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分红

试问尤小竹聪不聪明?那肯定是聪明啊!

虽然尤小竹这个小丫头是个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的小吃货,但十分的古灵精怪,看到这个竹筒杯子的一瞬间就联想到了那日和陈念相遇的场景,难不成这个创意设计就是那人根据那天的突发奇想?

想到这,尤小竹才好奇的询问起张秀英。

“张阿姨,这个竹筒杯子的创意是谁想出来的?”

听到尤小竹问起这个,张秀英和张桂林对视一眼,之前陈念对她们嘱咐过,不要跟其他人说这个店是他开的,也不要说这个店内装修设计及竹筒设计是他策划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张秀英和张桂林两个人已经点头答应了,自然不能告诉尤小竹,所以,张秀英有些为难的说道:“小竹,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张阿姨,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拉着一个人去你家店里买了一个冰淇淋,那个人你还记得吗?这个创意是不是他想出来的?是不是他告诉你们的?”

尤小竹来个问题三连,说起那日与陈念相遇的场景,尤小竹还记得陈念给她买完冰淇淋后,又拉着她去了一家文具店,然后那个家伙还询问起了笔筒的货源,而那个笔筒和这个竹筒杯子简直一模一样,无非就刻了一个图案加了一个盖子。

还有,“竹艺”,“竹艺”,这家奶茶店的名字竟然叫做“竹艺”,我名字里面的“竹”!

难道......

而张秀英听到尤小竹的问题三连,心里顿时一惊,心想这个丫头好聪明,那日张秀英自然记得陈念,自然也知道尤小竹口中的那个人就是陈念,但这个竹筒设计包括奶茶店铺都是陈念想出来的,这些和小竹有什么关系?

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记得他,那个小男生不是还掐你脖子了嘛,不过这个竹筒不是他弄的,我也不认识他。”

张秀英虽然不知道尤小竹问这个干什么,也不知道她和陈念什么关系,但既然答应了陈念不告诉别人,所以就只能先骗骗尤小竹了。

“哦,这样啊,那没事了。”听到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尤小竹有些失望的撇撇嘴,可能真是自己想多了,这个竹筒杯子也不过是个巧合而已。

也是,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怎么可能设计出这么漂亮的图案。

尤小竹看着竹筒上那漂亮的小熊猫图案,把刚才的猜想否认掉。

“那好吧,那我就先回学校了,张阿姨再见,桂兰阿姨再见。”

告别张秀英和张桂兰后,尤小竹便拿着双皮奶和冰淇淋满怀开心一蹦一跳的回学校去了。

......

下午,陈念给工商局提交上办理营业执照所需的材料后就回来了,个体户办理营业执照还是很简单的,工商局那边给陈念说两三天就可以办理成功,到时候打电话让他过来领取。

而陈念回来之后就去了奶茶店,今天一天张秀英和张桂兰两个人依旧忙的不可开交,排队来买奶茶的人依旧络绎不绝,不过今天原材料准备的充足,倒也不害怕卖断货。

到了七点半,因为张秀英张桂兰两个人实在太累了所以就提前关门歇业了,而歇业后,陈念帮店内收拾了一下卫生,他能帮上忙的就只有那么多了。

“陈念啊,你和小竹是什么关系啊?”清算完营业额后,张秀英实在忍不住好奇,过来询问了陈念一句。

“您说的是那个我们校长的小闺女?不怎么熟,见过几次面而已。”想起尤小竹,陈念摇了摇头,自己跟她的确不是很熟。

不过却托了她的福,让自己想到了这么好的创意。

“哦,这样啊......”张秀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怎么了秀英姐?您不是认识那丫头嘛,干嘛还问我啊?”陈念产生了一丝好奇。

“哦,没事,我就问问你们两个是不是同学。”张秀英随口糊弄了一句,并没有把今天尤小竹来店里的事告示陈念。

这时,一旁的张桂兰又问道:“对了陈念,你不是说要给我们找一个帮手嘛,她什么时候过来啊?”

“哦哦,她是我同学,明天就喊她过来。”陈念随口答了一句,接着又问:“对了桂兰姐,咱今天的营业额是多少呢?”

“五千八百多。”张桂兰欣喜的笑了笑,虽然今天忙的焦头烂额,但看到这个营业额还是打心里开心的。

抛去原材料的一千多块钱,今天净赚四千块钱左右,不出一个星期就能把店铺装修的本钱挣过来。

此时的张秀英张桂兰两个人真是佩服陈念的经商头脑,越看陈念越喜欢。

张秀英家里也有个儿子,跟陈念应该差不多大,今年也是刚上大一,虽然也考上了一个不错的二本,但动不动就向家里要钱,再看看陈念,张秀英真是喜欢的不得了。

而张桂兰虽然家里没有男孩,但是家里有个闺女在上高中,也是三天两头向家里要钱,不过纪艺那个丫头就让人省心多了,可那丫头......

“还行,和昨天差不多,再突破突破也就那样,对了桂兰姐,回来你让红军哥给店里装个摄像头,再买一个台式空调,钱的话就在营业额里面扣。”之前陈念就想在店里整一个台式空调,但考虑到预算的问题就暂时耽搁了,不过开业后营业额突飞猛涨,该完善完善设备了。

“行,过两天就让他托人买一个。”张桂兰点点头。

“对了姐,咱们再谈一下工资的事情吧,秀英姐,目前您的工资底薪是四千,桂兰姐的工资是三千,现在我准备调平,给桂兰姐也涨一千。”原本陈念觉得张秀英是做奶茶的,应该更辛苦一点,所以才多给她一千工资,但目前看来,她们两个都很辛苦,工资持平是必然的。

“不用不用,不用再给我涨工资了。”张桂兰连忙拒绝。

“不用说了姐,我已经决定了。”陈念摆摆手,颇有一份领导人的风范,接着又说道:“目前咱店里赚的钱我不插手,先由秀英姐桂兰姐你们替我保管着,平时进原材料的开销或者其他日常开销就从里面抽取,到月末的时候剩下的钱就是纯利润,到时候这个利润我们一个月盘算一次,我给你们分红,也算是涨工资了。”

工资分红制在一些大公司很常见,这样做可以提高员工的积极性,把公司当作自己开的一样,公司赚钱你就赚钱。

陈念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张秀英张桂兰的积极性和责任心,如果一个月只给她们几千块钱的死工资,却每天赚着巨大的利润,两个数字一对比,是个人难免心里都不平衡,而且陈念只给她们这一家店的分红,小钱而已。

“分红?什么意思?”听到这个词,张桂兰和张秀英两个人一脸问号。

“就是合伙做生意,我给你们纯利润百分之五的分红,打个比方,如果咱这个店一个月净赚十万块钱,我就一人分给你们百分之五,就是五千,不算基本工资,如果加上基本工资的话一个人一个月就是给你们九千块钱。”陈念给张桂兰和张秀英两个人细细解释道。

“什么?!”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