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剿!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475字
  • 2022-05-22 20:50:52

现实不是小说,现实往往比小说更扯蛋。

小说里的反派人物向来喜欢用添油战术,经常出现的桥段是打了小的惹来老的,就像一个个经验宝宝一样排队给主角送经验,舍生忘死的促进主角成长。

现实里的反派很少会这么做,像钱聋老狗就是,一旦发现朱劲松的存在会影响到我鞑清的光辉形象并且让自己没办法痛快的去江南视察河道工程,钱聋老狗就毫不犹豫的把福康安派出去了。

福康安是个狠茬子,曾经平定大小金川叛乱,后一年内连爵带官总升连七次,钱聋老狗钦赐御用鞍辔马一匹并于紫光阁绘像,又赏戴双眼花翎并赐紫禁城骑马。

甚至有传言说福康安是钱聋的私生子,因为福康安的弟弟尚了格格,而福康安如此恩宠却没能尚个格格——那特么不成了兄/妹の奸?

当然,这事儿的真假就不做考究了,毕竟钱聋老狗家的私生活太过于混乱以致于钱聋老狗自己的身世都捋不清楚,所以钱聋老狗流落在外的私生子私生女多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像还猪格格还有那个对对子的十全县九岁县太爷。

现在,疑似钱聋老狗私生子的福康安亲自出马,那真可谓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山东巡抚明兴不能随意调动的八旗和绿营,福康安可以随意调动,明兴不能调动的粘竿处,福康安可以调动。

一到泗水县,福康安就把山东巡抚明兴和兖州知府吴祖德、济宁知州詹宏伯、济宁河道总督陈泰来、行宫守卫参将刘诚以及内务府总管太监给召集到了一起。

福康安身着九蟒五爪的麒麟补子袍,头顶红宝石顶戴,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左手端着茶盏,右手持杯盖轻轻拂去水面的茶沫,眼角余光斜视着明兴等人:“一个山东巡抚,一个兖州知州,一个济宁知州,再加一个河道总督,区区一个朱劲松就能让你们疲于奔命,可真是好样儿的!”

明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却是连一句辩解都没有:“卑下不能为主子分忧,实在是罪该万死!”

眼看着自家的顶头上司都跪了,詹宏伯和吴祖德等人也都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一起叫道:“卑职等无能,不能为皇上分忧,罪该万死!”

福康安却没有理会明兴等人,反而又将目光投向了行宫守卫参将刘诚和内务府总管太监:“还有你们两个,一个行宫守卫参将,一个内务府总管,不仅没能守住行宫,居然还有脸面谎报军功?”

刘诚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刚想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却不想旁边的总管太监直接跪地拜道:“奴才该死!”

福康安冷笑一声,喝道:“来人!把这两个混账东西拖出去,枭首示众!”

待行宫守卫参将刘诚和行宫内务府总管都被拖出去之后,福康安这才抿了一口茶杯中的茶水,放下茶杯后又从桌子上抽出一枚令签,把玩几下后斜视着几人,说道:“朱逆最早出自于宁阳县刘庙村,刘庙村一众刁民知情不报,斩!”

话音落下,令签便弹到了明兴的身前,而明兴却没去拾起令签,反而再一次俯首拜道:“回福大爷,刘庙村的刁民……”

眼看着明兴吱吱唔唔的不敢往下再说,福康安眉头一皱,问道:“那些刁民怎么了?”

明兴心中一颤,似乎整个人都失去了骨架一般跪倒在地,答道:“刘庙村的刁民,都,都不见了!”

福康安皱着眉头骂了声废物,接着又道:“本督不是让你去宁阳县杀那些刁民,而是让你去沂蒙围剿他们。”

“朱逆先后在汶上、大汶口、泗水县、泉林行宫等地出现,为的就是吸引住你们的注意力,好让刘庙村的那些刁民转移到沂蒙。”

“可惜,你们几个蠢货实在是太过蠢笨,居然连这么点事儿都看不透,还被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牵着走?本督是真想不明白,像你们这样儿不能为主子分忧的废物,居然还有脸面活在世上?””

明兴有些懵。

被福康安骂上几句没什么,因为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

如果不是自己家跟眼前这位福大爷一样都姓富察,自己还能混得上山东巡抚?光自己这个名字都足够自己全家死光光了!能被福康安福大爷训斥几句,这是自己的荣幸!

问题是福大爷的要求太要命了!

沂蒙不是一个单独的地名,沂蒙山也不仅仅只是一座山而是包含沂山和蒙山等山脉在内,想要在沂蒙找到刘庙村的百姓,唯一的办法就是像兀术搜山检活捉赵构一样依靠人数优势把沂蒙翻个遍。

问题是刘庙村的百姓到底在不在沂蒙的某座山上?又在哪座山上?

再说了,按照朱逆以往的行事作风来看,只怕沂蒙那边的村子早就被他扫过一遍,一旦大军进剿,谁又能保证没人给朱逆通风报信?

难道真要把整个沂蒙都给剿一遍?

如果说要屠了刘庙村还能算是名正言顺,那么把整个沂蒙都给围剿一遍可就真的是官逼民反了!

关键是福大爷可以不用在乎,而自己这个山东巡抚却必须为整个烂摊子负责!

只是转念一想,明兴忽然又放下心来。

当奴才的,只要能伺候好主子,剩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官位啊什么钱财啊,那不都是主子给的?本抚是主子的奴才,本抚身后的这几个却不是!

想到这里,明兴当即便打千应道:“卑下该死!卑下这就派人去沂蒙剿了那些刁民!”

……

朱老三摸了摸溜光的脑袋后脑袋后边的鼠尾辫,又摸了摸被茶水灌了个饱的肚子,忍不住自嘲的笑了一声,先用右脚跨过门槛。

待进了茶楼,到了桌子边后又把两手分开,撑在桌子两边,大声高喊:“请堂倌泡茶!”

早就候着的堂倌当即小跑过来,问道:“不知公子要什么茶?”

朱老三牢牢记着朱劲松的交待,答道:“要红茶!”(洪)

堂倌应了一声,接着便用托盘端上来一盏茶,一碟果子,一双筷子,依样在桌子上摆好。

朱老三拿过筷子,把筷子放在茶碗左首,又将茶碗盖子仰放在筷子左首。

堂倌瞧了朱劲松一眼,问道:“公子还要吃点儿什么?”

朱老三道:“我要吃粮。”

堂倌问道:“不知公子从哪儿来?”

朱老三答道:“从山里来。”(山)

堂倌问道:“公子到哪儿去?”

朱老三答道:“从水路回家。”(水)

堂倌又问:“不知公子府上哪里?”

朱老三又答:“家住堂头乡下。”(堂、香)

堂倌最后问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昆仲几人?”

朱老三道:“在下姓朱,名老三,也行三,只是在下既不在长房,也不在二房,只是与万云龙沾亲带故,这次便是前来寻他。”

听到这里,堂倌不禁微微皱眉,问道:“公子爷如要解手,小的可领您去便所。”

朱老三点了点头,跟着堂倌来到一间屋子,那堂倌却又问道:“不知公子是乘车来的?还是坐船来的?”

朱老三道:“坐船。在下才疏学浅,只晓得那船上安天罡三十六,下安地煞七十二,共有一百零八块板,船上有钉三百六十五颗钉,又有两颗倒栽杨柳树,乃是船后的舵,大桅的护板,桅上有明珠为宝,诗曰:桅上明珠镇五洋,红船满座是忠良。”

堂倌又问道:“您宝山的四柱?当家的尊姓大名?不知与万云龙有什么亲?有什么故?”

朱老三却没有直接回答堂倌的问题,而是笑了一声道:“万云龙姓的是我朱家的朱,我奉家兄之命,前来寻他,便是要看看他是否还认我家的香火。”

那堂倌快被朱老三给整疯了——前面答的全对,后面却是答非所问,而且口气颇大,上来便是万云龙还认不认他家的香火!?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堂倌只得道:“公子稍等,小的去请掌柜的来。”

待掌柜的来了之后,便问道:“公子爷果真姓朱?万云龙姓的那个朱?不知有何凭证?”

朱老三嗯了一声,说道:“万云龙姓的自然是我家的那个朱,至于凭证,之前青木堂烧三把半香的柯明志曾经见过。”

听到柯志明这三个字,掌柜的便不再怀疑,当即躬身拱手,拜道:“万云龙早就有意认祖归宗,只是不知道家里现在当家主事的是谁?自玉皇山后,万云龙一直不知道该何处去寻当家的?”

朱老三道:“当家主事的乃是家兄,若……”

只是还没等朱老三把话说完,那掌柜的忽然脸色一变,说道:“公子爷可知福康安已经出京的消息?”

朱老三道:“不知。”

掌柜的道:“得知了行宫被毁的消息后,钱聋老狗在京城大发雷霆,福康安奉了钱聋老狗的旨意出京,今天下午应该已经到了泗水县,还请公子爷尽快想办法通知当家的先行避开?”

朱老三嗯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先告辞。至于万云龙想要拜会我家兄长之事,却也只能先拖一拖了。”

那掌柜的却拦住朱老三,拱手道:“小人这里有二十余个好手,都是对家里忠心耿耿的好汉子,他们知道联系各地亲戚的法子,若是公子爷信得过,可以让他们跟着回去。”

朱老三想着朱劲松的吩咐,当即便哈哈笑了一声,说道:“那又有什么信不过的?还请掌柜的现在就召集他们?”

待朱劲松离去后,那掌柜的脸色反复变幻,过了半晌后忽然一咬牙,对堂倌吩咐道:“派人联系八卦教跟白莲教,邀请他们立即起事,派人通知万云龙,就说青木堂找到了小主人,问他是亲来拜见小主人,还是请小主人去岛上。”

那堂倌略微有些犹豫,说道:“是不是太仓促了?且不说这小主人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也不至于邀请白莲教跟八卦教起事吧?”

掌柜的却摇了摇头,说道:“自从朱三太子案之后,这天下反清的力量便是一盘散沙,今天你反,明天我反,总是被鞑子各个击破,所以,无论小主人是真是假,他都必须是真的!”

堂倌点了点头,应道:“既然如此,那我这就派人去联络白莲教和八卦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