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最后一场戏
  • 我没想过当导演
  • 客气的豆子
  • 2048字
  • 2021-11-12 16:21:15

“周导,咱这算是最后一场了,晚上去哪吃?”

忙完开机准备,老张凑到周浩面前。

生日宴没蹭上,杀青宴总能好好吃一顿。

眼瞅着剧组只剩下了最后一场戏,只要拍完,全剧组杀青。

周浩神情激动,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之情,听到老张问话,拎着喇叭对全剧组成员喊道:“各位再加把劲,最后一场戏拍完,咱们已经在华容国际安排好了杀青宴,今晚不醉不归!”

“得嘞,爷们瞧好吧!”

有了答案,老张笑呵呵返回到工作岗位上。

其余剧组成员纷纷大笑,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一号机准备完毕!”

“二号机、三号机准备完毕!”

“四号、五号......”

周浩搬了把小凳子,坐在摄像机前,头顶遮阳帽,手拿剧本稿。

“第六百三十七场,第一次,拍板!”

随着剧组工作人员的一声叫喊,全剧组所有人息声凝神,全神贯注望着场中。

霍玉龙穿着一身红袍官衣出镜,大步流星行走在朝堂之中。

目如鹰视、额生菱角、身姿挺拔、足下生风,旁人看见必会赞叹良才美玉,颇具公瑾之风。

谁说奸臣就必须尖嘴猴腮,狼顾鹰像,一副奸恶嘴脸?

如霍玉龙这等长壮而有姿貌,气质正派看不出半点邪气的人,凭什么当不了奸臣?

两列朝官纷纷躬身,“魏尚书,安好!”

前二十三集剧情的铺垫下,主角魏忠良从状元郎,一步步站在了国朝权贵的顶端。

年不过三十,却已经是吏部尚书,文臣之首。

古有甘罗十二为相,魏忠良比之不差分毫。

“诸位大人,请了。”

魏忠良(霍玉龙)面色和善,笑着众朝臣打招呼,随后缓步站在文臣前列,仅次首辅之位。

因年龄所限,升无可升,实乃当朝第一宠臣。

紧跟着男二号周晓东出场,片中饰演文尧帝。

“圣人开朝,群臣见礼!”

“吾等拜见圣人!”

头戴冕冠十二旒、侧挂玉笄拴发髻,身着黑袍金边显九龙,肢爪齐全,但无鳞甲,绘行走状,似如九天凌空俯揽山河。

光是这一身帝皇的打扮,耗费剧组心血无数。

参考史书,借鉴前历,仿古照今,这才有了剧中圣人该有的威严庄重。

“诸位,免礼。”

朝堂觐见,百官进言,周晓东面色惨淡,如恶疾在身难医。

摆手示意身旁内侍宣旨,“圣人有旨,吏部尚书魏忠良,有出世之才,遂兼五绝。一曰忠谠,二曰友悌,三曰博文,四曰词藻,五曰书翰。忠良于朕,犹一体也。拾遗补阙,无日暂忘,实当代名臣,人伦准的。吾有小失,必犯颜而谏之。”

“然,朕重病无力回天,太子年幼难以理政,晋吏部尚书魏忠良为太子太傅、位同三司,领内阁首辅之责,赐一等晋国公......”

霍玉龙紧张又激动,面带悲色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在为自己受圣人看重而感动。

站在文臣之首,他甚至还有些泣泪。

“臣魏忠良,必为我大宁国的江山社稷,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周晓东坐在龙位上咳嗽不断,嘴角隐隐有血迹流落,望向魏忠良的目光中充满了信任。

“爱卿...咳咳...辛苦了。”

画面一转,霍玉龙走出朝堂,百官上前贺喜,见他面容平淡,不苟言笑,微红的眼圈似是还在为陛下重病而伤感,“如今陛下重病,忠良升官不过小事,烦请诸君以国事为重。”

引得无数朝臣赞叹,“忠良不愧是我朝栋梁,大宁国天骄!”

然而,坐上马车后,霍玉龙的情绪瞬间转变,其放纵之姿态,与朝堂中谦谦君子的模样判若两人。

“哈哈...哈哈哈......”

狂傲无比,肆意凌然,这才是他真正的本性。

一步登天,权势滔天,今日起,他便是当朝太子太傅,内阁首辅重臣,一等晋国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魏忠良!

画面由近拉远升高,一个京城的俯视角,在魏忠良的狂笑声中慢慢落幕。

戏终,霍玉龙跳下马车,揉了揉有些酸胀的脸庞,对周浩问道:“周导,怎么样?”

周浩笑道:“恭喜你,杀青了!”

全剧组瞬间人潮鼎沸,“哦,杀青咯!”

“杀青了~!”

叫喊声不断在剧组内响起,礼炮花伴随着香槟淋浴,好不热闹。

霍玉龙挤到周浩身边,眼含热泪,“周导,谢谢你的赏识。”

周浩刚想安抚对方,就见几个剧组年轻的演员朝他冲了过来。

“唉...你们干什么......”

“放我下来......”

“快把我放下来......”

“我的娘啊,我恐高!你们快把我放下来......”

老张用摄像机,记录下来了这一刻所有人脸上的笑容。

当晚杀青宴,把之前杀青的演员全部请了回来,定在华容国际大酒店,三百六十五名剧组员工同聚一堂。

周浩端着酒杯,对众人道:“吃好喝好,有缘再聚!”

剧组杀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至于分别的伤感之情,喝多了也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周导,我敬你一杯。”霍玉龙端着酒杯,坐在周浩身边。

周浩没办法拒绝,只能一口闷下,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而起,直到肺腑。

“周导,我也敬你。”

从京都专门赶回来参加杀青宴的温颂,老酒鬼了,直接拿碗给周浩灌酒。

“周导,还有我,我也敬您!”

一口饭菜没吃,周浩就被一群演员围着给喝高了,等到老张来找他喝酒的时候,他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老张轻哼了一声,“这点酒量,真够丢人的!”

随手把一瓶白酒开封,对着嘴灌进肚子里。

临了,还砸吧了一下嘴皮子,“这酒,够劲!”

周浩被几个工作人员送回到旅馆休息,其余人继续疯玩。

等他再次醒来,已是等二天。

醉酒后的头痛,让周浩苦不堪言。

晃晃悠悠拿起电话,拨给韩薇。

“薇姐,剧组杀青了,我明天就去公司报到......”

撤去剧组的各类布置,归置好所有的摄像机、收音设备、灯光设备等机密仪器,然后坐上返程车,《我不是忠良》的拍摄任务,圆满完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