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完犊子了!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52字
  • 2022-05-22 20:52:19

尽管朱劲松不认为官府搞出来的乡勇团练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威胁,但是官府接二连三的搞出来这种近乎于没脑子的骚操作,也实在是把朱劲松震惊坏了。

而真正让朱劲松惊掉下巴的可不仅仅只是山东巡抚和沂州知府以及沂州各地知县们的骚操作,这些满大人和狗腿子们的骚操作比起他们的主子钱聋老狗来说,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钱聋四十九年,正月二十一,已经七十四岁的钱聋老狗再一次从京城启程南巡。

这一次,钱聋老狗不仅仅是要南下巡视小娘子身上的河道工程,还准备在路过单县的时候亲自指挥平叛并且在战后安抚百姓,以证明自己是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

至于朱劲松……山东巡抚富察·明兴已经上报了朱逆被剿灭的消息,钱聋老狗自然也不会再去跟一个“死人”计较,反而指示明兴这个山东巡抚一定要做好剿匪之后的善后工作,并且准备好迎驾事宜。

从天地会那里得到这个消息时,朱劲松都懵了,那满脸的问号简直比尼哥问号还要多上N个次方。

要说明兴这个山东巡抚报了个假消息也就算了,毕竟是为了稳定民心,可是粘竿处跟血滴子呢?要说粘竿处跟着瞒报那纯属扯蛋,所以这就是我鞑清的皇帝?自己骗自己玩就很有意思?

朱劲松琢磨着该怎么样才能给钱聋老狗一个惊喜。

仔细斟酌了一番后,朱劲松先是取消了准备去蒙阴县打劫煤炭的行动,接着又把孟良崮的一众连长、排长以及柯志明喊了过来。

自从上一次柯志明见识了朱劲松手中的信物,朱老三又跟蒙阴县里的天地会接上头之后,化名为万云龙的现任天地会扛把子就匆匆忙忙的跑来跟朱劲松见了一面,在确认了朱劲松手中的信物之后,一个一米八的大汉居然哭得跟个孩子一样。

反清反了一百多年,无数次的起事又无数次的失败,找到朱家后人或者郑家后人并且扶持他们反清,几乎成了整个天地会上上下下的执念。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朱家后人,居然还是嫡系嫡传的正统,而这个正统恰好又提前起事反清,这让万云龙激动得几乎发狂。

在孟良崮停留了几天之后,万云龙便把整个中原的天地会都交给了朱劲松,随后又匆匆离去,而柯志明这个曾经的青木堂堂主则变成了跟随在朱劲松身边的情报头子。

朱劲松先是望着柯志明吩咐道:“派人去宣扬鞑子曾经在扬州、嘉定、江阴、大同、广东、济南等地造下的杀孽,就说鞑子九门提督福康安和山东巡抚明兴为了让钱聋老狗顺利南下,准备效仿当年豪格屠四川的做法,把整个山东全部屠空,其后再迁移其他各地百姓来山东。”

柯志明当即便拱手应下,朱劲松又接着对孟良崮的几个连长吩咐道:“准备一下,这次咱们兵分两路,老二带领三连去攻打蒙阴县,我领一连和二连去打沂州府,剩下的几个连,还是按照原本的计划,该挖坑的挖坑,该练兵的练兵。”

孟良崮的一众头目们当即便应了下来,而柯志明却是拱手道:“公子爷三思!”

对于朱劲松的称呼,已经成了孟良崮上判断身份的一种手段——凡是跟着朱劲松起事的,包括后来这些新加入的青壮,对于朱劲松的称呼基本上都是大当家的,就只有天地会的才会称呼公子爷。

柯志明这是第一次明确反对朱劲松的决定,见朱劲松望向自己,柯志明便道:“公子爷,眼下鞑子的注意力都在八卦教和湖北白莲教的身上,万云龙离去时曾说要让天地会所能联系到的反清组织尽量起事以吸引鞑子的注意力,好减轻孟良崮这边的压力,公子爷何不蜇伏下来,积蓄力量?”

朱劲松却摇了摇头,说道:“积蓄力量是积蓄力量,但是咱们也必须要做好跟鞑子打仗,而且是打硬仗的准备。”

“尽管鞑子官府污腐无度,但是这不代表鞑子官府里全是笨蛋,他们绝不会因为咱们蜇伏下来就放弃对咱们的追查,早晚都会查到孟良崮这里。”

“现在是有八卦教和白莲教顶在了咱们前面,可是等八卦教和白莲教被剿灭之后呢?”

“所以,咱们必须放弃一切的侥幸心理,做好正面应对鞑子的心理准备。”

这里面还涉及到了一个左、右的问题,但是通过前面章节已经被删去近千字得出的教训,所以你们就自己领会精神吧,实在不行就去买五卷屠龙术学习学习,懂的都懂。

……

现在的局面确实如柯志明所说,包括山东巡抚富察·明兴在内的大大小小的官老爷们,都已经完全顾不上朱劲松这个逆匪了。

对于此刻正跪在钱聋老狗脚下的明兴和一众知府老爷们来说,怎么到山东与直隶之间的交界处迎接圣驾,怎么保证钱聋老狗的圣驾能顺顺当当的经过泰安府的泰山和兖州府的泉林行宫,这些才是眼下的头等大事。

像朱劲松这个不知道跑到哪个犄角旮旯里藏起来的逆匪,还有单县那边闹得轰轰烈烈的八卦教,反而变得无关紧要起来。

明兴盯着手下一众知府级的马仔们,沉声道:“德州知府徐文德随本抚一起到吴桥迎驾,济南府知府冯埏做好准备,泰安府要好生准备好圣驾巡幸泰山之事,行宫方面也要多多关注。至于你吴祖德还有颜向清……”

兖州知府吴祖德跟沂州知府颜向清心中一慌,连忙躬身拱手,拜道:“卑职罪该万死,还望抚台大人开恩!”

明兴冷哼一声,盯着颜向清道:“虽然你擅行农会之策乃是为了革除保甲法的弊端,然则你治下不严,以致于农会之中出了刁民,乱了沂州许多州县,所以这治下不严之罪,你是无论如何都脱不掉的!”

颜向清却大喜过望,连连拱手道:“卑职谢抚台大人恩典!抚台大人救命之恩,卑职必定铭记于心,没齿不忘!”

跟治下出了逆匪还搅得沂州大乱,自己这个沂州知府却又剿匪不力的罪名比起来,擅行新政,治下不严的罪名算个屁!

擅行新政,是因为自己时时刻刻不忘为万岁爷效力,冥思苦想才想出来农会这么一个解决保甲法弊端的法子;出了刁民,是因为自己平日里爱民如子,待民过宽,恰如父母对子女之过度溺爱。

完全没毛病!

吴祖德见颜向清三言两语之间就被摘了出去,心中顿时更慌,忍不住拱手道:“抚台大人,卑职?”

明兴瞪了吴祖德一眼,有心把吴祖德当成替罪羊弄死,却又碍于同朝为官的情面,不得不冷哼一声,骂道:“你还有脸说!那郝良材可是你兖州府治下的官员?”

吴祖德心惊胆战的应了声是,正欲告罪求饶,却听明兴又接着骂道:“那郝良材贪腐无度以致官逼民反,你这个兖州知府如此识人不明,且又未能早早发现端倪,你且等着万岁爷发落吧!”

被明兴这么一骂,吴祖德的心里顿时跟颜向清一样大喜过望,也是连连拱手拜道:“抚台大人之恩,卑职永世不忘!”

郝良材官逼民反跟自己这个兖州知府有什么关系?完全没关系啊,毕竟人家郝知县是吏部选派过来的,又不是自己选派的,自己顶多就是治下不严,未能早些发现郝良材这个残害百姓的酷吏,起码这脑袋跟官职是保住了啊。

不枉自己跟抚台大人同朝为官一场,也不枉自己昨天请抚台大人题字时的润笔费。

虽说三万两银子外加三幅画十七副珠宝的润笔费属实高了一些,但是抚台大人的字好啊,完全值这个价儿!

待吴祖德跟颜向清两人谢完了恩,明兴又盯着一众马仔道:“回去之后,都好生把自己治下疏理一遍,把各州县的巡检兵丁都派出去,严防死守!还有,都给本抚好生想想,想想前任济南知府颜希深是怎么升官的。”

一众马仔们心道这特么怎么想?那颜希深是赶上万岁爷南巡的时候恰巧下暴雨了,这才有了在万岁爷面前表现的机会,可是乾隆四十九年到现在别说雨了,就连雪都没下,上哪儿弄些灾民出来表现表现?

再说了,他颜希深胆敢扔下万岁爷的圣驾不管,跑去处理那些灾民,这事儿你换到本官身上,本官也没那个胆子啊!

明兴自然不知道一众马仔们都在腹诽不已,又不咸不谈的说道:“还有,和中堂此次也随驾南行,尔等心里最好都有个数!”

这个倒是不需要明兴刻意提醒,毕竟都是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子了,规矩都懂——明兴这个山东巡抚上贡给和中堂一百万两,剩下的这些马仔们就只能上贡八十万两,多了少了都不行。

明兴又道:“行了,都散了吧,本抚……”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明兴的亲兵却匆匆忙忙的从大堂外走了进来,躬身拜道:“爷,沂州那边儿传来消息,一伙乱匪攻占了蒙阴县和费县,两县自知县以下大大小小十几个官员尽数被杀,沂南县和兰山县被围。”

明兴原本的好心情登时烟消云散,整个人都似被抽去了精气神一般瘫倒在地上。

这下子,彻底完犊子了!

原本以为那朱逆多少会识趣一些,趁着官府暂时不管他的时候赶紧蜇伏下去,自己这个山东巡抚好歹也能给万岁爷一个交待。

可是万万没想到啊,那姓朱的刚刚蜇伏下去没几天,就赶在万岁爷已经动身南下,眼看着就快到直隶吴桥的机会来了这么一出大戏!

这他娘的是要本抚去死啊!

等到被慌忙围上来的吴祖德跟颜向清扶起来之后,回过神来的明兴忽然一巴掌抽到了吴祖德的脸上,紧接着又给了颜向清一巴掌:“我入恁娘!你们两个混账王八蛋,这次本抚可真要被你们给害死了!”

骂完之后,明兴也不管跪地请罪的吴祖德和颜向清,而是指着巡抚衙门的大堂外破口大骂:“姓朱的!老子要是弄不死你,老子就他娘的跟你姓!来人!来人!艹恁娘的,给老子点兵!老子要剿匪!剿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