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猜死游戏(1)
  • 无头雕骨师
  • 宇尘
  • 2008字
  • 2022-03-22 19:57:09

从我这里走进苦恼之城,从我这里走进罪恶之渊。——《神曲》•《地狱篇》

……

……

2018年,3月到4月间,东江市本地的网络论坛上流行起一种能预测死亡的猜死游戏。

通常是一个互相转发的帖子,写着“猜猜你会怎么死”,下面附上链接。点进去就进入到一个简单的网页,有关于名字、生日、职业、爱好这些信息框,填写完之后点“确认”,就会自动预测出参与者未来的死亡方式。诸如上吊,车祸,癌症,仇杀……各种死法五花八门。

据传闻,在这些测死答案中隐藏着一种最可怕的死法,不幸抽到这个答案的人就会人间蒸发。人们一开始只把它当做一个聊天的噱头,直到一天夜里,一对中年夫妇跑到公安局报案,说他们女儿在玩过猜死游戏后失踪了。

女孩叫孟晓悦,单身,平时的工作就是给网店做服装模特。三天前她突然失踪,直到刚才,父母才接到她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孟晓悦神智有些不清,不停的重复,“我被猜死游戏选中了,我被猜死游戏选中了……”

夫妇俩很害怕,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现在在哪儿?

手机那头却传出来一个阴森压抑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后天,8点,莲花湖公园。”

电话随后挂断。再打就打不通了。

警方初步认定这是一起绑架案。尝试锁定女孩手机的位置,但失败了,于是计划趁女孩父母与罪犯见面的时候,将他一举拿下。

当时,谁都没有意识到,一起闻所未闻的诡异杀人正悄悄拉开序幕……

……

……

3月22日,星期四,清晨。

女孩父母按照和罪犯的约定来到莲花湖公园。

这是城北一座没有围墙的休闲式公园,警方派出的五名便衣分散开,混在那些来晨练和遛弯的人中间,伺机而动。

按照通常绑架犯的做法,他也会混在人群里,在8点左右再次给女孩父母打电话,告知具体的见面地点。

所有人都在不安中等待。

转眼间,时间到了8点整。没有动静。

慢慢的到了8点半,9点,10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女孩父母的手机始终没响。

所有人的心都像被一只手攥着,这只手却越攥越紧……

突然,便衣们的对讲机里同时传来一个警员的呼叫:“各单位注意,发现疑犯,在观湖亭后面的假山,他和人质在一起……他……天哪他在杀人……”

所有便衣以最快速度从公园各个角落冲向事发地点。

他们几乎同一时间看到了同样恐怖的情景——

就在观湖亭后面的假山中间,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正把孟晓悦按在地上,一只手插进女孩身体里,往外拽出一根白森森的东西。

那是肋骨。

现场一片死寂,被害人没有喊叫,警察目瞪口呆,凶手沉默无语。

直到有警员弯腰呕吐,其他惊醒过来的人才拔枪怒吼。

黑衣男人这才不慌不忙站起身,举起双手,一只手还拿着那根肋骨。

他只说了一句话:“你们来晚了。

……

……

东江市刑警队,审讯室。

鉴于凶手的作案手段极度残忍偏激,上级将这个案子交给了特案组,他们是专门处理这类特殊案件的。

负责审讯的是副支队长展羽,也兼任特案组组长。

他外表英俊儒雅,是女警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行事却雷厉风行,文韬武略无一不精,在东江的公安系统里赫赫有名。

陪他一起审讯的是警队的心理顾问罗慧君,大学心理教授,一个脸上始终带着迷人微笑的女人。

审讯之前,展羽习惯性的给凶手相了相面。

这个戴墨镜的家伙安稳的坐在那里,既不萎靡,也不暴躁,即便戴着手铐,那心平气和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好像在谈判,而不是被审讯。

展羽隐隐感觉这家伙不太好对付。

“叫什么?”展羽问。

“古云非。”

“年龄。”

“29岁。”

“把眼镜摘了。”

男人稍微迟疑了一下,伸手摘掉了墨镜。

等展羽看清楚这个人的脸,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身边的罗慧君吃惊的样子也和他差不多。

这个凶手有一张苍白到完全没有血色的脸,如果他不动,跟一具尸体坐在那里没有分别。

仔细打量,这个人的五官其实很端正,大概是由于脸色过于苍白,他的眼睛就显得过分漆黑,嘴唇也红润得像沾着血,不如说他更像一个吸血鬼。

展羽错愕的打量着面前这个长相奇特的男人,这时候,坐在他身后,负责用电脑记录的张雪低声告诉他,“组长,我刚才查了一下,犯罪系统显示,这个人没有任何犯罪前科,之前一直处于无业状态。”

“是因为常年宅在家里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吗……”展羽带着嘲弄的口吻挖苦古云非,“痛快点儿交代吧,咱们都省事。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女孩?”

“我没杀她。”古云非不假思索。

展羽冷笑一声,“你看着不像那么蠢,应该明白,现在这种狡辩毫无意义。”

古云非不为所动,“是你们搞错了。我碰过死者不代表我就是凶手。”

“那这个你怎么解释?”展羽把装着那根肋骨的物证袋拍在桌上。

古云非瞥了一眼,“确实是我从死者身体里拿出来的那根肋骨。不过……”他顿了顿,“那也只能证明我拿了一根骨头而已。证明不了是我杀了她。”

“证据确凿你还狡辩!”

古云非身体微微前倾,目光狡黠而冰冷,“警察同志,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没来得及尸检就急忙过来审我了。你大概还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死的……”

展羽稍微迟疑了一下。

他听去过现场的警察说,当时看见这个男人把手插进被害人身体里,他们就匆忙救下被害人直接送往医院了。后来听说伤势太重,半路发现已经死了。难道这里面还有隐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