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运输大队长明兴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15字
  • 2022-05-22 20:53:35

朱二旦同样打量了明兴等人逃窜的方向一眼,说道:“我看是够呛了,毕竟这是一眼就能看到头的官道,如果鞑子们要杀个回马枪,不光咱们能发现,大哥那边同样也能发现。现在他还没有给咱们发出提醒,就说明鞑子们还没有回来。”

说到这里,朱二旦又略带期盼的望着明兴等人逃窜的方向,说道:“再说了,鞑子们杀个回马枪不是好事儿吗?”

老话说武大郎养夜猫子,什么人玩什么鸟——

陈泰来是个既想立功又怕死的货色,他手下的亲兵也都跟他差不多,仅仅只是发现朱二旦正望着明兴等人溃逃的方向,被陈泰来派出来探查情况的亲兵就怂了。

尤其是当这些亲兵看到了蒙阴县城头上依旧处于戒备状态,而朱二旦和柯志明等人的外围又有大量青壮来回巡逻,许多人手中还掂量着一开始炸懵河标兵丁的那种“妖物”之后,这些亲兵便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

“那逆匪进退之间颇有章法,收拢俘虏时也是丝毫不乱!”

“仅城门外便有数百逆匪来回巡逻,手中皆是持有炸了河标兵丁的妖物!”

“出城收拢俘虏的逆匪颇为雄壮,个个都是铁塔般的大汉!”

“……”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人家逆匪丝毫没有放松,就凭着咱们这千来号溃兵,估计连给人家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

陈泰来越听越心惊,也越听越蛋疼纠结,最后干脆把目光投向了明兴,试探道:“抚台大人?”

逆匪太吓人,咱老陈是没胆子再去进攻蒙阴县城了,也希望抚台大人您老人家能灵醒一点儿,要不然就只能委屈抚台大人您忠勇殉国了。

而明兴却是干脆利落的冷哼一声,对陈泰来和一众知府知州们道:“撤!派人收拢溃兵!”

明兴的选择,让包括满州两千马甲在内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只是没能剿了朱逆,那抚台大人以后是不是要改叫朱明兴了?这名字要是放在前朝的时候兴许还是个好事儿,可是放在我鞑清……

明兴自然不知道手底下一众马仔们在如何腹诽,对于明兴再说,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根本就不是要不要改姓朱,而是该怎么样儿才能把事情交待过去。

现在摆在明兴面前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要么把这事儿报告给领兵攻打八卦教的福康安,要么就赶紧收拢溃兵,争取重新形成对蒙阴县城的兵力优势,然后再重新攻打蒙阴县城。

仔细斟酌了一番后,明兴还是选择了后者。

如果把事情报告给福康安,就等于把事情报给了钱聋老狗,自己铁定会倒霉。

如果能收拢溃兵,重新形成对蒙阴县城逆匪的兵力优势,说不定还有翻盘的机会——虽说满州马甲不是骑兵而是指的骁骑营的兵丁,虽说骁骑营也早就烂的差不多了,但是依靠这两千马甲为基础,收拢收拢溃兵,再拉点儿壮丁,想要凑个一两万人应该不难吧?

一两万人,稳扎稳打,前进的时候采用一次长蛇阵,到了蒙阴城下就先围而不攻,把朱逆困死在蒙阴县城里。

这不就翻盘了?

明兴自幼便熟读兵书,当然知道该怎么选才对自己最有利。

只要能够翻盘,之前损兵折将的事儿就是个屁!

只是把两千满州马甲派出去收拢溃兵之后,明兴又忽然间起起来一件事儿。

当初自己喊着要剿了朱逆的时候还喊过什么来着?

好像是弄不死姓朱的逆匪就跟他姓?

朱明兴?

算了算了,之前又没说是一次就能弄姓朱逆,等下一次弄死他不还是一样?

然而还没等明兴想好该用什么方式弄死朱劲松,被他派去收拢溃兵的那些马甲们却先回来了。

领头的参将一脸的晦气,向明兴拱手道:“抚台大人,那些该死的泥堪大部分都四散而逃,收拢回来的就只有不到两千人。”

明兴嗯了一声,说道:“无妨。那些逆匪之所以难缠,不过是仗了手中的火器犀利而已,回头多抓些青壮做壮丁,派他们去探路就是了。”

听到明兴这般说法,马甲参将的脸色不禁有些兴奋越来:“小的也考虑到逆匪手中的火器厉害,所以刚才在收拢溃兵的时候,顺便到附近的庄子里面搜罗了一些东西。”

“像黑狗血,月事带,净桶,这些东西都准备了不少,等再次进剿逆匪的时候,就先把这些东西洒出去,一定能让逆匪的火器威力大打折扣!”

……

朱劲松很高兴,甚至高兴的想要唱歌。

当然,朱劲松高兴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马上就要多一个鞑清巡抚级的便宜好大儿。

对于朱劲松来说,认下这么一个建奴出身的便宜好大儿显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相反,还很丢人!

真正让朱劲松高兴的,是明兴这个运输大队长立功了!

缺少劳工,明兴大队长送来了足足有两万,虽说有上千个被炸死炸死,还有一万多干脆当场散,真正落到朱劲松手里的只有三千多个,可这也是人家明大队长辛辛苦苦送来的不是?

缺少装备,明兴大队长送来了足足有两万套的兵器盔甲,虽说其中大部分都是刀枪剑戟之类的冷兵器,连鸟铳之类的火器都没几杆,可这也是人家明大队长辛辛苦苦送来的不是?

这些劳工和装备,恰好就是孟良崮最为缺少的。

朱劲松哈哈笑着说道:“可惜啊,明兴这个运输大队长这次来的太过匆忙,没能运送钱粮,要不然,不得撑坏咱的肚皮?”

朱二旦也哈哈笑道:“大哥说的是,那明兴这次给咱们送来了这么多的刀枪剑戟,还有衣物,可不就是个运输大队长?”

柯志明也哈哈笑着说道:“到底还是公子爷神机妙算,恰好算准了明兴会莽撞用兵,这才能提前埋下地雷阵,一举重创鞑子兵!”

被柯志明这么一说,孟良崮上其他一众大大小小的连长排长们也都想起来了,正是大当家的在战前人把地雷改成用捻子点燃的方式,这才一举重创了鞑子兵。

要是按照他们原本的设想,只怕这些地雷都会被埋成绊发式的地雷,炸肯定是能炸几个鞑子兵,但是想要达到现在这般战果,却是想也别想。

一众大大小小的连长排长们都惊呆了!

“大当家的太神了!”

“大当家的就早猜到明兴这个山东巡抚的用兵风格了!”

“跟着大当家的打仗就是痛快!哪次都是不咋吃亏,战果还大!”

“……”

朱劲松脸不红气不喘的收下了众人的赞美。

虽说只是因为嫌弃地雷的威力太小,所以想等明兴派大军攻城的时候炸他个爽的,根本就不是提前得知了明兴的用兵风格,可这不是没人知道咱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再说了,咱朱某人也不瞎呀,只是谁也没想到,明兴那个蠢蛋居然会在一开打就直接把所有的军队全都给梭了,碰巧,完全是碰巧。

内心再一次感谢了明兴大队长的配合后,朱劲松才望着众人道:“虽说眼下击退了鞑子的第一次进攻,可是咱们也丝毫不能放松,想必鞑子很快就会组织第二次进攻。”

朱二旦嗯了一声,问道:“那大哥有什么想法?咱们是继续守在蒙阴?还是去兰山县?”

朱劲松曲指敲了敲桌子,沉吟一番后说道:“继续守在蒙阴。”

“这一番的败仗,只能说是崩了鞑子的一颗门牙,离伤筋动骨还远得很,明兴这个山东巡抚也必然不会甘心失败,所以,鞑子们很快就会卷土重来。”

“咱们要是去了兰山县,说不定明兴这个山东巡抚会恼羞成怒之下屠城,这是其一。”

“其二,则是明兴大队长找不到咱们,他这物资怎么给咱们运输?”

大堂里的气氛顿时又变得欢快起来,一时间全是些运输大队长之类的说法,教人难懂的很。

直到众人都笑过了之后,朱劲松才轻轻敲了敲桌子,吩咐道:“老二,这次你还是带人去埋雷,这次直接埋到官道上去,就用绊发式。”

朱二旦应下后,朱劲松又对柯志明道:“让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乡亲们都注意一些,哪怕暂时吃点儿亏,也千万别激怒了鞑子,以免鞑子暴怒之下屠村。若是乡亲们受了什么委屈,回头咱们替乡亲们报仇。”

柯志明拱手应道:“公子爷放心,百姓们早就防着鞑子呢。”

实际上,也确实不用朱劲松提醒,附近庄子的百姓们就已经防着鞑子官府和官兵了。

之前鞑子官府为了能将农会收为己用,为了能够借助农会来找出朱劲松的踪迹,鞑子官府不仅给农会的人许诺了吏的身份以及俸禄,还许诺说只要找到朱劲松的踪迹,就能额外再领到一笔赏钱。

等到朱劲松出现在蒙阴之后,鞑子官府当即便翻了脸。

什么农会?老爷我允许你们这些刁民办农会了?想造反?

什么吏?什么钱?谁给你许诺的?X班头?那他娘的就是个临时工,他能代表官府?

尔等刁民,讹钱居然讹到官府头上来了?依老爷我看,尔等根本就是想要造反!

鞑子官府说翻脸就翻脸的作派,直接就把百姓给看懵了。

而除此之外,鞑子屠村屠城的历史也同样是多不胜数,远了有多尔衮和豪格之流,近了也有兆惠屠准噶尔,再近还有福康安在单县那边连屠几个村子。

没错,福康安在单县进剿八卦教,为了震慑百姓并且逼迫八卦教主力跟他正面决战,福康安已经接连屠了好几个有人参与八卦教的村子。

若是平常时候,福康安屠村的消息大概会在彻底平定八卦教以后慢慢流传开来,但是有了朱劲松和天地会的参与,福康安屠村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山东,现在已经逐渐往更远的地方传播。

而更让百姓心寒的,是我鞑清从朝堂到地方都是一片叫好声,包括那些声名远播的青天大老爷在内,根本就没人在乎冤死的百姓。

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单县百姓加入了八卦教反清,而单县之外的百姓则是愈加小心的防着鞑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