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商机

陈念拿着两个烧饼边走边吃,出了这条街,穿过一个马路,来到街边工地。

工地周围有隔离网,陈念找个缺口钻了进去。

远处已经拔地而起的高楼一座座的耸立着,虽说没有现代的繁华,但在这座小县城中却如同废旧都市里的霓虹灯。

楼层很高,房型从远处看也不错,主要是位置很好,不远处是大学,那边更有一所中学。

名副其实的学区房呀。

这要是建成了,房价应该不低。

工地里面还是很吵的,各个地方都在施工,搅拌机在工作,工人踩着架子也在工作,人群来来往往。

“人还是挺多的嘛。”

陈念嘀咕了一声,看到远处有个老大叔蹲在地上抽烟,绕开一片泥地朝他走过去。

“叔,歇息呢?”

陈念走上前从兜里掏出一盒烟递给面前大叔一根。

这是他出校门口时特意从旁边超市里买的。

一包小苏,二十。

“哎哎,干累了歇一会。”

见陈念给自己递烟,这老大叔连忙掐灭烟起身,还以为是什么安全员来检查了呢。

“哎哎哎,不用不用,叔你快坐。”

陈念连忙摆手,这大叔见陈念也没有带什么白头盔,模样又那么年轻这才松了一口气。

“叔,咱忙不忙,唠会嗑呗。”

陈念又把烟递过去,这老大叔也顺势接过去夹在了耳朵上。

“行行行,小伙子哪个工队的呀?”

“我不是咱工地的,我是隔壁师范大学的学生。”

陈念从地上拿起两块短木方,放地上一块,递给对面老大叔一块。

二人顺势坐下。

“学生?你一个学生不好好待在学校,来我们工地干嘛?”

老大叔坐下之后又习惯性的拿起夹在耳朵上的香烟,掏出火机点燃。

“没啥,就随便看看。”

“工地有啥好看的。”

“陪您唠唠嗑嘛。”陈念套了个近乎,接着又问:“咱这个工地上有多少人呀?”

“有多少人?”老大叔啧吧了一下嘴,烟雾缭绕。

“光俺们工队就七八十个人,其他工队的话也不少,俺们主要负责这两栋楼,那边还有十几栋呢,听说还要建什么水池啥的,少说得有五六百吧。”

大叔粗略的算了一下,光木工,架子工,钢筋工这些都好多,再加上什么抹灰的,喷箱的,少说得有五六百。

主要是这个工地也够大,要是换那些小工地,几十个人顶天了。

“五六百?!那是挺多的。”陈念也是略微惊讶了一下,随后又看着老大叔的衣服开口。

“叔,我看你穿的衣服都破了,咋不换一件呀?”

只见,老大叔上身仅穿了一件很老款的灰色T恤,上面全是一些洗不干净的颜料混凝土,胸口小腹位置都破了好几个洞。

可以说从垃圾桶里随便捡一件旧衣服都比这件好。

“害,干活穿的嘛,不用太干净,它破就破了,也舍不得扔,要是破一点就扔了,那得多少啊。”

“哦哦,那叔你这衣服买的时候多少钱啊?”

“多少钱?”大老叔思索了一下。

“上个月买的,当时我和老刘他们逛了好几家衣服店,嫌贵,没买,这件衣服还是在地摊买的,十五块钱一件,我们一人买了两件。”

老大叔是扎钢筋的,偶尔帮帮忙给别人抹抹灰。

特别废衣服,夏天衣服还好,便宜,但不耐穿,没几天就破了,丢了又舍不得。

一零年虽然物价不贵,但也不便宜,正规服装店一件短袖起码二三十。

当时还没拼夕夕,什么九块九包邮,十块钱两件,这种衣服根本没有。

十五块钱算最便宜的了。

这老大叔也舍不得,还是跑很远去地摊上买了两件,不过价钱在那呢,质量肯定好不到哪去,没穿几天就坏了。

不过都是干活时穿的,破几个洞也不太在意。

“十五块钱一件,穿了一个月就这样了,那还真挺费衣服的。”

陈念也符合着点点头。

“可不是咋滴,反正都是干活穿,脏了就脏了,破了就破了,回来扔了也不可惜,又不贵。”

老大叔抠了抠衣服上的窟窿,这都是扎钢筋时不小心被勾出来的。

“那叔,我这有一批衣服,质量不错而且价格特别便宜,二十块钱整整一身,两件短袖,一件裤子。”

客套了那么多,陈念终于开始谈拢起正事。

“啥?!二十块钱?还三件?小伙子你开玩笑呢吧。”

陈念此话一出,老大叔手里的烟屁股差点烫着嘴。

“没开玩笑,说真的呢,就是二十块钱三件,是我们军训服,总共两件短袖,一条裤子,卖您二十。”

陈念说出了诚意。

“你们不是刚开学吗?哪来的军训服?”

老大叔踩灭了抽的只剩把的烟屁股,疑惑的问了一句。

“这您就别管了,我能弄来,而且也能以这个价格给您,就是不清楚你们的需求量大不大,如果量太小的话,仅百十来件我就不跑了。”

这个不跑自然是指不跑这趟生意了。

陈念自从开学时看到这座工地后就开始盘算,打算等军训完把新生的校服收过来,然后买到工地内,赚个差价。

所以就特意跑来工地问一问。

一是看了看工地上的人多不多,这个还是出乎他预料的,没想到这座工地那么大,足足五六百人。

第二是看需求量大不大,要是没人要,或者人太少,这趟生意跑下来也赚不到多少钱,陈念肯定也不想费这个劲。

至于怎么把军训服收过来……

“大!大!肯定大!小伙子你要真能拿过来卖,我先买十套,我们工队七八十人都买。”

老大叔激动的站起身,如果真如陈念所说,真能把那什么军训服弄过来,真能卖那么便宜,他们肯定买!

二十块钱三件,这是什么概念?

寻常的裤子,即便在地摊上买再怎么着也得二三十吧,加上两件短袖三十块钱,最便宜也得五十。

这小伙子竟然卖二十,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便宜了。

还有就是,一般的军训服质量都不错,穿几个月完全没问题。

真的是划算的不能划算了!

“那叔,咱能不能去其他工队宣传宣传,量太小的话我就不来这跑了,可能就去其他工地了。”

“别别别,小伙子别着急。”老大叔一听陈念这话立马就着急了。

“你说的这个量我们绝对可以给你保证,我现在就去其他工队跟他们说说,只有是你说的这个价钱,绝对没问题的。”

老大叔激动的抓住陈念的胳膊,生怕他跑了似的。

“行,那叔你去问一下吧,我在这等着。”

陈念嘴角含笑,忍不住微微上扬。

“好嘞好嘞,别走哈小伙子,我马上就回来了。”

说完,老大叔直接一路小跑朝其他工友跑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