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价格区位

陈念坐在原地等了一会,就只见刚才那个一路小跑的老大叔又跑了过来。

脸上溢露不出来的高兴。

“小兄弟,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老大叔上来就握住陈念的手臂,从之前的“小伙子”变成了现在的“小兄弟”。

“叔,咱不急,慢慢说。”

陈念反握住老大叔粗糙的手,看到如此,知道这趟没跑了。

指定成了!

“你刚才说的那个二十块钱三件的军训服,有多少俺们要多少,这次俺老张给你打包票,绝对没问题!”

刚才老大叔听到陈念的话,立马跑去工友那里,和他们一说,全都是一口敲定,然后他们又给其他工队的人打了个电话。

其他工队的人一听二十块钱三件和之前老大叔一样,先是震惊,不可思议,然后老大叔又和他们一通解释,不用说,又是一口敲定!

这还用思考嘛,平常两件短袖加一件裤子,最次的也要四五十块钱,这一下直接折了一半。

这……完全就是来送福利的啊!

就算陈念不和他们通知,来这摆个摊也是被疯抢!

“那咱就说定了,等我们军训完就给您送过来,大概半个月吧。”

陈念算了一下时间,大学军训都比较久,有的一个月,有的半个月。

而陈念他们学校比较短,只军训十天,这算是各大高校里面时间最短的了。

收上来加送过来,半个月差不多。

“好好好,没问题。”

老大叔欣然接受,再过半个月正是最热的时候,再往后这天还能热两个多月,正好是穿短袖的时候。

“行,那叔咱就说定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随时联系,那您就先忙吧,我就先回去了。”

陈念从兜里掏出一张小纸条,上面是他提前写好的手机号码。

“好嘞好嘞,小兄弟慢走。”

老大叔接过纸条看了一眼就连忙踹进兜里,虽没多说什么,但临走时非要塞给陈念一盒烟,不过陈念没收。

毕竟,他不抽烟。

离开工地后,陈念又跑了几个超市,买了一个不锈钢大桶,就是食堂那种免费盛汤的不锈钢大桶,五十升的,花了他五十大洋。

然后又买了三十包酸梅粉,花了二百块钱,心痛的要死,不过老板娘见陈念买的多,送了他两包一次性杯子。

烟钱加桶钱再加上酸梅粉的钱,还有吃饭钱,陈念这一天总共花了三百块钱。

陈念现在手里总共就五百多块钱,花完之后就剩两百块钱了,这让他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票子钓不到妹子嘛,都是为了赚钱!

回到宿舍才刚九点,刘然张浩他们两个还在睡,至于周乾不知道跑哪去了。

陈念把桶放在了自己柜子旁边,把酸梅粉放到了自己橱子里,然后就回到了床上,苦思冥想。

工地那边的事谈妥了,接下来就是军训服的事了。

陈念所在的阳城师范大学虽然在小县城里面,但学校内招收的学生还是很多的。

整个学校大概三万多人吧,他们这届大一起码七八千人。

一般稍微大点的学校都是这个规模。

七八千人,也就相当于七八千件军训服。

而抛去女生的那一半,就是三四千件。

一是女生那边不好收,总不能待在人家宿舍楼下吆喝吧。

二是女生的军训服相对小一点,不知道工地那边要不要。

这三四千件军训服陈念肯定收不完,但陈念预计能收两千多件,当然了,多了更好。

至于怎么收,陈念早就在心里盘算好了。

现在最关键的是,收上来的价格区位要定在多少,还有就是本金从哪里搞。

卖给工地是二十,从学生手里收十五?

不行,这样利润太少了。

收十块?

赚一半的差价,这个貌似也还行,能捞到一笔钱。

如果收五块钱的话……

会不会太少了点?

这个还得好好琢磨琢磨。

而最令陈念头疼也是最关键的是本金,收军训服的时候总不能给那些学生打欠条吧,肯定给现金啊。

可陈念现在手里就两百块钱了,这点钱恐怕连吃饭都不够了。

必须从哪先搞个几千块钱。

银行贷款?

自己身无分文,还是个学生,人家能贷给你才怪呢。

借高利贷?

也不行,这年头高利贷风险太大。

找别人借?

自己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的,而且学校内大多都是穷学生,从哪借那么多钱。

要不然找导员借?

可昨天晚上……

再说了,刚开学就借钱,能借给你才怪呢。

难呢,难呢。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陈念坐在床上苦思冥想,一脸的愁态。

“啊~他奶奶的,这床睡得老子腰疼。”

这时,一号床的刘然终于睡醒了,刚起来就开始骂娘。

“哎?周乾那么早就出去了?陈念这小子也醒了。”

刘然四处望了望,发现周乾床上空无一人,陈念坐在床上发呆。

“陈念,干嘛呢?那么早就起来了?”

刘然给陈念打了个招呼,而陈念也从发呆中回过神来。

“哦哦,没事。”

陈念见刘然醒了,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开口问他:“咱们明天开始军训是吧?”

“对啊,怎么了?”刘然疑惑。

“那你军训完的军训服咋办?”

“扔了啊,还能咋办?难不成上香供着?”

刘然摊摊手。

“那如果有人买你的军训服,给你五块钱你卖不卖?”

陈念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他要看看刘然心里的价格区位。

“害,别说五块了,给我一瓶可乐我也卖啊,反正扔了也是扔了,换瓶可乐他不香嘛?”

刘然双手抱头葛优躺,心想陈念这小子抽什么风,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难道他想买我的军训服穿?

难道是他家庭太过贫困,为了省衣服,然后买人家不要的军训服?

有可能!

刘然联想到陈念昨天晚上的按键手机,还以为陈念太过贫困要买他们的军训服穿呢。

“哦哦,知道了。”

陈念点点头,原来他们的心理区价那么低啊。

也难怪,一般军训完,这些军训服都没啥用了,总不能洗洗再穿吧,所以大部分人都是选择扔了它。

而用一件废弃的衣服换一瓶可乐大部分还是挺乐意的。

想到这,陈念准备把收购价格定在五块钱。

这样利润又大,而且,相信这个价格,肯定有很多学生愿意兑换的。

如果有人懒得来兑换这五块钱,那自己就去上门收购。

这样一来……

别说收购两千件了,陈念有把握收购全部男生的军训服!

“你们两个说啥呢?”

这时,二号床的张浩也醒了,看到陈念刘然两个人在谈什么,揉揉眼准备插入话题。

而陈念见张浩也醒了,顺便也问问他的心理区价。

“我们在谈军训的事,对了张浩,军训完后,你的军训服要扔掉嘛?”

“扔了啊,难不成放橱子里发霉不成。”

“那如果有人花五块钱买你的军训服,你卖不卖?”

听到陈念这样问,张浩用异样的眼光看了陈念一眼。

而他现在的内心想法,和刚才刘然的一模一样。

以为陈念太过贫困,然后买他们的军训服穿。

想到这,张浩直接说道:“哎呀,咱都是兄弟,你要哥几个还能收你钱不成。”

“不是,我是说假设有人来买,给五块钱你卖不卖?”

陈念知道他们两个咋想的,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卖啊,加一块钱就能买两瓶可乐,这种好事怎么能不卖呢。”

张浩不假思索,反正扔了也是扔了,能换五块钱,何乐而不为呢?

“嗯嗯,我知道了。”

听到张浩的话,陈念内心直接敲定,收购军训服的价格就定在五块钱!

而张浩刘然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没有言语。

至于他们心里再想什么,恐怕也没人知道。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