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女主角迟到
  • 我没想过当导演
  • 客气的豆子
  • 3068字
  • 2021-10-23 22:54:03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周浩从怀抱五百万的美梦中苏醒,随便泡了一碗桶面,然后去卫生间洗漱。

吃过早饭后,来到剧组,面带笑意地跟每一位工作人员打招呼。

“茜姐,早啊!”

“刘哥,早!”

“赵哥,早!”

老张叼着烟,晃晃悠悠走进剧组。

“哟呵,爷们昨晚是跑到哪个女演员的房间里快活了?高兴成这个模样?”

周浩翻了个白眼,“叔,你老嘴下留德!”

老张轻哼一声,低声道:“你可别犯错误,不然咱该揍你的时候,绝对不会手软。”

周浩道:“您老放心,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老张打了个哆嗦,“以后离我远点!”

周浩哈哈大笑,老张也看出了他是在开玩笑,跟着笑骂了几句。

仿佛又回到几天前,周浩拉着老张,要跟他“同归于尽”时的样子。

老张看向周浩的眼中,带着欣赏和纠结。

这是个好孩子,胆量惊人,本事也不小;这也是个混蛋,根本懂得尊老爱幼,极度“心狠手辣”!

一想起“那天”的事情,老张就有些不寒而栗。

这小子命太硬,诅咒都拿他没办法。

偏偏他还喜欢拉着别人一起死,这玩意儿你说谁受得了?

刚成为导演,他就敢拿着烧鸡和黄纸,邀请全剧组的人跟他结拜。

这种死也要带几个垫背之人的不要脸精神,值得好好学习。

“等拍完了戏,回京都咱请你到家吃饭。”

周浩眼神一变,惊喜道:“四合院?”

老张鄙夷道:“瞧你那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给叔丢人。”

其余剧组人员纷纷大笑,能取笑周浩的机会不多,全剧组唯一一个能让周浩吃瘪的,也就只有老张了。

其他人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剧组演员一个个出现,一切准备工作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当中。

可关键的女主角,今天却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意外。

茜姐急匆匆地跑到周浩跟前,“周导,花思雨还没有联系上。”

周浩忍不住皱眉,问身旁其他人有没有花思雨经纪人的联系方式。

连着几个电话,杳无音信。

周浩只能安排先拍其他人的戏份,总不能因为一个女主角,拖累了整个剧组的进度。

日上三竿,失联了一上午的花思雨,终于出现在剧组中。

“周导,不好意思,我......”

周浩冷淡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话。

花思雨的经纪人想要上前解释,被茜姐拦下。

“拍完再说,别添乱。”

眼下剧组还在拍摄过程中,谁也不允许打乱拍摄的节奏。

今天几位演员的状态很好,说不定可以多拍几条。

至于花思雨的事情,周浩压根没放在心上,一个不成名的小演员,大不了就把她换了。

反正现在剧组由他说了算,顶多就是再开一个灵堂发布会,他相信那群可爱的记者朋友,一定不会乱写文章。

“卡!几位辛苦。”

第四条拍过,周浩带头感谢了一下在场的几位主演后,转头去找老张商量事情。

至于花思雨,暂时没空管她,先晾着再说,谁让她晾了自己一上午。

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看到周浩这种态度,对于花思雨也就没有了好脸色。

花思雨十分担心,紧紧拉着自己经纪人的手。

“姐,周导不会因为生气,撤掉我的女主角吧?”

花思雨经纪人安抚道:“不会的,思雨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给周导一个解释。”

老戏骨温颂和男主角霍玉龙对视了一眼,随后二人一同走了过来。

“颂哥,玉龙哥。”经纪人赶忙打招呼。

温颂并没有理会花思雨的经纪人,而是直接询问花思雨“小雨,今天出什么事情了?”

花思雨纠结的小脸就差哭出来了,“颂哥,对不起,我......”

扭捏的说不出话,憋红了脸,就好像是她受了什么委屈一样。

温颂忍不住叹了口气,扭头跟霍玉龙聊道:“玉龙,主角和配角有什么不同吗?”

霍玉龙笑道:“颂哥,主角看命,配角看戏。”

温颂晃了晃脑袋,“主角不好当啊,没有伯乐的扶持,配角一辈子也变成主角。如果再不好好珍惜,配角说不定还会变成群演。”

霍玉龙一脸赞同地附和了几句,见花思雨和她的经纪人脸色煞白,心知火候差不多了。

两个老狐狸转头离开,接下来的事情,只能靠花思雨自己。

如果她能得到周导的原谅还好,如果不能,她就只能自认倒霉。

耍大牌这个东西,不是谁耍都行,没名气的小演员,能进剧组都得烧香拜佛,如果不珍惜角色,有的是人接替他们。

迟到就算了,一上午杳无音信,剧组给她打了上百个电话沉入海底,要是不给她一点教训,周导的颜面何在?

当然,周浩本人是不知情的。

不然他一定会给霍玉龙和温颂两个人竖立大拇指,夸他们处理得当。

来到老张身边,周浩提出自己的想法。

“叔,我感觉光线感还是过亮了,我想要那种偏灰暗的视觉冲击感。通过视觉差,将男主角和其他角色分隔开,给观众最明显的观感,让他们一目了然可以分辨好人和坏人。”

不是周浩回心转意,打算好好拍剧。

实在是每天坐在监控器后面看着,太无聊了!

他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正好借这个机会来重新梳理一下他脑海中的导演知识。

老张听完后,忍不住质疑道:“这么做,会不会过于明显了些?”

周浩答道:“就是要明显,叔你不觉着,越是明显的划分,越方便观众代入角色。”

老张摸了摸下巴上的山羊胡,“咱先试试你说的,要是感觉不错,接下来就这么拍。”

“得嘞,叔您辛苦。”周浩立马奉上一句马屁。

老张撇了撇嘴,面带不屑,实际上心里无比受用。

这小子,也就用到人的时候嘴甜,其他时候心太黑。

等到周浩离开后,老张一个人琢磨了半天,越想越觉得周浩所言有理。

原定设计中,就是男主角一路走运,情场得意官场得意,人生得尽欢。

虽然剧本,男主角每次晋升,都会伴随着情绪十分明显的内心戏,方便观众探寻角色心理。

可只有看到大结局,所有观众才会发现,这部剧与华国之前的所有电视剧都不同。

好人终将得到好报的故事不复存在,这是一个恶人得到好报的故事。

这更是一个恶人笑到最后的故事。

只有把全部的剧情连接在一起,大家才会注意,这部剧原来是借着爽剧的外壳,讽刺剧中腐败的官僚体系、愚昧的大众思想、还有当权者的不辨忠奸。

如果一开始就有鲜明的角色区分,那么剧中的反讽效果就会加重不少。

提前建立主角的负面形象,可以帮助角色塑造更加立体化,增加人物记忆点。

“小赵,待会拍的时候......”

老张急忙嘱咐自己的团队,按照周浩的想法进行拍摄。

而周浩,在跟老张聊完后,选择回到现场,处理花思雨迟到的问题。

不知为何,当他看到花思雨时,对方已经哭得梨花带雨。

“怎么了这是?家里出事了?”

这么伤心,难不成是她家里出事了,难怪一上午都联系不到。

花思雨摇了摇脑袋,“周导对不起,我错了。”

经纪人一旁搭腔道:“周导对不起,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请您不要生思雨的气。”

周浩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不过看到花思雨和她经纪人的态度后,心中怨气消散了不少。

“给我一个理由,没有下一次机会。”

变相的放过了对方一马,虽然周浩原本就没打算对她们做什么。

经纪人替花思雨解释道:“周导,是公司给思雨安排了一个商演,就在恒店不远处。”

周浩这下子明白了,花思雨也是星恒传媒的,一个小艺人,哪里有什么自主权。

公司安排的工作,她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只能被动接受。

“行了,把眼泪擦干净,待会还要拍摄。”

熄灭了和花思雨交谈的心思,他得去打电话问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花思雨是本剧的女主角,如果每次拍摄都跑出去接商演,那他这部电视剧还要不要拍了?

嘱咐了其他工作人员几句,又安顿好接下来的拍摄计划,对于镜头方面完全交给老张来决断,只要老张觉着可以,那他就保留镜头。

没有副导演,还真是有一点不方便啊,不然自己把一切工作都丢给副导演,安安稳稳当个工具人多好?

离开现场,站在一处偏僻之地,周浩拨通了母暴龙的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韩薇不耐烦的声音,“周浩,你又有什么事?”

周浩道:“薇姐,剧组的女主演不演戏跑出去接商演,您能不能帮我查查,看我得罪了哪路神仙?”

韩薇没有立刻回复,而是让白瑶查了一下公司内部的艺人行程安排。

不多时,韩薇回话,“放心,剧组拍完戏之前,她不会再有任何商演了。”

周浩对此十分满意,“辛苦了,薇姐。”

电话挂断,韩薇在办公室内怒拍桌案,“好你个一线天,这么下作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