而轻汉,这才是我鞑清一以贯之的特色,从入关直到灭亡。

所以,陈泰来这个正二品的河道总督在济宁举起反旗,就显得额外重要,尤其是这家伙还是个领兵的将领,那就显得更加重要了。

因为陈泰来的存在,会使得从钱聋老狗到和中堂再到大大小小的螨官们都对汉官,尤其是领兵的将领们充满猜忌。

这其中固然会有一部分像纪晓岚、刘罗锅一般的汉官选择更加恭谨的跪姿,但是也绝对不排除某些官员或者军官会一怒之下选择去他娘的,哪怕这些人不会举起反旗,但是也不会再为鞑子所用。

这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另外一种解释。

听完朱劲松的解释后,朱二旦和刘怀文外加柯志明等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都惊呆了。

还能这么玩?

回过神来后,朱二旦便道:“那咱们就干!我先带人去打泗水县,然后直奔泰安府,等拿下泰山之后,便将泰山附近发展为根据地,往南的话,可以让耿锐带着徐石头跟林家大郎他们那些新兵蛋子们试试。”

朱劲松嗯了一声,对柯志明道:“让兖州府和泰安府的兄弟们都做好准备,在保证自己的前提下,尽量想办法传递消息。”

柯志明当即便站起身来,拱手道:“请公子爷放心!”

朱劲松点了点头,示意柯志明坐下,接着又对刘怀文道:“怀文叔,抓紧时间多造一些手榴弹跟地雷,燧发枪那边也要加快进度。”

刘怀文也站起身来,拱手应道:“大当家的放心,绝对误不了事儿。”

等坐下后,刘怀文先是紧着咂吧两口旱烟锅子,接着又笑道:“大当家的最近光忙着社学跟印刷那边的事儿,对于咱们兵工厂,可是不怎么上心喽。”

朱劲松听着刘怀文话里有话,心中一动,问道:“怀文叔,这是有什么好消息?”

刘怀文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托了开春的福,现在百丈崖已经开化,不再是冬天时候的拉拉尿崖,再加上咱们挖的那些蓄水池子,大当家的要的那种燧发枪和孟良崮弹,咱们百丈崖那边已经开始试制了!”

朱劲松顿时大喜过望,连声追问道:“真的?有没有成品?测试过没有?产量如何?”

朱劲松要求的燧发枪,是米尼弹加前装膛线燧发枪。

或许很多人都以为钱聋年间不可能造出这种东西,但是实际上,无论是线膛枪还是燧发枪,钱聋年间都已经出现在世界上,唯有米尼弹这种东西出现的历史比较晚。

但是吧,米尼弹这玩意说白了就是一层窗户纸,一旦捅破了,它的技术难度反而比枪管掏线膛还要容易。

某宝上面就有米尼弹的模具。

这也是为什么朱劲松在一开始就照抄兔子军制的原因。

可以说,如果能大批量装备米尼弹加前装膛线燧发枪,在双方火炮实力对等的前提下,朱劲松完全可以对鞑子官兵形成跨维度打击。

然而让朱劲松失望的是,刘怀文在吧嗒了两口旱烟锅子后却皱着眉头道:“今天刚刚试制,应该问题不大。”

“只是咱们孟良崮的底子终究还是太薄了些,无论是钢铁的产量,还是铅的储量,都不足以支撑咱们大批量的制造。”

“往好了算,一天大概能弄出十几枝燧发枪,要是赶上不好的时候,一天也就是三五枝的量。”

“还有大当家说的孟良崮弹,按照咱们目前的家底来算,估计弄出个几千枚是没问题,再多就够呛了。”

朱劲松刚刚还火热的心,瞬间就从里凉到了外。

一个月多说一千,少说百十枝左右的产量,别说装备几万大军了,就连孟良崮现在的两千多号人马都装备不了。

而子弹的产量就更令人蛋疼了。

几千枚子弹要是给活力团体拿去开片倒是够用,但是真正放到战场上,几千枚子弹能打死几个鞑子官兵?几十个?还是几百个?

就算一发子弹一个,也刚够几千个鞑子官兵,对比起鞑子官兵几十万上百万的数量……

就很蛋疼。

低头仔细斟酌一番后,朱劲松才抬起头来,望着刘怀文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出在哪儿?钢铁的产量,还有铅的储量不足?”

刘怀文应道:“是,就是钢铁的产量还有铅的储量不足,现在咱们孟良崮附近的百姓,基本上已经把能拿出来炼成钢铁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但是相对于咱们孟良崮的需求,却还差的很远。”

朱劲松嗯了一声,说道:“既然咱们这边的产量不够,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找鞑子们借点儿了。”

被朱劲松这么一说,在场的一众大小扛把子们顿时笑了起来。

上次,大当家的就说明兴是运输大队长。

这次,却不知阿桂这个钦差大臣能不能当好运输大队长?

笑过之后,朱劲松又正色道:“虽说咱们把章佳·阿桂也当成运输大队长,但是该有的重视还是要有的,别忘了,咱们手里可没有红衣大炮可用,咱们孟良崮的底子,也造不起红衣大炮。”

像之前朱劲松折腾着简易投石机代替火炮的玩法,欺负像明兴和陈泰来这种没有火炮的鞑子军队倒还行,一旦跟章佳·阿桂带的火器营对上,那可真就是寿星佬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

眼看着一众大大小小的扛把子们都陷入了深思,朱劲松却又哈的笑了一声,问道:“咋,顺风顺水的仗打习惯了,现在反而不知道怎么跟火器营打了?”

朱二旦道:“咱们的投石机,可没鞑子的红衣大炮厉害,跟火器营正面对上,不好打,最好的办法就是事先知道鞑子的行军路线,找到有利地形,用地雷埋伏他们。”

早就朱劲松刚刚起家时就已经从军,此时已经混到连长之位的耿锐也皱着眉头道:“要是不方便用地雷埋伏,咱们就必须事先占据有利地形,其次就是得居高临下,还得把兵力都分散开,要不然,这仗没法打。”

朱劲松点了点头,说道:“老二和耿锐说的没错,咱们现在实力不济,确实没办法跟鞑子官兵硬碰硬,只能想些取巧的办法。”

“眼下你们两个又马上要领兵出征,所以更得事先琢磨好,千万不能跟鞑子硬碰硬。”

“等回头章佳·阿桂把装备都给咱们运过来了,这仗就好打的多了。”

……

章佳·阿桂现在并不想给朱劲松当运输大队长。

事情正如朱劲松所料,哪怕朱劲松已经占据了沂州,阿桂现在也没有心情搭理他。

阿桂把所有心思都放到了陈泰来的身上,因为陈泰来不肯接受招抚并且剁了克善和阿桂的亲兵,这事儿让阿桂很受伤,也很蛋疼。

对于阿桂这个钦差大臣来说,死一个亲兵算不上什么大事儿,死一个满州马甲的参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陈泰来这个王八犊子不肯接受招抚,我鞑清的漕运可怎么办?

漕运不稳,京城震动已是必然!

更关键的是,因为陈泰来这个瘪犊子河道总督的身份,朝堂上出现螨汉相攻的局面也是必然。

京师震动,螨汉相攻,这两种情况任何一个都足够让人头疼,更别说现在还是一起出现,简直就是头疼他妈给头疼开门,头疼到家了!

来来回回的兜了几个圈子后,阿桂终于下定了决心。

必须得先剿了陈泰来,至于朱劲松那个逆匪,暂时可以先放一放。

斟酌一番后,阿桂高声喝道:“来人!命额驸那旺多尔济、左都御史阿思哈,率健锐火器二营兵两千人改道济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