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租店铺

“咣当!”杂乱的桌子上,昨晚喝光的剑南春酒瓶掉落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除陈念外宿舍内的其余三人依旧鼾声如雷。

昨晚,是陈念这些天以来第一次晚睡,昨天男生部查完寝,宿舍熄灯后,陈念他们四个便开始打着手机灯光喝酒撸串。

一瓶剑南春,刘然这小子干了一大半,喝到最后竟然还趴在桌子上哭,一直喊着那个莲莲。

张浩周乾也喝了很多啤酒,周乾这小子啤酒海量,喝到最后一点事没有,而张浩就不行了,喝完倒头就睡。

最后还是陈念和周乾两个人费了很大劲才把刘然弄到床上,要不然晚上趴在桌子上睡容易感冒。

而陈念却没喝多少酒,就抿了一口白的,喝了两瓶啤的,不是因为他酒量不行,而是因为明天陈念还有很多事要做。

所以陈念一大早就起来了,先是打扫打扫卫生,不过不小心把桌子上的酒瓶弄掉了,但好在没吵醒其他人。

今天星期三,只有下午有两节课,所以陈念有一上午的时间去忙别的事情。

陈念所选的旅游管理专业课程很少,别人大一都是动不动满课,陈念他们很少有满课,除了星期一有三节课,其它要么只有一节,要么只有两节,到了大二以后会更轻松,一个星期恐怕就只有三四节课。

所以,陈念打扫好卫生,简单洗漱一下就出了校门。

而陈念出校门后第一件事都是跑去鱼塘看看。

现在是早上八点半,不用想不用猜,就知道杨红军在鱼塘那边。

果不奇然,来到鱼塘这后,陈念就看到杨红军带领着几个人正在鱼塘那干活呢。

鱼塘四周的芦苇杂草已经被清理一半了,清理完的地方裸露着泥土,干干净净。

“欸,老弟,你来了。”杨红军看到陈念来了便急忙迎了过来,其他干着活的几人也放下铁锹离得远远的打量着陈念。

“老哥早啊,进展的怎么样?”陈念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进展的很顺利,我昨天晚上请了几个人帮忙,差不多今天就能弄好。”杨红军指了指远处的四个人。

这四个人看起来跟杨红军的年龄相仿,都是杨红军周围的邻居,昨晚连夜去他们家请来的,一天给一百的工钱。

昨天,杨红军本想告诉张桂兰鱼塘的事,但恰巧纪艺来了,所以杨红军便等纪艺走后才把这件事情告诉张桂兰。

把陈念拉他入伙,还有陈念开展垂钓场的计划都告诉了张桂兰。

原以为张桂兰会生气他擅自做决定,但没想到张桂兰不但不怪他,还特别支持他。

也是,本来张桂兰对陈念的印象就好,看到这个小伙子那么有想法,让杨红军试试这个垂钓场也行,毕竟他们又不掏本金。

“对了老弟,还有你要得凉棚椅子,我已经托人给弄好了,我一个老朋友原本是开家具场的,不过最近不干了,正好剩了一些凉棚椅子,价格很低,明天我开车去拉。”杨红军又补偿道。

“好,那就麻烦老哥了,等垂钓场这边的事忙完后咱们再去一趟小成县。”看到杨红军把垂钓场打理的那么完美,陈念也是很欣慰,找到杨红军这个帮手后,自己可是省了不少事。

“还有老哥,这一千块钱您先收着,用完了再告诉我一声。”说着,陈念掏出一千块钱交给杨红军。

“不用了老弟,你上次给我那两千块钱还没花完呢,其实凉棚椅子这些东西根本花不了多少钱。”杨红军连忙拒绝。

“还有鱼苗呢,再说了,垂钓场上上下下需要打理的事情太多了,这钱您就拿着吧。”说着,不顾杨红军拒绝,陈念直接把这一千块钱塞到杨红军口袋里。

“行吧。”这一次杨红军也没有拒绝,毕竟上次的两千块钱确实不够。

“那行老哥,您先忙吧,我还有点事要忙。”看到杨红军打理的那么好,陈念也没必要在这待下去了,店铺那边还需要去看看。

“行,你先忙去吧,这边的事交给我处理就成了。”杨红军点点头。

“那就麻烦老哥了。”

告别杨红军后,陈念便来到了昨天的奶茶店。

今天张秀英依旧在开门营业,但看到陈念来了,立马拉上了卷帘门,关门歇业。

“快进来快进来,喝点茶水吧陈念。”张秀英连忙把陈念请进小店内。

“不用麻烦了姐,咱们长话短说。”陈念让张秀英不用忙活,然后掏出五千块钱放在了旁边的冰柜上。

“姐,这是店铺一年的租金,您数数吧。”

看到冰柜上一沓百元大钞,张秀英连忙开口解释:“不用那么多,这已经过去大半年了,你先拿半年的租金就行了。”

“嗯……也好,回来再补给您。”陈念想了想,现在自己手头的资金确实不多,回来还有办很多事情。

“那先给您两千五吧。”陈念从五千中数出一半交给张秀英,然后又说道:“姐,麻烦您带我去找旁边店铺的房东吧,我要把旁边的这间店铺也收过来。”

“行,旁边这间店铺跟我这一间是同一个房东,这条街一大半店铺都是他家的。”张秀英点点头,然后带着陈念来到另一条街。

不过来到这后陈念却傻眼了,没想到这店铺的房东竟然是之前那个干洗店老板。

没错,张秀英带着陈念来到了之前的那家干洗店,而那个白白胖胖的憨厚老板此时正懒洋洋的躺在店门口的摇椅上晒太阳。

“尤兄弟,别睡了,有人要租你的店铺。”见到尤致民后,张秀英赶紧招呼了一声。

“谁要租啊?”尤致民懒洋洋的睁开眼,发现张秀英站在自己面前,旁边跟着的人竟然是之前来他这洗衣服的小兄弟。

“老哥,是我要租。”陈念打了个招呼,微微一笑。

“哎呦,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老弟啊。”尤致民连忙起身,随即转为一脸笑呵呵。

“你俩认识?”张秀英愣了愣。

“老熟人了。”尤致民呵呵一笑,然后问起陈念:“你要租店铺啊老弟?”

“是啊,想租个店铺做点小生意,没想到房东竟然是老哥您,听说那大半条街都是老哥您的,真是深藏不露啊。”陈念调侃了一句,不过这尤致民真是低调,要是赶上拆迁,那大半条街得赔多少拆迁款?这可是未来的亿万富翁啊!

“好说好说,老弟要租哪间啊?”尤致民笑呵呵的问道。

“我奶茶店旁边的那一间。”张秀英在一旁补充道。

“哦,我想想哈……原来是那一间啊,你不说我都快给忘了。”尤致民仰头思索了一下。

“老弟要租的话就拿去用吧。”尤致民随口说道。

“租金呢老哥?我先租一年,您要多少?”陈念问道。

“租金,先……给一万块钱吧。”尤致民想了想,本来想说“先拿去用吧”,但考虑到张秀英在场,便改口要一万块钱。

其实那间店铺十二平的呢,按照平常,一年的租金起码一万二。

“行,那咱签个租赁合同吧。”陈念一口答应,这个价钱比他预算的还要便宜。

至于为什么要签租赁合同,陈念自有打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