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人情世故也是

宿舍。

“你小子牛掰呀,连咱导员都敢顶撞。”

陈念一进宿舍,张浩就满脸“你是大哥”的表情,对陈念竖起了大拇指。

刚才在教室的那一幕他们自然听到了,也看到了。

三人刚准备看看是哪个小子不要命敢顶撞导员,一回头就看到了陈念一副老总气派翘个二郎腿坐在那。

直勾勾的和导员对视,那一刻真是对陈念佩服的五体投地。

“对了,开会坐你旁边的那个妹子是谁?该不会真是你女朋友吧?”

刘然也是一脸好奇的来凑热闹。

刚来半天,被窝还没暖热乎呢,这小子难不成就找了个对象?

“不是,咱班同学,闲聊两句。”

陈念摆摆手,准备洗漱洗漱上床睡觉。

“厉害,刚来第一天就聊上了咱班同学,我现在除了咱哥几个,谁都不认识呢。”

刘然赞许的看了陈念一眼,不过他在QQ上也聊了一个妹子,不是同班的,好像是学土建的,大二的学姐。

照片看着挺好看的,说是要等他们军训完再见面,也不知道本人长得怎么样。

但照片看着还行的话,本人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当然了,这是刘然的想法。

“随便聊聊,咱班女生长得应该都挺漂亮。”

陈念随口答了一句,学旅游管理的妹子一般长得都不差。

张浩刘然见陈念急急忙忙的上床睡觉,便拿起了网吧开黑那气势。

“才几点呀,要不打两把游戏?”

“是呀,明天刚好有时间,咱去网吧打两把CF怎么样?”

一零年,手游并不是很火,在手机上也只能玩一些单机小游戏,比如神庙逃亡,愤怒的小鸟之类的。

但那个年代,穿越火线,也就是CF,可是火的一塌糊涂。

什么DNF,QQ飞车,梦幻西游,魔兽世界在当时都非常的火。

然后英雄联盟到后两年才开始大火,一零年的时候好像刚出来。

那时候可是网游的天下,如果陈念资金足够的话开个网吧也挺赚钱的。

但网吧这东西对现在的陈念来说就是投资大,收益慢,暂时不考虑。

“我这手机玩不了游戏。”

陈念拿起自己的滑盖手机自嘲了一下,然后又十分抱歉的开口:“网吧你们先去吧,有时间再一起。”

看到陈念的手机二人也不在强求,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就和周乾聊天去了。

这年头,虽说智能手机有点小贵,但都上大学了,哪里还用滑盖的按键手机呀。

如果有,那应该就是家庭条件不太好。

显然,刘然张浩两个人把陈念当成了贫困家庭的孩子,没钱买手机,没钱上网吧,所以两个人也不好说什么,怕打击到陈念的自尊心。

当然了,现在的陈念本来就没钱。

很快,夜色慢慢的深了,陈念躺在床上已经睡去,其他三人也默默的玩着手机。

一夜无话。

……

红锻出海,鸡鸣东升。

陈念有早睡早起的习惯,起床洗漱完的时候三人还在睡觉,便悄悄的出了门。

明天就开始正式军训了,今天好像也是报道的时间,但都是一些晚来的同学,并没有多少人。

陈念出了校门便往东拐,因为他昨天来的时候,发现那条街对面有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便想到那里瞅瞅。

路过昨天的拉面馆,陈念本想吃碗拉面,但寻思吃个早餐就要花七块钱顿时感觉有点小贵,便只好作罢。

出了这条街发现有个打烧饼的,正好买俩烧饼垫垫。

“姐,拿俩烧饼。”

打烧饼的是个四十左右的大姐,虽说比陈念大了不少,但喊姨陈念总感觉太别扭,只好喊姐了。

“好嘞,马上就好了。”

张桂芝系了个围裙,面部略显憔悴,但看到陈念之后依旧同往常一样乐呵呵的。

因为刚出摊,第一炉烧饼还没有打好,陈念也只好在原地等一小会。

“对了姐,街边那个工地是建什么的呀?”

陈念随口问道,顺便打探一下情况。

“好像是建的小区,都快半年了,每天‘叮叮当当’的,之前天天都干到晚上十多点。”

张桂兰回了一句,工地隔音不好,施工的声音在这都能听见,噪音太大。

之前因为这事周围的街坊邻居还去工地闹过,最后工地答应中午和晚上休息时间不干,这才作罢。

“哦哦,里面的工人多么?”

“多吧,工地里挺多人来买我的烧饼,具体多少咱也不知道。”

“哦哦,这样呀,那姐咱家打烧饼挣钱吗?”

“挣啥钱呀,都是辛苦钱,得亏离学校不远,学生也爱吃,开学的这几个月每天也能挣点,这不,你们刚开学我就早早来摆摊了。”

张桂兰见陈念爱说,长得又秀气,一时也打开了话匣子。

平时也有许多学生来她这买烧饼,但基本上没有像陈念那么早的,大多都是中午或者下午来。

毕竟都是大学生嘛,没课的时候都是一觉睡到中午。

“那大哥呢?他是干啥的呀?”

陈念口中问的大哥自然是指张桂兰的老公。

“我家那口子呀给人家送货,也挣不了几个钱,平时一有空就拿个破杆子去钓鱼,你看,今天没活,天还没亮呢就拿个破杆子出去了。”

说到最后张桂兰叹了一口气。

在她看来,钓鱼就是不务正业,但自家男人就这么点爱好,她也不好说什么。

总比赌博打牌强。

“钓鱼?在哪钓呀,人多吗?”

陈念来了兴趣。

“之前工地往南头那边有个鱼塘,我家那口子就跟着隔壁街的那几个人偷摸去那钓鱼,到最后去的人越来越多,人家鱼塘都快被钓黄了。”

“最后人家不得已贴个告示,还在那转悠了几天,我家那口子也觉得对不住人家,从此便不在去了。”

“最后每一次想钓鱼就得骑个电动车跑去县东边大河那,不过跑的太远,去的次数也少了,今天难得休息一天,又跑过去了。”

张桂兰仿佛倒豆子似的,边翻着烧饼边和陈念叙述。

“行了小伙子,给你拿俩烤的最焦的。”

张桂兰用塑料袋给陈念包了两个芝麻最多,烤的最焦的烧饼。

“谢谢姐,那你先忙吧,我去溜达溜达。”

陈念接过两个烧饼,递上两块钱,道了一声谢。

看着手里的烧饼陈念感慨万千,之前的烧饼又酥又脆,芝麻又多,还卖一块钱。

现在呀,什么的东西都涨价了。

人情世故也是。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