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老张来电话了
  • 我没想过当导演
  • 客气的豆子
  • 3127字
  • 2021-11-26 13:07:39

饭后打车回家,拿着文艺水交给他的《灵魂行舟》剧本,坐在桌前,认真翻看。

“主角夏青东,天生阴阳眼,能辨人鬼!”

“主角赵立,鬼差,背景不明,最爱烫头!”

双男主大戏,宅女最爱,CP组合,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

一个天生圣母心,一个极度自私鬼。

两人相遇,遇见了许多诡异事件。

“两个角色的人设很好,可惜剧情......不怎么样......”

夏青东,有个孪生妹妹,可惜出生后抢救不及时,妹妹先他而去。

阴阳眼的诞生,就和他妹妹有关。

因为夏青东的妹妹,就住在他的眼睛里。

这个设定,不需要修改,有一种点睛之笔的感觉。

另一个主角赵立,让周浩十分不喜。

过分自私,利鬼不利人,经常把夏青东耍着玩,之后很多事情,都因赵立而起。

周浩皱着眉头,“剧情线单薄,人设虽稳却没什么亮点,完全就是一个惹事,一个平事。”

说是悬疑恐怖,只不过是借了恐怖的外衣,剧本中根本看不到悬疑元素。

双男战恶鬼,然后被吊打,然后爆发,然后又被吊打,关键时刻小宇宙爆发!

这有什么可看的?

剧情方面,太过于单薄,主角天生携带反派降智光环,越看越无聊!

强忍着恶心,把后半部分看完,周浩终于忍不住开始动笔,重新在纸上规划剧情。

首先,修改主角人设,夏青东的小白、圣母、阴阳眼,不需要更改,只是他想再加一条,抠门!

人无完人,有缺陷才会让观众感觉到角色的真实。

其次,第二男主赵立,鬼差,自私自利的人设直接删除,搞怪、无厘头、喜好风流,对一切事物漠不关心,喜欢打卡下班,讨厌加班(送鬼往生)工作。注重一个“懒”字!

同时,补充角色隐藏人设。

佛门高僧无名,与一琴中女鬼相恋。破戒佛法,犯下大错,被洗去记忆,化名赵立成为鬼差。

借鉴《华恐》的故事讲述方式,三集一个篇章,对《灵魂行舟》进行“翻天覆地”式的修改。

谁说是鬼就要害人?

他更喜欢“鬼无害人心,人有当鬼意!”

《灵魂行舟》里,鬼怪才是弱势群体,人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

“洗刷刷,洗刷刷,哦~洗刷刷~”

铃声响了?

拿过电话接起,没想到是老张打来的。

“喂,张叔,什么事啊?”

老张冷哼道:“来家,咱找你有事!”

周浩好奇道:“叔,你又打算给我介绍什么大导演?”

老张恼怒道:“老子给你介绍个鬼导演要不要?麻溜滚过来!”

得嘞,老张怎么突然发火了,周浩赶忙放下写了一半的剧本,打车赶赴二环。

刚到家门口,就看到了面色阴冷的老张。

周浩笑着上前打招呼,“叔,您怎么还亲自出来接我了?”

老张喝道:“无耻!咱这是在等你?咱这是在等家里新养的那只野狗,叼了骨头就往外跑,一点都不懂的感恩!”

周浩一听就知道,老张却是在等自己,只不过言语有点暗藏杀机的意思。

作为拥有《老张版黑话十级资格证书》的他,片刻间就解析了老张话中含义。

他就是那只野狗,叼了骨头(介绍张谋),不懂得感恩(之后忘记了联系)。

周浩苦笑道:“叔,事出有因,我跟您保证绝对是事出有因!”

“哼!”

背身回屋,周浩跟在身后,将房门关闭。

转过身,发现老张拎着一根鸡毛掸子。

周浩有些紧张,“叔,打人犯法!”

老张比划了一下,并没有朝周浩身上招呼。

“进屋!”

乖乖进屋,发现老张的小儿子,现在就跪在屋子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点像是鸡毛掸子打出来的......

刚才差点以为老张吃错了药,要拿鸡毛掸子收拾自己。

仔细想想,自己也没得罪过他,最多就是吓唬了他几次,凭什么打自己?

想不到那根鸡毛掸子的真正用途,原来是打儿子啊......打得好!

“怎么了这是?十三你让张叔给揍了?”

张恃㪚,小名十三。

看到张恃㪚的惨样,周浩忍不住偷笑。

要说挨打,他说什么都要给自己争辩一下,然后蒙混过关。

但要是让他看热闹,他不仅自带花生瓜子矿泉水,还能多抱一个西瓜出来!

吃瓜,必须专业!

张恃㪚一脸悲戚之色,“浩哥,你怎么来了?”

周浩围着张恃㪚转了一圈,“唉,你那个奶奶灰怎么没了?粉不拉几的,这又有什么讲究?”

上一次,一头白发,就已经够惊人了。

今天更好,这小子染了一头粉色,活该让老张收拾。

后进屋的老张听到后,对着张恃㪚冷哼道:“对,你可得好好讲一讲,你这头粉色,究竟是个什么尿性!”

张恃㪚都快要哭了,“浩哥,您就别在我爸跟前添油加醋了。”

周浩摸了一把张恃㪚的粉色头发,手感还挺好,忍不住笑着打趣道:“难不成继奶奶灰之后,你又自创了奶奶粉?”

张恃㪚偷偷看了一眼老张,见他一面怒色不似作假,出声辩解道:“我这是死亡芭比粉!”

“砰!”

老张一个鸡毛掸子敲在桌上,给周浩都吓了一跳。

“你听听!!!上次这逆子搞了一头奶奶去世灰,这次又玩死亡爸比粉,咱不揍他能行吗?”

周浩故作惊叹的开口道:“十三,你难道都不掩饰一下?”

死亡爸比粉?奶奶去世灰?十三你真他娘是个人才!

你要是不说你跟亲爹有仇,打死我都不相信。

张恃㪚无语道:“真不是...真不是那个意思!”

老张喝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举起鸡毛掸子,又想收拾一下这个逆子,被周浩拦下。

“叔,先别打!你让我来家里肯定是有事,待会说完了事您再打也不迟!我这个人看不惯别人挨揍,您要是现在打,我怕我忍不住插手。”

老张瞪目道:“你还想拦着咱?”

周浩轻轻摇头,“我想帮你揍他!”

张恃㪚本来还挺高兴,周浩替他说话,帮他拦住了老爸。

没想到下一句,周浩原型暴露,张恃㪚心中直呼,好一个恶贼!

老张顺了几口气,对周浩道:“咱对你怎么样?”

周浩举起一根大拇指,“我叔对我,那绝对好到没话说!”

老张叹气道:“那咱有话直说,你来帮咱管教这个逆子怎么样?”

周浩疑惑道:“我来?”

老张一副恨子不成器的语气道:“本来觉着他小,家里不缺他的吃穿,爱怎么玩咱也懒得去管。可这逆子越来越过分,要是再不好好管,咱只怕他以后连要饭,都要不到一天三顿!”

周浩有些迟疑,替人管教孩子,这事他没经验啊!

老张瞪目道:“怎么着?爷们你也想尝尝咱的打狗棒法?”

周浩下意识咧嘴,合着他只要不管,就会变成那个叼了骨头不报恩的野狗?

难怪老张刚才在门口等着自己,这是早就准备好了下马威,给他套马鞍啊!

“管!不就是打孩子吗?我就喜欢打孩子,打进医院您可别怪我下手狠!”

老张直接把鸡毛掸子扔给了周浩,“随便打,打死了咱也不掉一滴眼泪。”

周浩有些可怜地看了张恃㪚一眼,心中好奇:这孩子真是老张亲生的?

“浩哥,手下留情!”

还手?

老张站在旁边看着呢,张恃㪚可不敢在亲爹面前造次。

只能嘴上求饶,已经挨过一顿打了,再挨一顿他可受不了。

周浩随手把鸡毛掸子扔到一旁,“现在不打,留着以后再打。”

老张瞄了一眼,并没有反对,“随你,别给咱留面子。”

张恃㪚长出一口气,没等他高兴,周浩蹲在了他面前。

“看着真别扭,给我理了去!”

“啊?不理行不行?我染回黑色!”

周浩踢了张恃㪚一脚,“我不是跟你商量,粉不拉几太难看了,带你出去我嫌丢人,今天你不剪也得剪!”

说完,带着张恃㪚离开四合院。

老张独自留在家中,不知从哪掏出一瓶白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小混蛋终于送出去了,明天就去找王寡妇叙旧,以后是人是鬼,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老张不是没考虑过,把张恃㪚交给张谋代管。

可偏偏这小子,和张谋家的几个孩子相处不来,从小打到大,见面跟仇人没什么两样。

依照张恃㪚以前的德行,就算他开得了口,张谋也未必会答应。

反倒是他无比看好的周浩,能帮十三好好磨砺一下性子,让他试试来自社会的毒打。

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周浩还能苛待十三不成?

之前把周浩介绍给张谋,何尝不是在两人之间添加一份人情?

周浩欠他的,还在他儿子身上,不过分吧?

“他未来的成就,不会比我差!”

张谋回京后,亲口对老张说的。

有这句话在,老张就更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开始盘算用什么理由,把十三安排给周浩。

“死亡芭比粉?真当咱没见识?之前送给王寡妇的口红,不就叫这个名字嘛!”

揉了揉有些僵硬的面颊,刚才演的那出戏,也不知道那个小滑头看出来了没有。老张面带苦笑。

老张面带苦笑,自己老了,还能撑几年?

家产虽多,就怕不够败啊!

万一给十三败完了,以后他怎么办?

难道真的去要饭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