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切就绪
  • 我没想过当导演
  • 客气的豆子
  • 2591字
  • 2021-10-23 09:54:44

“大奸似忠!这是最纯粹的西方黑色幽默表现手法!看似荒唐、病态,运用偏滑稽的表现手法,反讽剧中的一切,上至文武百官,下到走卒百姓,竟无一人能辨忠奸......”

越说越来劲,霍玉龙眼神中带着炽热的火苗,紧拉着周浩的手继续道:“导演,我一定会把角色演好,您就放心吧!”

周浩被说愣了,原来他的剧本暗含了黑色幽默?

正经的导演系毕业,他对于黑色幽默这四个字并不陌生,可他改剧本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这些啊,他明明只是打算随便拍一部电视剧,拿到五百万就好......

温颂被霍玉龙引动好奇心,耐着性子又把剧本重新翻看了一遍。

周浩有些担心,男主演病发了,温颂这个老戏骨男三号,不会也跟着发病吧?

不多时,温颂锁着眉头说道:“我刚才说错了,这个剧本确实很好!”

周浩心中警钟长鸣,坏了,诅咒更加严重了!竟然还有传染性!

见周浩没有出声解释,温颂苦笑道:“周导还真是深藏不漏,暗藏玄机。”

周浩傻了,难道新剧本真的有那么厉害?

温颂以为周浩在考量自己,便再次开口,“新剧本表面上是一个奸臣因为种种意外,被人误解成国朝第一忠臣。如果倒过来理解,把剧情从后往前推敲一遍,却变成了一名大忠臣被硬生生逼成了奸臣。这种题材很难过审,没想到周导另辟蹊径,选择暗喻的手法。”

真有这么好?

就连周浩都有点难以置信,以为新版剧本真的很好。

但很快他就摇头,把这种“有毒”思想排除在脑海之外,他保证自己绝对不是深藏不漏,他只是想轻轻松松拿到五百万而已。

周浩的摇头,被温颂误解,以为自己说的并不完全。

“周导,难道这里面还有第三层含义?”

周浩感觉脑袋有些发蒙,怎么又跑出来第三层含义了?你们不要过度解读好不好!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自我攻略”?

可这不应该发生在著名大导演身上吗?

他这么一个新入行,连导演助理都没干过几天的小白,难道还拥有“点化”演员的能力?

“我知道!”这时候,许久未曾开口的霍玉龙再次站了出来,“除了黑色幽默和隐藏的第二层故事内涵外,周导这部剧还有一个核心观点,那就是......”

“停!”

周浩听不下去了,他害怕自己也被对方给说服,万一真的相信了怎么办?

“你们先看着,我去一下卫生间。”

尿遁之术,如火纯情。

周浩走后,谭娇娇忍不住问霍玉龙和温颂,“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

霍玉龙哈哈大笑,“当然是真的!”

看了看剧本,又看了看霍玉龙,谭娇娇心中诧异,怪不得自己这么多年不温不火,光从挑选剧本的眼界来看,她还是差的太远了。

温颂拍了拍手,对其他人艺人道:“我们先练习台词吧。”

“好......”

演员们自我迪化,导致整个剧组都神经兮兮的。

新剧本的编剧们私下聚在一起,相互探讨,是否真存在三层含义?

就连总摄像老张,都忍不住跑到周浩面前,询问第三层含义是什么。

周浩默不作声,气的老张骂他白眼狼,白瞎了之前自己为他出谋划策。

周浩心里的苦,谁能懂?

他自己也想知道,这新版剧本到底好在哪里!那第三层含义又是什么鬼?

“爷们,咱们怎么拍?”

除了询问八卦,老张找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每位导演的拍摄风格都不同,总摄像需要跟导演的画面构图思维保持一致。

良好的沟通,可以确保摄像师拍摄出导演想要的画面感。

“叔,随你安排,我没啥要求。”

周浩没想过这方面,老张一问就让他僵住了,好在他虽然经验不足,却也懂得什么叫做老资历。

凭着老张这么多年的经验,想要拍好画面,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老张愿意来找他商量,那是给足了他面子。

“随我安排?我懂了,你小子是怕咱不拿出真本领是吧?”

周浩莫名苦笑,感觉自己又被人误会了。

老张气恼地摆摆手,“倒要叫你瞧瞧咱的本事!”

周浩想拦,却不知道如何解释才能让老张相信自己,他真的只是个小白导演,对于导演技能的掌控,只停留在书本上面。

算了,随便吧,大不了一起毁灭......

反正他只是为了五百万,具体拍成什么样,他还真不在乎。

老老实实当好工具人,电视剧拍完,五百万到账。

到时候回到公司,别说让他扫厕所,就是让他住在厕所都行。

至于为什么周浩一直想着那五百万?

难道他不该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点吗?

这和周浩的家庭背景有关,在他很小的时候,周父因为一场意外离世,只留下了周浩和怀孕七个月的周母。

大受打击的周母意外早产,周浩的亲弟弟周清出生,却带来了更大的意外。

先天心脏病,医生判断周清活不过十岁......

周母出院后,辞掉高薪工作,变卖家中多余的财产,凭一己之力建立了一所残障儿童收容院。

周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为周浩兄弟二人积累福报,消除灾业。

可惜,周清还是没有逃过十岁的魔咒,在九岁时离家人而去。

弟弟虽然没有了,可收容院还在,周母凭着自己多年积攒,一直支撑着收容院的稳定发展。

到目前为止,收容院共计收容了七十多名残障儿童,光每个月的花销,就需要好几万华夏币。

虽然也有社会人士资助,可那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收容院需要钱,周母更需要钱。

“五百万,必须拿到手!”

周浩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哪怕这部片子最后可能会是一部烂片,哪怕拍完后他会受到很多人的贬低。

他不在乎!

为了钱,他可以放下本就没什么用的自尊心。

毕竟他的导演梦实在太过遥远,凭他现在一个月三千的薪酬,至少需要一百三十八年又十个月的时间,才能积攒下五百万的巨款。

他等不起时间,更经不起诱惑。

所以他可以抛弃对于死亡的恐惧,顶替成为这个被“诅咒”剧组的新导演。

他是善人吗?

他不是!如果可以用一个陌生人的性命,来换回自己失去多年的弟弟。

他可以毫不犹豫做出选择,拿着刀冲向任何一个陌生人。

赚钱!赚更多的钱,这就是周浩对于未来的野望!

剧组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接下来即将重新开机。

第二天就开机拍摄,说来还是有些着急了。

坐在监视器前,周浩本打算随便拍一下,全部一条过!

可他没想到,第一天就有人给他出难题。

“导演,我申请重拍一条,刚才那条我没找到状态。”

男主角霍玉龙在第一场戏拍完后,直接跑到周浩面前,不给周浩拒绝的机会,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周浩很想拒绝,并且直接告诉他,拍成什么样都没问题。

可他不能,这事要是传出去,母暴龙非把他的皮扒了不可。

五百万不容有失,大不了多拍几条,省得外人说三道四。

真要是全部一条过,指不定剧组会传出什么消息,到时候母暴龙把他的钱给扣了怎么办?

“可以!”

“谢谢导演!”

霍玉龙的全力以赴认真相待,导致第一天拍摄进度缓慢。

其他几位演员也受到影响,因为对剧本的过度解读,促使他们一个个拼尽全力,势不辜负这么好的剧本,这么优秀的导演。

明明是比较轻松的电视剧,却硬生生演出了电影的戏感。

每一句台词精雕细琢,每一个动作演练千百遍,甚至连一个眼神,他们都要反复琢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