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那朱逆是属猴子的?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530字
  • 2021-12-25 01:01:27

“这世上本没有什么巧合的事情,所有看上去巧合的事情,其实都是早已注定的必然。”——鲁迅。

陈泰来这个济宁河道总督为了摆脱背锅侠的命运,特意劝说明兴这个山东巡抚不要大肆悄屠村,而是要通过探查每个村子里乡绅保甲的状况来判断哪个村子遭过匪,然后再通过划圈的方式来判断朱劲松这伙逆匪的活动范围和根据地。

但是让陈泰来和明兴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的是,刚刚离开泗水县城没有五十里地,就已经发现了好几个遭过匪的村子。

只要官兵进去探查,就会发现村子里已经没有了乡绅和保甲,只要盘问一番,就是遭了匪灾,什么面若冠玉、猿臂蜂腰、身高三丈、腰围八尺、胳膊上能跑马、拳头上能站人、千军万马之类的形容词都能听到。

这种屁话听得明兴跟陈泰来想疯——朱劲松就特么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据说是生得平平无奇,手下撑死了也就百十号人,但是让这些刁民一形容,却成了统领千军万马的常山赵子龙?

这些刁民也不想想,就朱劲松那个仗着百十人就敢杀县官的胆子,他要真是有千军万马,他特娘的还会神出鬼没的杀乡绅?他早就打到紫禁城了!

感觉自己智商被侮辱的明兴跟陈泰来也发了狠。

既然这些刁民都说自己村子遭了匪,那就把陈泰来这个河道总督手下的三千河标全都派出去,看看整个泗水县到底有多少庄子是遭了匪的!

然而还没等陈泰来把泗水县的情况摸清楚,旁边沂州府知府颜向清却哭哭啼啼的找到了明兴告状:“下官要状告那兖州知府吴祖德治下无方!他的治下出了叛逆,他剿灭不了也就算了,可是,他还把那些逆匪都赶到了下官治下的沂州府!”

颜知府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那叫一个伤心欲绝:“想当初,原本下官治下虽不能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却也说得上是百姓安居乐业,齐夸万岁爷的英明领导。”

“现如今,下官治下一州六县,处处都有那些匪徒的影子,共计有三百多个村子遭了匪,有三百多个乡贤士绅被那逆匪灭门,五百多满大人被杀!”

明兴这个山东巡抚当时就懵逼了。

根据从福大爷那里得来的消息可以得知,朱劲松那个逆匪手下拢共也就是一两百人,还都是从泥腿子临时转职成逆匪的,现在应该就在沂州附近。

这个消息是粘竿处报给福大爷的,应该不会出现错误。

那颜向清这个沂州知府报上来的消息又是怎么回事儿?

济宁河道总督陈泰来疑道:“莫非那朱劲松是属猴子的,会使拔个毫毛就能变出身外化身的妖法?”

明兴这个山东巡抚当即就被气炸了,猛的一记耳光就呼到了陈泰来的脸上:“孙猴子那他妈是戏文!再说了,那猴子姓孙,这朱劲松姓朱!”

陈泰来心中不服,暗道那孙猴子会的也只是地煞七十二变,那姓猪的可是会天罡三十六变,姓孙的能化身万千,难道姓猪的就不会了?

陈泰来有心想要辩解,却又惧怕惹恼了明兴这个上官,当下也只得陪笑道:“抚台大人说的是,是卑职糊涂了些。”

明兴这才哼了一声,又望着沂州知府颜向清问道:“你说你治下有三百多个村子遭了匪,是不是这些村子都离的不远?”

颜向清躬身答道:“回抚台大人,这三百多个村子并不在一处,有的靠着青州,也有的在兰陵,还有的已经近了江苏地界。”

明兴低头盘算了一番,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些想法,只是又不敢肯定,当下便对颜向清道:“说起来也是巧了,你不来寻本抚,本抚和陈总督也是要往你沂州去,为的正是这朱逆案。”

说完之后,明兴又对陈泰来吩咐道:“按照原本商定好的计划行事,挨个村子都打探一番,尤其是到了沂州府地界,更是一个村子都不能错过。”

然而让明兴想不到的是,颜知府告状还只是个开胃菜,还没等走到沂州府地界,曹州、登州、莱州的扛把子们也都哭哭啼啼的跑来了。

这三位知府老爷来的目的跟沂州知府颜向清一样,都是状告兖州知府吴祖德治下无方,以致于让朱劲松这个逆匪跑到了自己治下。

事情到了这一步,明兴基本上已经确认了心中的猜测。

朱劲松肯定不会使孙猴儿身外化身法术,因为身外化身的法术本身就是戏文里编的。

现在整个山东各地都出现了朱劲松这伙逆匪的身影,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全是假的!

泰安府的朱劲松是假的,青州府的朱劲松也是假的,就连沂州府的这个朱劲松也很可能是假的!

很可能就是那些村子里的刁民们为了钱财而自己灭了乡贤士绅的满门,然后再把事情推到朱劲松的身上!

真的朱劲松,要么就是躲到哪个深山老林里躲起来了,要么就是混在这些假的朱劲松之中,玩起了鱼目混珠的把戏!

明兴自认为看破了事情的真相,实际上也确实看破了事实的真相,然而就是这个事情的真相,才让明兴感觉到麻爪。

一个村子效仿朱劲松可以屠,两个村子效仿朱劲松也可以屠,甚至十个二十个村子效仿朱劲松都可以屠,只要屠个干净就能永绝后患。

问题是光沂州府就有三百多个村子效仿朱劲松,整个山东地界已经有一千多个村子出现了这种情况,怎么屠?

推而广之,等以后朱劲松的事迹传开了,整个大清境内又该有多少个村子会起来效仿?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放任不管还是接着屠村?

接着屠村,能把全天下都屠光?

放任不管,那大清还是大清吗?

而更让明兴想不明白的是,颜向清说那三百多个村子并不在一处,有的靠着青州,也有的在兰陵,还有的已经近了江苏地界。

而朱劲松却是从宁阳县起家,最多就是在兖州、济宁、泰安、沂州这些地方出现过,那么这消息是怎么传遍整个山东地界的?

死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明兴也干脆不再去想了。

现在能不能剿了朱劲松那个逆匪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得赶把这个消息报告给福大爷。

福康安脸色阴沉,挥退了那几个知府、知州后,福康安才神色阴鸷的夸了明兴一句:“你做的对,现在是否能剿灭朱劲松,确实已经无关紧要。”

明兴哎了一声,试探着问道:“那些庄子还有那些刁民?”

福康安的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说道:“主子说,总以严行剿杀为要。”

明兴又试探着问道:“只是汉人泥堪毕竟不是准噶尔人,准噶尔人一共才有多少,杀光了也就杀光了,汉人泥堪却是我大清统治中原的根基之所在,总不能全部杀光他们吧?”

福康安脸上的神色越发狠厉,杀气腾腾的说道:“汉人泥堪足有三万万之数,便是杀光一万万,也还剩下两万万之巨。”

“可惜,这些汉人泥堪胆小怕死,也用不着杀他们一万万,只消杀个一千万,便足以让剩下的汉人泥堪老老实实的。”

“传我的命令,所有出现士绅灭门的村子,全体屠灭!”

“他们既然敢效仿朱劲松那个逆匪,那就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个杀一双,宁杀错,不放过!”

说完之后,福康安又长舒一口气,说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耽误了主子南下。”

明兴打了个千,正想应一声嗻,门外却走来一人,却正是粘竿处的探子。

那探子来到福康安身前,行了个打千礼后单膝跪地,拜道:“启禀福大爷,单县八卦教余孽侯朴忽然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起事,请福大爷定夺!”

福康安的脸色顿时黑的如同锅底一般,沉声问道:“那天”

话音未落,门外又走来一人,却是一个驿卒打扮的信使,这信使来到福康安身前,同样行了个打千行礼后单膝跪地,拜道:“启禀福大爷,湖北八百里急报,白莲教余孽似乎又有异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福康安开始有些理解明兴这个山东巡抚了。

但是理解归理解,福康安心中的杀意却是愈发重了。

眼下这姓朱的不过是杀几个士绅,还没成什么气候,就有八卦教跟白莲教余孽跳出来响应,若是让他成了气候,还不知要闹出多大的动静!

暗自斟酌一番后,福康安又快速写了一封折子,然后才对后来的信使吩咐道:“八百里加急,将本督的折子跟白莲教余孽造反的消息传回京中。”

待后来的信使离去后,福康安又将目光投向了最先到来的粘竿处探子,问道:“那些地会余孽呢?可有什么动静?”

那探子答道:“回福大爷,天地会的余孽却是没什么动静,小的们正在抓紧时间探查!”

福康安这才嗯了一声,吩咐道:“且用心些,现在已经有了八卦教和白莲教余孽作乱,若是再有天地会的那些余孽跟着作乱,只怕主子那边也不好交待。”

那探子嗻的一声应了然后告退,剩下明兴这个山东巡抚在这里蛋疼不已。

如果没有八卦教余孽跟白莲教余孽起事作乱,那么自己执行“总以严行剿杀为要”的政策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但是现在有了八卦教余孽跟白莲教余孽起事作乱,要是自己再按照原来的计划去执行,只怕会把整个山东都搞得大乱。

如此一来,自己的脑袋能不能保住且先不说,关键是会耽误主子南下视察河道工程。

想到这里,明兴便试探着问道:“爷,那些村子和那些刁民……”

福康安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明兴一眼,说道:“暂且先放过他们,对外宣称朱逆已经伏诛,现在冒出来的这些全是假货。”

“你跟陈泰来留在沂州府,继续探查朱逆的消息,注意要小心行事。”

“本督先去单县,剿了八卦教的那些余孽。”

……

朱劲松瞧着眼前这个村子,怎么想都不起来自己曾经来过,但是派到村子里打探士绅消息的人手却又回报说这个村子里的劣绅已经被朱劲松自己派人给灭门,钱粮也都平分给了百姓。

PS:最近反清反有的点儿热闹哈?朕要埋葬大清,大罗罗那哥们就要《活埋大清朝》,当然,是他先要活埋大清,然后才是朕要埋葬大清,所以他的字数比朕多,应该挺肥的,可以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