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总以严行剿杀为要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33字
  • 2022-05-22 20:52:28

眼看着明兴这个山东巡抚都快被气疯了,吴祖德跟颜向清也顾不得脸上挨了一巴掌的疼痛了,赶忙一溜烟的跑到明兴跟前跪下,叫道:“抚台大人息怒!”

两人不拦还好,这一拦,却是让明兴更怒了!

只是明兴倒也公正一平,不偏不向的踹了吴祖德跟颜向清一人一脚,骂道:“我艹恁两个的血妈!这踏马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瘪犊子还想拦着本抚?还有你们几个傻吊,都给老子点兵!点兵!老子要剿了那姓朱的!”

吴祖德不敢反抗也不敢还嘴,只是抱住了明兴的大腿,叫道:“抚台大人息怒啊!若是现在点兵平叛,将置万岁爷于何地?只怕正着了那姓朱的道儿啊!”

颜向清也抱住明兴的另一条腿,叫道:“抚台大人千万冷静啊,吴知府说的没错儿,那姓朱的赶在这个时候打县城,就是为了给您上眼药,您要是这时候出兵,岂不正趁了那姓朱的意啊!”

“兰山县乃是下官的治所,朱逆兵围兰山,全然是下官一人之罪,倘若抚台大人一怒而兴兵,卑职万死难赎其咎!更何况此地离兰山县有数百里之遥,等抚台大人到了兰山县,只怕那朱逆也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明兴一时挣脱不开两人,又听得颜向清一个劲的逼逼赖赖,明兴心头怒火更盛,当即便抡拳砸向了吴祖德跟颜向清两人,一边砸一边骂道:“我入恁两个滴娘!那姓朱的现在兵围兰山,咱们全都是掉脑袋的大罪,掉脑袋的大罪你们懂吗!”

“入恁娘的,现在要么趁着万岁爷还没到吴桥,咱们先带兵把姓朱的给剿了,或者咱们被姓朱的给宰了,要么就只能洗干净了脖子等死!等死!”

吴祖德跟颜向清两人吃痛,一时不察,却是被明兴挣开,明兴也不再理会两人,而是冲到了大堂门口,叫道:“给老子点兵!带齐了兵刃,去兰山县!不对!是去蒙阴!蒙阴!”

吴祖德跟颜向清两人都被状若疯狗的明兴吓得够呛,反应过来之后也不敢再拦着明兴了,而是冲出去站在明兴身旁跟着叫道:“来快人!点兵!备马!”

……

蒙阴县外,白底红字的朱字大旗迎风招展,几百个身穿灰色军装的青壮各执了刀枪,在蒙阴县县城内往来穿梭,而此时的蒙阴县城内的百姓却是一切如常,丝毫没有大战在气氛。

朱劲松坐在大堂的椅子上闭目养神,柯志兴这个情报头子站在朱劲松身侧充当亲卫,朱老二等一众孟良崮的大小头目分立大堂两侧。

来到蒙阴县城这几天,朱劲松早就已经派人把县里的钱粮分给了百姓,该运走的煤炭也早就已经运走,剩下的,就只有等待颜向清这个知府老爷了。

只是颜大知府的速度有点儿出忽意料的慢——自打下蒙阴县城开始,到现在已经足足有四天半的时间,而颜向清这个知府老爷却迟迟没有领兵出现。

眼看着太阳已经又一次西行西落,而朝廷官兵却依旧没有踪影,朱劲松气得无奈的叹了一声,骂道:“这狗入的鞑子兵都是属王八的,爬的也忒慢了些!”

朱劲松四天前一早派人开了蒙阴县的城门,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颜向清颜知府跟明兴这个山东巡抚应该是在三天前接到的消息,算时间也应该快到了,但是偏偏明兴和颜大知府就没到!

以至于朱劲松现在特别想打个电话催一催颜知府。

柯志明躬身道:“鞑子兵速度如此之慢,说不定便是运了火炮前来,又或者路上干了些什么见不得光的烂事儿,公子爷万万不可轻敌。”

朱劲松嗯了一声,却将目光投向了朱老二,问道:“你确定都埋妥当了?”

朱老二道:“大哥放心,我已经带人再三查验过,保证都埋得妥妥当当的,足够那些鞑子喝一壶的。”

朱劲松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要说对鞑子兵的重视,估计朱劲松才是最为重视的那个,就连天地会堂主出身的柯志明也未必及得上朱劲松。

为了迎接颜向清颜知府的到来,朱劲松不仅带了三千多响的手榴弹,还特意把这段时间赶出来的五千多响简易地雷都带来了,早早的就让朱老二把蒙阴县周围都埋了个遍。

这些地雷,朱劲松原本是打算等我鞑清大军进剿的时候埋在孟良崮周围的,现在提前拿了出来,足见朱劲松对我鞑清官兵的重视。

而倍受朱劲松重视的我鞑清山东巡抚明兴和沂州知府颜向清,也同样对朱劲松分外重视。

尽管还没办法确定朱劲松这个逆匪到底在不在蒙阴县城,但是本着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原则,明大知府还是把自己能带的力量都带来了。

包括他自己手下的抚标一千五百人再加能够调动的绿营八千人,满州马甲二千名,步甲四百名,再加上济宁河道总督的讯标三千人,再加上那几个知府马仔调动的巡检兵丁一万余人,总计兵力足有两万多。

如果不是登州镇、兖州镇、曹州镇这三镇的兵马有一多半被福康安带去单县平叛,剩下的一小半还要负责钱聋老狗南下的巡防,明兴甚至想把这三镇的四万兵马都带上。

所以,明兴明巡抚觉得自己很重视朱劲松——无论这次能不能在蒙阴或者兰山县找朱劲松,明知府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开杀戒,总之就是有杀错,无放过,务必要完美的执行钱聋老狗交待的“总以严行剿杀为要”。

只是一想到“总以严行剿杀为要”,明兴本就阴沉的臭脸顿时变得更加阴沉。

钱聋老狗上一次下达“总以严行剿杀为要”的命令时,还是针对噶尔丹部。

当时钱聋的马仔兆惠打垮了准噶尔部所有军事力量,然后向钱聋老狗发函说:“主子,从你爷爷到你爹再到你都一直在打的准噶尔今天终于被奴才打下来了!你看准噶尔人该咋处置?等您回复哟亲!您最忠心的奴才·兆惠。”

然后钱聋老狗就对兆惠下达了将准噶尔灭族无论男女老幼,悉数杀掉的命令:“总以严行剿杀为要”,从此,不可一世的准噶尔部落成为了历史的记忆,准噶尔这个名字也成为了一个盆地的前缀。

现在,明兴觉得自己也有必要执行“总以严行剿杀为要”的政策。

但是吧,人家兆惠剿的是准噶尔,而明兴这个山东巡抚要剿的却是自己治下的百姓。

这多少让人有点儿腻歪。

跟在明兴身边的颜向清眼见明兴脸色越来越臭,有心想要离明兴远点儿,却又碍于自己这个沂州知府的身份无法远离,无奈之下只得向前凑了两步,说道:“抚台大人,前面不远处就该到蒙阴县了,究竟该如何处置,还请抚台大人示下?”

明兴阴沉着一张臭脸,冷哼一声道:“还能怎么处置?自然是以严行剿杀为要。”

听到以严行剿杀为要这几个字,颜向清当即就被吓了一跳——连明兴都知道的事儿,颜向清颜大知府自然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是人家明兴是姓富察的,就算再怎么搞严行剿杀那一套也不为过,放到万岁爷那里可能还是大功一件,而自己这个汉人知府,又岂能跟姓富察的满大人相比?

只怕到头来,最终还得是自己这个沂州知府背起这个黑锅!

想到这里,颜大知府甚至恨不得明兴直接改叫朱明兴算逑。

只是还没等颜大知府想好怎么劝说明兴别搞“总以严行剿杀为要”那一套,却见明兴手里拿着一根千里镜打量了远处的蒙阴县县城,继而又在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颜向清心中惊疑不定,试探着问道:“抚台大人可是发现了什么?”

明兴将手中的望远镜收好,伸手捋着胡须笑道:“真真是天助我也!那蒙阴县的城头上插着朱字反旗,怕不是那朱逆正在蒙阴县城!”

颜向清顿时心中大定。

屠一个县,跟找不到朱逆的人影而屠空一个府,这两者的差别可是天高地远!

暗自长舒了一口气后,颜向清才向明兴拱手道:“恭喜抚台大人,又要为万岁爷立下大功了!”

明兴冷哼一声道:“本抚何曾想立下什么功劳?只是那朱逆实在是欺人太甚,不感念万岁爷隆恩也就罢了,反而三番五次的挑衅朝廷,简直是死有余辜!”

说完之后,明兴便向着身后的一众马仔们挥了挥手,吩咐道:“来人!传本抚的命令,将蒙阴县团团围住,不许走脱了一个!”

明兴身后的众多马仔们当即便嗻的一声拱手应下,接着便各自领了自己手下的兵丁向着蒙阴县城围去,待离了城墙约有一箭之地后,众多鞑子兵丁便停了下来,等待着明兴的吩咐。

明兴冷哼一声,催马向前行了一段距离,在众多鞑子兵身后停下,喝道:“来人!擂鼓!”

然而还没等明兴的手下擂响战鼓,蒙阴县城头上却响起了咚咚咚的鼓声,连响三通才停了下来。

朱劲松身穿一副刚刚赶制出来不久的明制盔甲站在蒙阴城头上,望着城下的清兵狂笑道:“乖孙儿,你朱爷爷在此等候多时了!”

颜向清忽然想笑——明兴说干不掉朱逆就认爹,朱逆却张口就是朱爷爷,这他娘的不是岔辈了吗!

只是转念一想,颜向清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姓朱的喊乖孙儿,那他娘的不把本知府也给骂进去了吗?

想到这里,颜向清忍不住怒火中烧,凑到明兴身边后拱手拜道:“启禀抚台大人,想必城头上那人就是朱逆,此子如此猖狂,万万留他不得!”

明兴同样也是怒不可遏,只是无论满州马甲步甲,还是自己手下的抚标,陈泰来手下的河标,又或者是绿营都没有装备火炮,要不然的话,明兴早就下令一炮轰死朱劲松了!

明兴阴沉着一张臭脸道:“区区一个只晓得逞口舌之利的竖子而已,居然如此猖狂,陈泰来何在!”

陈泰来当即便翻身下马,行打千礼,拜道:“卑职在!”

明兴道:“你且率你河标三千兵马攻城!若得入城,此次算你首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