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学韩总当泼妇
  • 我没想过当导演
  • 客气的豆子
  • 2029字
  • 2021-11-23 11:05:03

周浩对此十分满意,他才不喜欢舔着脸去贴华德的热度。

“我宣布,剧组正式开机!”

熬过了不算开心的发布会,接下来剧组进入拍摄流程。

几位主演,都和他有过合作,磨合起来十分方便。

“第一场第一镜第一次,拍板!”

男主演胡戈(余能成),接到命令,铲除曾被称作某统“密码宝典”的叛徒李丰海。

这场戏,演的就是胡戈刺杀李丰海的桥段。

化名“小林不二郎”,进入会馆,借助一把勺子完成了刺杀。

当然不是用方巾堵嘴,用勺子敲人的那种。

真想用勺子把人敲死,那得在同一个位置上敲几个月才行。

余能成在李丰海张嘴的一瞬间,把勺子塞进了李丰海嘴里,然后用手死死捂住李丰海的嘴巴。

以前可没有不锈钢的勺子,那个时期勺子还是以瓷器为主。

塞进去,然后对着下巴,打上几拳,那滋味可想而知。

都不用多做什么,掐住脖子一使劲,李丰海连一句话都喊不出来。

趴在桌子上,鲜血涌出,布满桌面。

“停!道具!”

周浩看着头疼,指着桌子道:“血太多了,他不是被分尸,嘴也不是喷壶,这么多血从哪来的?”

饰演李丰海的演员,坐起身吐出一个仿制的瓷器勺子(布制品),下意识舔了舔嘴唇,“这血还挺甜的......”

“血浆”道具,都属于可食用级别,经过专门甄选的。

周浩无奈道:“你先去把脸洗干净,换一套和刚才一样的衣服,待会重拍一条。”

胡戈跟在一旁,出声问道:“导演,我这么演没问题吧?”

周浩重新看了一遍镜头,沉思道:“你脸上表情有点过于丰富了,一个合格的特工,杀个人这么纠结做什么?”

胡戈轻轻点头,“记住了。”

周浩拿起对讲机,“休息十分钟,重新拍第一场!”

第二次拍摄,倒是没什么大问题。

紧跟着下一场,下一个镜头,周浩并没有多歇息的打算,越早拍完越好。

轮到女主角登场,周浩差点原地爆炸。

“谭娇娇!你是泼妇!泼妇你懂不懂?”

“说一句话,喘气三次?你家泼妇这么矫揉造作?”

“能不能硬气点?”

“信不信我抓个男演员过来,都比你演得好?”

刚露面,谭娇娇就给了周浩一个大“惊喜”。

气的周浩,口水噎在了嗓子眼儿,差点给自己憋死。

一顿责难过后,谭娇娇站在原地,脸色憋红,目中充血。

“导演,对不起......”

周浩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找几部泼妇的戏,你好好看一看,学人家是怎么出口成脏的!”

谭娇娇有些为难,“周导,我看过了,学不会......”

周浩急躁道:“那你学韩总行不行?”

谭娇娇捏着衣摆,就像个被老师罚站的小学生,“我试试。”

学别人的戏,谭娇娇学不会,可提到母暴龙韩薇,谭娇娇却能找一点感觉。

难道是因为母暴龙在公司的人设太稳,太深入人心了?

“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演不了,我就换人!”

周浩不打算跟她太客气,进入工作状态,谁也不能耽误剧组工作。

“我知道了。”

谭娇娇跑到一旁,开始对着空气喝骂。

前几句还有点不适应,半个小时后,骂的有模有样。

剧组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

胡戈感叹道:“周导,你可真懂泼妇!”

周浩翻白眼,你丫才懂泼妇,咱家那叫母暴龙,和泼妇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下一场!胡戈你快点,要是演不好,我也让你当一回泼妇!”

胡戈急忙摇头拒绝,“千万别,我还想继续当偶像。”

拍摄继续,练习了“半小时”,谭娇娇被重新叫回。

“有没有感觉?”

“有点......”

“对着我,试试?”

“不好...吧......”

“别废话,快点我赶时间!”

“......周浩,老娘掀了你的头盖骨!”

周浩捂着额头,突然觉着有点用力过猛了。

“你再去练一会儿,这句话别提了,照着台词练!”

谭娇娇抱着台本,掉头就跑,生怕被周浩追上,狠揍一顿。

旁边的工作人员,笑的东倒西歪。

周浩见状,直言道:“谁再笑,去陪她一起练!”

这下子,没人再敢吭气了,毕竟这种“社死”场面,他们并不想经历。

忙碌一天,回到宿舍,正准备好好休息。

“砰砰砰!”

周浩起身去开门,“大华,什么事?”

大华推开他,进屋子里转了一圈,发现没什么异常情况后,坐下跟周浩实话实说。

“韩总让我看住你,如果发现有狐狸精勾引你,她就掀开我的头盖骨。”

周浩懵了,“不是......她让你看住我,为什么?”

大华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浩哥,我太难了。你和韩总处对象,别难为我们这些打工人好不好?”

差点忘了,自己还是母暴龙的“名义”男友。

一年一百万,他确实得做到“守身如玉”。

周浩倍感无语,“放心吧,为了保护你的头盖骨,我不会乱来的。”

大华道:“我明晚还会再来的。”

周浩:......

你是有多不相信浩哥?

没过几天,剧组传出周导和助理大华的绯闻......

每到晚上,大华都会跑到周导房间私会......

得知此事,韩薇都傻了。

“老娘防住了女人,没防住男人?”

打电话,又把大华呵斥了一顿。

真男人大华,至此之后,再也不去周浩房间里乱转,每晚躲在外面,监视每一个经过周浩房间的人,不论男女。

这种受折磨的日子,周浩实在有点承受不了。

“薇姐,要不然一百万我不要了,咱俩名义分手吧?”

“不行!老娘加钱,两百万!”

“不是......”

“不能拒绝,不然老娘罚你回公司扫厕所!”

“薇姐......”

“阿浩~帮我~”

不等周浩再说什么,电话被挂断,韩薇红着脸躲在被子里。

她刚才好像又对着阿浩撒娇了,好丢人!

第二日,周浩打着哈欠洗床单,被罩又得换新的了。

昨晚梦里,母暴龙要跟他学习念经,周浩差点就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