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潜伏》杀青
  • 我没想过当导演
  • 客气的豆子
  • 2028字
  • 2021-11-24 00:19:09

“第二百七十六场,第十三镜,拍板!”

忙碌了四个月时间,终于来到了杀青日。

最后一个镜头,拍完之后,全剧组杀青!

杀青宴定在了沪都大酒楼,此刻剧组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了拍摄现场。

这场戏,讲的是余能成(胡戈)被站长强行带到机场,余能成苦于情报无法传递,暗自焦急的时候,惊喜的发现化身女仆的翠莲(谭娇娇)人也在机场之中,二人含泪相望,相距咫尺,却不能相认。

“胡戈,你把你的眼泪收着点,让你含泪,不是让你流泪!”

“谭娇娇,你扭头的时候果决一点!”

坐在镜头前,周浩心情有些紧张。

他不希望最后一场戏,出现任何意外,临近杀青,作为导演的他有些患得患失。

作为全剧最燃泪的一场戏,必须对演员保持最高要求。

让他们释放出自己的全部能力,用自己的演戏上限。

“保一条,再拍!”

心疼演员吗?

周浩一点都不心疼,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片酬在那摆着,他有什么好心疼的?

《潜伏》这部戏,总投资才6000万,其中演员片酬占据了一半。

相比于之前两部戏的“大场面”而言,这部剧周浩收敛了很多。

万名群演同上镜?几百个爆破点同时引爆?

不需要!

周浩相信自己!

一连成功过三回,他要是还没有自信,说出来只怕会让人笑话。

“现在我宣布,剧组杀青!”

欢呼雀跃,人群沸腾。

礼带在空中飞舞,纸花降落到每一个演员身上。

四个多月的努力,在今天终于看到了结果。

大家围在一起,拍了一张剧组全家福。

周浩站在最中心,笑容中带着疲惫,还有一丝感慨。

不容易,真的很不容易。

对他而言,每次拍摄都是一次全新的感觉。

难怪张谋导演,拍了三十年戏,依旧几年如一日的继续给大家带来惊喜。

他太喜欢在剧组的感觉了,每个角色都由他亲手塑造,每一场戏都在心头演练过千百遍。当他坐在导演位上,全剧组都要听他一人号令。

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够一直这么拍下去......

杀青宴上,主演端杯敬酒,一轮不到周浩再次趴桌。

胡戈一旁哈哈大笑,“周导的酒量,还是这么清新脱俗!”

邵冰道:“胡戈,咱俩碰一个!”

霍玉龙起身道:“等等我,咱们兄弟三个,一起走一杯!”

晚上被大华搀扶回酒店,昏沉睡去,他又梦到母暴龙了。

结束剧组拍摄任务的第三天,周浩乘飞机返回京都。

马上就能再见到母暴龙,突然有点小紧张。

四个多月不见,也不知道母暴龙胖了没有。

来到公司,先去找母暴龙报道。

打开总经理办公室,发现母暴龙竟然不在?

什么情况?

敬岗敬业的母暴龙?翘班了?

“白姐,薇姐不在公司吗?”

白瑶道:“薇姐昨天发烧,在家休养。”

发烧了?

周浩听到韩薇生病,突然有点紧张,“白姐,那我先回家休息了,明天再来公司安排后期工作!”

上什么班?

母暴龙都生病了,屠龙勇士还不快点去看望一下?

打车回到住宅区,按响韩薇家的门铃,半天没人回应。

周浩心里有些着急,急忙拿出手机,给韩薇拨了过去。

“没人接?”

难道去医院了?

白瑶不是说,她在家休养吗?

算了,先回家放下行李,待会再去找母暴龙。

回到自己的房子外,用钥匙打开门,周浩突然变得面色古怪。

那个在他家沙发上扭来扭曲的大型“毛毛虫”,怎么看着眼熟?

“薇姐?你怎么在这里?”

韩薇被吓得不小心从沙发上滚了下来,捂着屁股一脸委屈。

周浩赶忙上前,将她扶起。

“阿浩,我愿.......咳咳,你回来了?”

韩薇面颊瞬间变红,感觉自己刚才又在阿浩面前丢人了。

周浩诧异道:“你不是生病了在家里歇着?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韩薇眼睛一转,靠在沙发上,给自己辩解道:“哎呀,对啊!我发烧了!50°呢!”

周浩愣神,50°?怎么没给你烧死?

没好气地开口道:“薇姐,正常人发烧,都在37°到39°之间,真要是50°,你已经进棺材了!”

韩薇心道:呆木头,真不解风情,老娘这是给你表现得机会!

“你才进棺材,老娘喜欢火化!”

周浩摸了摸韩薇的额头,“真病了?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韩薇拍开周浩的大手,“要你管,既然看我不顺眼,我现在就走!”

起身准备逃离这里,没想到被周浩拦了下来。

“你干什么?”韩薇双手抱怀,一脸担心的望着他。

周浩忍不住问道:“薇姐,你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韩薇不满道:“老娘是房东!去哪还要跟你打报告?”

周浩面带苦笑,“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韩薇道:“不需要!老娘现在要回家养病,你给老娘让开!”

母暴龙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搞不清楚状况,周浩只能坐在沙发上怀疑人生。

韩薇回到自己家后,面红耳赤,不断拍着胸脯喘气。

“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怎么不说打个电话?”

“唉,我电话怎么没电了?”

回到卧室,一个人缩在被子里。

她确实病了,只不过吃过药以后,状态好了很多。

在家待着实在无聊,想要出去溜溜腿。

莫名其妙的溜到了周浩家门前,然后鬼使神差掏出了钥匙。

本来是想坐一会就走,可不知怎么得,她躺在周浩家的沙发上睡着了。

梦里面,她梦到周浩给自己送了一车玫瑰花,下跪向自己示爱。

天呐!

当时给她激动......不,给她吓坏了。

直接从梦中惊醒,然后翻来覆去的考虑,如何“拒绝”阿浩。

万一阿浩被拒后,想不开要轻生怎么办?

要不她还是委屈一下自己,答应了他?

可要是答应的太快,她是不是在阿浩心里,地位就不那么重要了?

正想到关键处,周浩到家了!

怎一个尴尬了得,她当时差点脱口说出来“阿浩我愿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