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剧组开工
  • 我没想过当导演
  • 客气的豆子
  • 2219字
  • 2021-11-11 21:34:20

老三的日记里有一句话,让周浩记忆犹新。

【那年,十里八乡,青壮年结伴参军入伍。手足亲朋共赴死,国难当头无匹夫。人人都是英雄,人人都在光荣。】(老三爷爷是参与过对外战争的志愿军老战士,对于光荣两个字比较看重。)

什么叫光荣?

荣耀!

可在那个年代,光荣的意思并不是单指一个人获得了荣誉那么简单。

牺牲,光荣!

中弹,光荣!

杀敌,光荣!

他代表着华国英烈英勇作战,无畏生死的无私精神,意味着每时每刻,都在被人体及。

建国后,对外战争爆发,光荣两个字更是成为主流。

抗M时期,华国军人的光荣榜(遗书),传遍千家万户!

有一首歌的歌词写得好,“感谢你给我的光荣,我要对你深深的鞠躬。”

英烈们,且看如今,山河永济,华夏长存。

前辈们,且听奏歌,红旗飘扬,八方共盟。

周浩忍着鼻酸,拨通韩薇的电话,“薇姐,我选定了,这部剧的名字叫《光荣》!”

这是老三爷爷留给后代的“光荣榜”,这是前一代的光荣。

这是四旅八团全体老兵的“光荣”;这是八年抗战无数英烈的“光荣”;这是周浩这些新一代华国人的“光荣”!

以光荣之名,奠历史之名,我们从未淡忘!

星恒传媒,面对全国媒体,发出声明:《光荣》发布会,明天召开!

年青一代的新兴导演周浩,继《我不是忠良》、《金钱游戏》两部口碑剧之后,再出力作《光荣》!

消息传出,联系参加发布会的媒体,超过两百家!

其中包括了,主流媒体、自媒体、各大视频网新闻媒体等多种媒体分类。

B站UP主小兔兔爱吃草,还获得了单独采访的机会。

这位《我不是忠良》的大功臣,星恒当然不会忘记,借此机会还给他一份人情。

发布会当天,说是人山人海也不为过。

之前被安排到部队操练的演员们全体回归,一个个穿上了八十年代的装束,出现在镜头前面。

“温颂!温颂!温颂!”

“邵冰!邵冰!”

人气颇高的温颂和邵冰,被媒体们用“长枪短炮”一顿招呼。

军政文工团的演员们,目光中带着艳羡之色。

作为分定,李幼龙坐在男一号的位置上,然后是男二邵冰,男三温颂......

周浩出场,场面瞬间沸腾。

所有人记者都在好奇,为什么周浩不拍《金钱游戏》续集,反而把目光放在了冷门的抗战剧上面。

周浩只回了一句,“为什么我不能拍抗战剧?”

这话怼的记者哑口无言,一时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怎么反驳?

总不能说,你就该拍续集吧?抗战剧什么的轮不到你拍?

这话说出去,指不定会引来什么样的麻烦。

面前这位导演可不是一般人,“灵堂发布会”的开创者,当初吓哭了好多位同行。

“周导,我们想知道,你拍这部剧的初衷是什么?”

周浩面色如常的开口道:“因为我想,所以我拍。”

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周导,是不是因为上面的任务?”

这帮家伙可真敢猜,上面的任务?

不过,周浩作为一名刚拍出《金钱游戏》的导演,确实有这个资格。

如果是文化部交代的任务,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

政治任务,这样也不怪他没办法拍续集。

然而,这一猜想,直接被周浩给否决了。

“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有的记者不死心,追问道:“周导,你就不怕抗战剧扑街吗?”

周浩笑问道:“扑街了又怎么样?”

韩薇和宗传奇都已经签好了合作协议,这部剧的损失两家平摊,周浩会担心没有人替他兜底?

开什么玩笑?

他就是冲着赔钱去的,他要拍的是历史,是回忆,是光荣!

哪怕成绩惨淡,他也要做到问心无愧,让四旅八团的历史永久流传。

大不了就是赔上一大笔钱,这部剧他不拿任何分成而已,让他愧对那个视自己如亲子的老三爷爷,愧对躺在床榻上日渐瘦弱的老首长,愧对那些战死沙场的老兵?

不好意思,他做不到!

接下来几个问题,平平淡淡。

发布会散场,周浩被请到一处单间内,接受单独采访。

杜毅龙今天十分的紧张,因为他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偶像。

入坑《我不是忠良》,到后来的《金钱游戏》,让他开始崇拜这个叫做“周浩”的导演。

期待他能拍出更多作品,帮助华国的影视剧行业更进一步。

这些年,M剧、M国大片,他早就看腻了。

可国产片,实在让人望而生畏,一年到头也就两三部精品。

再说影视剧方面,套路破旧、剧情老套,连M剧的三分之一都不如。

两眼之作,两三年才出一部。

周浩一年拍了两部,两部都让他十分惊喜。

他是华国人!

站在华国人的角度上,谁不能希望国产剧越来越好?

“周导你好,我是小兔兔爱吃草的UP主,杜毅龙。”

周浩跟对方握手,“我听过你,《我不是忠良》能有成绩,还多亏了你在B站的解说视频。”

有一说一,当时确实是因为杜毅龙,才会引发B站话题热议。

杜毅龙推辞道:“周导说笑了,就算没有我,《我不是忠良》也不会明珠蒙尘。”

周浩笑着摇头,并没有解释什么,二人落座。

杜毅龙出声询问:“周导,为什么您第三部剧选择了抗战剧?”

周浩并没有像在发布会上一样出声回怼,而是沉吟了几秒,耐心给杜毅龙作解释,“因为我的两位长辈,身份不方便透漏,只能说这部剧和他们有关。”

发布会上要这么说,只怕接下来会面对一大堆刨根问底的问题。

单独采访就不必担心这种情况,说了不方便透漏,对方自然不会再揪着不放。

杜毅龙确实在听到周浩有意隐瞒后,直接跳转到了第二个问题。

“周导,您打算什么时候推出《金钱游戏二》?”

周浩道:“暂时没有考虑。”

《金钱游戏》的版权并不在星恒传媒,而是交易到了狸猫视频手中。

这不是周浩说拍就能拍的,真要拍,也得是狸猫视频立项。

杜毅龙微微失望,不过很快就调整了状态,“周导,你......”

采访时间半个小时,采访结束后,周浩还跟杜毅龙一起吃了一顿饭。

“谢谢周导,等你新剧上线,我一定支持!”

“别客气,要是不介意的话,咱俩交给朋友,你叫我周浩就行。”

作为一名百万关注的自媒体工作者,周浩和他交好有益无害,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到他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