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演员初体验
  • 我没想过当导演
  • 客气的豆子
  • 2131字
  • 2021-11-19 12:21:13

这事是巧合吗?

应该是......巧合吧?

肯定是巧合!

周浩越想越害怕,总感觉有什么古怪地诅咒,伴随着自己。

“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

不对啊!

之前那件事都发生多久了,后来他当了导演以后,剧组再没有出现过任何意外。

怎么刚来到《悬崖》的剧组,就出事了呢?

会不会是张谋导演的问题?

万一,这事和他无关呢?

要不然......剧本的问题?

再或者......那两个倒霉演员,本身的问题?

反正不可能是他的问题!

以后离张谋远点,别让他克着自己。

“哈欠~”

一宿没睡,周浩打着哈欠走出房间,正巧碰上了同样起床的张谋。

“小周,早啊!”

“张导,早......”

周浩眼神有些闪躲,随便打了一声招呼后,头也不回的掉头就走。

张谋一愣,这小子怎么躲着自己?

周浩哪里敢直接告诉张谋实话,只能先躲着,等几天看看“诅咒”是真是假。

万一还有人倒霉,牵连到他怎么办?

这玩意,谁能说的清楚?

可偏偏周浩想躲,张谋不给他这个机会。

“小周,你今天怎么神经兮兮的,老躲着我?”

“没...没有啊,我就是随便转转。”

看周浩不愿意实话实说,张谋也不打算深究,反而对他道:“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化妆师,待会给你拍一下定妆照。”

周浩诧异道:“我不就是演个配角,还拍定妆照?”

张谋笑道:“我这不是打算给你多加几场戏,好让你一次演个过瘾吗?”

别,千万别!

原先只有四场戏,撑死了拍个六七天。

突然给他加戏,那得拍到什么时候去?

“张导,我觉着此事你应该慎重一点。谢子荣这个角色本身并不光彩,如果戏太多,反而会影响观众的观影体验。”

张谋若有所思的点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难为你......”

周浩松下一口气,正要离张谋远点,就听到了张某的下半句。

“要不然我给你换一个角色?演一下男二或者男三?”

周浩咧嘴,“张导,你不是都签了男二和男三的演员了吗?”

张谋拍了拍周浩的肩膀,“不碍事,下部剧我再和他们合作就好。”

为什么,感觉偶像在薅自己的羊毛,一点点的利用价值都要榨干?

“千万别!做人要讲信用,张导您可是国师,这事要是传出去,万一有小人破坏您的名声怎么办?依我看,咱们几位主要演员都别换!我就踏踏实实演个谢子荣就好,您说对吧?”

看周浩不断替自己考虑,张谋还真有点感动呢!

“那就听你的!”

躲在一旁,周浩偷偷擦了一把冷汗。

为什么总有一种偶像要害我的既视感?

张谋被周浩拒绝后,也就熄灭了让周浩多演几场戏的想法。

等到剧组正式开工,所有演员就位开始拍摄。

周浩没逃过化妆师的魔爪,硬生生被化妆成了一个中分头小圆眼睛的叛徒形象。

“还别说,你这形象有点意思!”

张谋看到后,忍不住先笑了出来。

最后在周浩幽怨的目光中,收起笑容。

谢子荣这个角色的剧本很少,加上台词也才一页纸。

从头数到尾,勉强一百个字。

周浩演起来并不算麻烦,就是拍摄取景地,有点......有点难受。

剧组的前期拍摄,要在一个零下四十度的冰天雪地里取景。

周浩被迫换上了一身厚重的棉大衣,躺在雪地里吹冷风。

第一组第一个镜头,是敌特在枪决抓来的某党成员。

一共有四人,其中三个已经被枪决,留下了周浩一人,面对死亡的威胁,瑟瑟发抖。

身后就是敌特冷冰冰的枪管,寒意森森,周浩紧咬着牙关,鼻涕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最后一个机会,你说还是不说?”

“说...我说......我都说......”

贪生怕死的样子,演出了九成。

监视器后面的张谋,见状忍不住叫好,“演的不错,保一条再拍一次!”

没想到小周第一次演戏,就能演的这么精彩,实在有点出乎他的预料。

殊不知,此刻周浩都快后悔死了。

拍什么戏?

当什么演员?

这冰天雪地,零下四十度,冻的他瑟瑟发抖,哪还记得接下来怎么演。

后面那个演员,站在他身后,挨着那么近跟他说话,冷空气嗖嗖的往脖子里灌。

给他冻得鼻涕都出来了。

而且还踹了他一脚?

一个没站稳,他脑袋就扎进了雪里。

过分了啊!

所谓的“鼻涕眼泪”,鼻涕是真,眼泪是假,怪就怪踢他的那个演员,就不能下脚轻一点?

沾了一脸雪,在脸上融化以后,还真像是哭出来一样。

冷不丁听到有人问话,说不说?

当然说!他演的不就是个叛徒吗?

你想问什么我都说,关键是你能不能让我找个暖和点的地方跟你说?

“周导,张导说再拍一条!”

现场指导晁望宇小跑上前,伏着身子跟周浩说道。

周浩冷的直打哆嗦,“拍,快点...拍!”

“第一组第一镜第二次,拍板!”

紧咬着牙关,周浩又遭了一遍罪,至于他要演什么,早就不记得了。

没想到弄巧成拙,演出来的效果,张谋还挺满意。

作为一名喜欢精益求精的导演,张谋喜欢每个镜头多拍几条,于是......

“周导,张导说保一条,再来一次。”

周浩:偶像,你做个人吧?

“第一组第一镜第三次,拍板!”

周浩:我不想演了!

“第一组第一镜第五次......”

周浩:有完没完?

“第一组第一镜第七次......”

周浩:救命啊......

“第一组第一镜第十次......”

周浩忍不住喊道:“等等!”

现场指导晁望宇问道:“周导,有什么问题吗?”

周浩示意身后的演员,先将自己扶起来,“冷,你让...让张导...快点拍!”

晁望宇道:“周导您放心,张导说这是最后一条!”

你确定“最后”一条?

这话怎么感觉跟上学时候,老师让读课文一样,“同学们,咱们再读最后一遍!”

然后一、二、三、四、五.......读到下课?

“第一组第一镜第十一次......周导,您先回去趴着......”

周浩:......

最后硬生生拍了十五条,才放过周浩。

被人搀回摄影棚内,周浩整个人都快冻傻了。

“小周,演的不错,非常好!”

张谋笑着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让人把电暖气抬近点,帮着周浩取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