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轻轻的走,正如我轻轻的来
  • 埋葬大清
  • 天煌贵胄
  • 3654字
  • 2022-05-22 20:50:38

朱劲松带着一百多个青壮轻轻的走,正如他轻轻的来。挥一挥手,带走了几箱子金银,顺便还留下了一首诗。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朱劲松亲笔所题的这首诗,应该能让泉林寺的门票比其他寺庙贵上两块钱。

但是很可惜,朱劲松有胆子写下这么首诗,泉林寺的悟智住持却应该是没有胆子留下的。

朱劲松对此也不以为意,对于朱劲松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去一趟泉林行宫。

什么工匠钱财之类的都无所谓,主要是喜欢泉林行宫的美景。

等朱劲松带着一众青壮赶到泉林行宫的外围树林时,却发现泉林行宫的外围已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隐隐约约能看到有许多太监宫女在不停穿梭往来。

朱老三道:“大哥,这行宫莫不是得了什么风声?”

只是说完之后,朱老三又摇了摇头,自问自答的说道:“那也不对啊,要是行宫这边儿得了什么风声,那咱们在泗水县杀官分粮到现在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就没见官兵出动围剿?”

朱劲松呵的笑了一声,说道:“得了风声有所戒备是正常的,没戒备才不正常。”

“官场上有句话叫做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泉林行宫的驻军又没有剿匪平叛之责,他们只是在这里替钱聋老狗看家护院,至于行宫之外,就算是得闹天翻地覆,又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朱老三这才明白过来,忍不住摇头道:“要是人人都因为怕做错事便不做事,那还有做事的人么?以后咱玉皇山的人可不兴这样儿,大哥须得定个规矩才是。”

朱劲松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个自然。还记得当初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么?咱们要让天下人都能吃得起饭,都能穿得起衣。要是咱们玉皇山的人都不敢勇于任事,那还谈何理想?”

说完后,朱劲松便招了招手,喊过刘二牛问道:“二牛,让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刘二牛伏低身子,答道:“都已经准备好了,兄弟们也都埋伏到了四周,现在就只等大当家的一声令下了。”

朱劲松嗯了一声,心中又暗自盘算一番后才吩咐道:“行动!”

刘二牛神色一禀,答道:“是!”

答完之后,刘二牛便伏低了身子向后跑去,玉皇山的一众青壮们也开始忙碌起来。

直到一众青壮们将一架用本杆和绳子捆成的简易投石机架好,刘二牛才从怀里掏出一个哨子,又等一个青壮向投石机后面的碗中放置了一颗手榴弹并且掏出火折子之后,刘二牛便用力的吹响了哨子。

如果是用来攻城的大型投石机,就算朱劲松知道原理,一时半会儿的也未必能弄到足够的材料,就算能出来也没办法将之带到山上。

但是想要制作这种用来抛射手榴弹且射程需要不需要太远的简易投石机,那可就容易的多了。

负责点火的青壮用火折子点燃了手榴弹的药捻,旁边另一个青壮则是用力砸动机括,然后这枚手榴弹就打着旋儿飞了出去。

再然后,朱劲松就眼睁睁的看着这枚手榴弹砸偏了——这原本是砸向几个行宫外围守军的,结果特么一个守军都没砸到,反而偏出去足有好几米的距离!

这已经不能说是偏离靶心了,这是根本就没找到靶子。

万幸的是,虽然这简易投石机的杀伤精度不咋样儿,但是破片的有效杀伤半径却又很可观,再加上这玩意结构简单,对射程要求不高等原因,使得装填时间大大缩短,只要把刚刚弹直的木板压弯,再把绳子挂好,就可以进行第二次装填发射。

既然解决不了杀伤精度,那就提高杀伤半径,完全没毛病!

轰的一声,刚刚落地的手榴弹砰然炸响,其他几个方向也接连响起了手榴弹的爆炸声。

“敌袭!敌袭!”

接二连三的爆炸,直接就把行宫外围的守军给炸懵逼了,然而等到这些守军集结起来想要找敌人的踪迹时,却发现连个敌人的影子都找不到,只能顺着手榴弹飞来的方向射箭还击。

然后就出现了比较搞笑的一幕。

弓箭这个东西吧,要说射程那肯定是有的,但是射程并不能代表有射杀伤射程,因为普通弓箭的射程差不多能达到三百米,但是有效杀伤射程却只有七十米左右。

想要达到远程大范围有效杀伤,就只能以抛射的形式进行箭雨覆盖,然而整个泉林行宫的守卫力量却又不足以支撑这种玩法,因为钱聋老狗它现在还没离开京城。

如果钱聋老狗现在就在泉林行宫,那么就会有前锋营、护军营、侍卫处、步军营、骁骑营等清兵在这里把守,哪怕靠人硬堆都能把朱劲松给堆死。

问题是钱聋老狗现在还没到泉林行宫,所以整个行宫的守卫力量就只有内务府的千余兵丁负责守内,外围的千余兵力负责守外,就算内围的守卫冲出来和外围的兵丁合兵一处也不过两千来人,再分散到十多处之后,每处就只有两余人,而这两百余人之中又不是人人有箭。

更要命的是,虽说朱劲松带人弄出来的简易投石机的射程也不比弓箭射程远,但是这玩意它不存在有效杀伤这个概念——手榴弹这东西要什么有效杀伤射程?能扔多远,它的杀伤射程就有多远!

而当负责守卫的清军好不容易发现了朱劲松等人的身影,想要冲过来操刀子砍人的时候,玉皇山的叛军们却又掏出了一枚枚的手榴弹扔了出去。

破片杀伤啊亲,这玩意确实只能一次炸一个地方,但是那些破片可是会四处乱飞的——这种破片轻易杀不死人是没错,但是这玩意伤人的威力却很可观。

尤其是原本想着冲出来混点儿军功的内务府总管太监,更是被接连不断的爆炸给吓懵逼了,哭叽尿嚎的喊着让这些兵丁都集结到一起。

这下子就更顺了朱劲松的意了!

等到朱劲松这次带来的近千枚手榴弹消耗一大半后,整个行宫的守军基本上已经死的死伤的伤,连个能拿刀站立的都没有了。

以两百不到的兵力干掉近两千鞑子兵,自身却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几乎完美再现了上次埋伏兖州兵备衙门五百兵丁的战绩,就连受伤最重的是一个倒霉蛋也是因为跑得太快被石头绊而崴了脚。

一直跟在朱劲松身边充任守卫角色的朱老二被这一幕惊得瞠目结舌,忍不住说道:“待会儿看看地上有没有没炸的,这玩意可千万不能落到鞑子手里。”

朱劲松点头应了下来,然后带着朱老二等一众青壮出了树林中,向着一众倒地哀嚎的行宫守卫围了过去。

此时的内务府总管已经停止了哀嚎——在看到掂量把玩着手榴弹出现的朱劲松及其身后只有两百人不到时,这位不知道姓名的内务府总管太监顿时尖着嗓子叫道:“你们这是造反!造反!”

朱劲松踩着总管太监的脸,笑道:“咱知道这是造反,还他娘的用你多嘴?说吧,行宫里有多少匠人,都在哪儿?”

总管太监嚎道:“你休息从咱家嘴里问出一句话来!”

朱劲松登时乐了,先是向着总管太监竖起了大拇指,夸奖道:“是条汉子!我朱劲松杀了这么多官老爷,还真就属你最硬气!”

夸完之后,朱劲松又接着又扭头喝道:“二牛!把这死太监带下去,给他洗刷洗刷!”

刘二牛先是哎了一声应下,接着却又皱眉道:“大当家的,咱就带了那么一口锅,要不然还是别洗刷了,直接凌迟试试?”

早在朱劲松说出自己的身份时,那总管太监就已经吓了个半死,现在眼看着刘二牛真个准备活剐了自己,那总管太更是被吓得屎尿齐流,叫道:“我说!我说!”

朱劲松这才呵的笑了一声道:“说吧,匠人们都在哪儿。”

等从总管太监的嘴里得了匠人所在的位置后,朱劲松便分出了一部分青壮看管这些行宫守军,自己则是带着剩下的青壮往行宫而去。

此时的行宫里面已经没有什么守卫,那些没有跟着出去的太监宫女更是有的跪地乞降,有的如无头苍蝇一般乱窜,朱劲松也懒得理会他们,而是直接奔着总管太监所说的匠院而去。

泉林行宫有泉数十,互相灌输,合而成流,气象万千,整座行宫分宫殿区和苑景区,宫殿区又分左中右三路,左路是朝房、军机房、四明亭、内值事房;右路是朝房、膳房、值事房、垂花门、照房;中路是照壁、大宫门、二宫门、便殿、垂花门、寝殿、佛堂,三路宫殿之间又建有亭、台、楼、阁,中有回廊相连,苑景区的树林中糜鹿成群,又有亭、台、轩、阁掩映在榆柳松柏之间。

跟以庄严为主调的紫禁城比起来,泉林行宫更多的是雅致小趣。

就连见多识广的朱劲松也不禁赞道:“要说会玩儿会败家,还真得是钱聋老狗。”

刘二牛却是跃跃欲试的说道:“大当家的,要不然咱们还是把这行宫烧了吧?两千多守军死伤惨重还打不过咱们不到两百人,要我说那鞑子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朱劲松却瞪了刘二牛一眼,喝斥道:“烧个屁!这行宫都是拿百姓的血汗建起来的,你说烧就烧了?下次再说这种屁话,咱就先把你给烧喽!”

一路穿堂过阁来到匠院,朱劲松便对着院子中的匠人们喊道:“都别怕!咱生平不好杀人,今天找你们也只是来请你们上山。”

为首的匠人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好汉爷饶命啊!俺要是跟着你们上了山,那官府不还得把俺们家人都捉去问罪?俺知道这行宫里哪儿有值钱的东西,求好汉爷饶了俺们吧!”

朱劲松却道:“你放心,咱既然说要带你们上山,那就得把你们的妻儿老小都带着,不会委屈了你们。”

那匠人心道这特么能放心吗!俺们自己被掳去了,官府有可能抓俺家人也有可能不抓,要是俺们全家跟着你上了山,等朝廷大军一到,那他娘的不是全家都跟着倒霉吗!

想到这里,那匠人便哀求道:“要不然俺们跟好汉爷上山,俺们的家人就不用了吧?”

其余的匠人也纷纷跪地哀求:“俺们愿意跟着好汉爷上山,求好汉爷放过俺们的家人!”

朱劲松道:“那也由得你们。你们放心,只要你们好好按咱的吩咐办事儿,该给的工钱咱肯定会给,绝不会亏待了你们。”

安抚了这些工匠几句,朱劲松便对刘二牛吩咐道:“带上他们,咱们走。”

朱劲松轻轻的走,正如他轻轻的来,挥一挥手,打包带走了行宫里的工匠和一些值钱的金银珠宝,顺便还留下了一地死伤惨重的行宫守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