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拍摄进行时
  • 我没想过当导演
  • 客气的豆子
  • 2101字
  • 2021-10-28 21:19:15

看样子应该与公司内部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有关,希望母暴龙可以“和平”解决,不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毕竟,《我不是忠良》关乎着周浩的五百万小钱钱。

把困难,交给能够解决困难的人。

有母暴龙在前面顶着,他安心当个工具人导演,不香吗?

解决了女主演的“旷工”问题,象征性罚她给全剧组买一次奶茶,此事就算是翻篇了。

接下来的工作重心,还是要放在拍摄上面。

拍戏需要慢工出细活,一天拍三五个镜头,光剧本前两集的镜头,拍了半个月才勉强拍完。

可别觉着这个时间太长,初期演员和剧组的磨合度太低,拍摄进度缓慢那是常有的事情。

只有等剧组所有演员,习惯镜头走位、掌控台词力度、稳定表演风格后,拍摄速度立马起飞。

当整个剧组犹如一个巨型齿轮机器开始滚动的那一刻,周浩心中的忧虑终于不复存在。

前半个月只拍了一集?

没有关系,后半个月连拍六集,平均下来两天一集。

要不是演员自身的要求太高,周浩感觉一天拍两集都没问题。

可惜了,他这种想法,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接受。

了无生趣的周浩,只能每天守在监视器后面,继续当他的工具人导演。

一天、两天、三天......

“每多拍一个镜头,五百万就能离我再近一步!”

近乎执念的自我催眠,导致周浩每次看到新镜头拍完后,都会发自内心的感觉到喜悦之情。

然后在外人眼中,周浩这种情况,用拍戏成魔来形容更加妥当。

“五百万正在向我招手!”

周浩紧盯着监视器,不肯错过任何一个镜头,全剧一共有六百三十场戏,一万七千多个镜头,他已经数到了第二百七十八场戏。

还差一万两千六百零一个镜头!

“照这个速度,最多还有一个半月,就可以杀青了。”

周浩瞳孔中充斥着对于金钱的渴望,一想到即将到手的五百万,就忍不住心跳加速。

然后,事情总是出人意料。

这天周浩刚到剧组,就发现剧组氛围出现了问题。

几名主演死气沉沉,现场的工作人员面色铁青。

周浩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老张走出身,给周浩使了个眼色,两人饶过其他人,到摄影棚内说话。

“叔,怎么了这是?”

老张一脸沉寂,“小周啊,出了点意外,今天只怕不能继续拍摄了。”

不能拍?

那我的五百万怎么办?

周浩一听,这不行啊!必须得拍,还得加速拍,越快拍完,他的五百万才能越快到手。

“叔,为啥呀?到底出什么事了?”

老张也不答话,拍了拍周浩的肩膀,给周浩吓坏了。

难不成,诅咒又应验了......

一想到此处,周浩打了个寒颤,“叔...不会是诅咒又出现了吧?”

老张面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轻咳几声,“闭上你的乌鸦嘴,和诅咒无关。”

周浩锁着眉头,无比严峻,“那又是什么事?”

老张面部抽动了片刻,突然由悲转喜,捧腹大笑道:“哈哈哈......不行,咱憋不住了,你们告诉他来到底什么事!”

摄影棚外突然冲进来一大片人,手拿礼炮花,对着周浩一顿“招呼”。

“砰!”“啪!”“砰!”

落了满身的彩带,周浩目光有些呆滞,明显被这种意外给惊着了。

“周导!生日快乐!”

被围在人群中心,听到所有人都在祝福自己,周浩慢慢回神。

生日?我的生日?

紧跟着第二重惊喜,霍玉龙和温颂等演员,推着一个蛋糕车出现。

“周导,生日快乐!”

周浩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大家是为了给他过生日,才故意在他来到剧组后,装作出事了。

是该怨自己太笨,还是该感谢他们的“心意”?

周浩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扶着矮桌。

霍玉龙见状,不免有些紧张,“周导,你没事吧?”

周浩摇头,“我没事,就是良心隐隐作痛。”

霍玉龙以为周浩是在开玩笑,配合的笑了几句,然后和其他人起哄,叫喊着让周浩切蛋糕。

三层结构,半人高,这肯定是专门定做出来的蛋糕,去过这么多年的蛋糕店,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巨大”的蛋糕。

最上面一层,还印着糖字,“周导,生日快乐”。

周浩虽然努力保持自己不失态,可不争气的眼泪,还是从嘴角流了下来。

“谢谢大家!这是我这辈子最有意义的生日!”

象征性的切了一刀,剩下的事情交给别人。这么大的蛋糕,足够剧组每个人都吃上一块。

周浩坐在一旁,一只手死死捂着左胸。

老张问道:“没听你小子说过你心脏有毛病啊,怎么一直捂着它?”

周浩低垂着脑袋,叹气道:“我这叫良心作痛。”

一开始他只是把剧组当做利用工具,只为了图谋片子拍完以后的五百万。

谁会对工具付出真感情?

在他看来,整个剧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他的“赚钱”工具。

可今天突然的惊喜,彻底打破了周浩脑海中,对于“工具”两个字的诠释。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周浩才发现,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融入了这个剧组大家庭之中。

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受累,一起......烧香?

等等,为什么他又想到了黄纸和烧鸡......

本来还想做“周扒皮”,把一个半月的时间缩减成一个月,再加快拍摄进度。

君以诚待我,何其有幸也!

“良心?你要那玩意儿干嘛?早点丢了,给咱切块蛋糕去。”

刚才还感动满满,突然被老张一句话给说噎住了。

社交牛X症张老汉,鉴定完毕!

“我去给你切一块大的,奶油要不要多放点?”

老张道:“多放!咱就喜欢这种甜不滋啦的东西,越吃越香!”

周浩直接切了一大块奶油,递到老张手里,“您老多吃点,不够我再给你切。”

对于老张目光中流露出的难以置信,周浩直接视而不见。

“你刚才说良心作痛?你有良心吗?谁家吃生日蛋糕只吃奶油?”

闹剧一般的生日会,持续了半个上午的时间。

看大家伙热情高涨的模样,周浩宣布,继续拍摄!

周扒皮?

不!蛋糕吃多了,我这是帮助大家消化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