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问清渠道

陈念跟着张桂兰来到她家,枣红色的铁皮大门依旧敞开着。

“真的是,出去也不知道关门。”张桂兰小声抱怨了一句,但也没有四处查看少没少东西。

“你先在里屋坐会吧陈念,你红军哥一会就回来了。”张桂兰招呼了一句,打开房门,把陈念迎进客厅。

“好,谢谢姐。”陈念扫了一眼,张桂兰家的客厅非常干净,中间摆放着一张茶几,擦的非常干净,上面摆放的茶壶茶杯还有果盘也非常整齐,旁边两个木制沙发,还有地板也非常干净,包括最前面的电视机柜,以及上面摆放的电视机,都是一尘不染,看得出来,这张桂兰又勤快又能干。

“先喝点茶吧。”张桂兰连忙陈念沏了一壶茶,倒了一杯茶水。

“不用管我,你先忙去吧姐。”陈念连声道谢,让张桂兰不用在意自己。

“那行,你先在这坐会吧,我去厨房收拾收拾做饭。”张桂兰放下茶壶,跟陈念说了一句便去厨房做饭去了。

张桂兰的厨房是在楼房里面的,连着卫生间,然后旁边是一间小卧室,再旁边是楼梯口,然后左边是一间大卧室。

算是二室一厅一厨一卫,不过上面也能住人,而且构造和一楼差不多,空间很大。

在一零年有个这样的二层小洋楼,家里也算是比较好过了。

陈念在沙发上坐着,百无聊赖的等了一会,刚想剥个橘子尝尝,外面的大门就响了,一辆电动车三轮车就开到了小院。

接着,杨红军拿着渔具就进来了。

“怎么了老弟?出什么事了?难不成这个垂钓场你不开了?”杨红军一进门看到陈念后就急急忙忙的问出了什么事。

“不是垂钓场的事,这个垂钓场肯定要开的,咱们不都说好了嘛。”陈念让杨红军放心。

“那就成,那就成!”杨红军松了一口气,现在他那些钓友都知道垂钓场的事了,要是陈念不开了,岂不是很难堪。

“那是什么要紧事啊,非得让我这么着急回来。”杨红军又问。

“也没什么要紧事,主要是想请老哥您帮个忙。”陈念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哦,这样啊,你说吧老弟,只要老哥能帮上的肯定帮!”杨红军拍拍胸脯答应,然后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茶水。

“是怎么回事老哥,校东外的美食街,那头有个文具店,听说都是你进的货,那您对这个东西还有印象吗?”说着,陈念把买的那个竹筒拿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对对对,都是我进的货,至于这个东西……”杨红军把茶几上的笔筒拿在手上,然后仔细的回忆。

“这好像是从隔壁小成县进的货,那里有个文具批发市场,这个笔筒还有一些铅笔橡皮,尺子圆规之类的文具都是从那边进的。”杨红军仔细想了想,然后看着手里的笔筒又说道:“小成县盛产毛竹,这个笔筒应该就是当地做的。”

“具体的源头呢?”陈念继续追问。

“那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到时候开车去小成县,问一下就知道了。”杨红军摇了摇头,然后好奇的问向陈念:“你问这个干嘛啊老弟?”

“没事,想做点小买卖,放心,到时候如果做成了肯定不会忘了老哥您。”陈念笑了笑,然后又询问起杨红军:“对了红军老哥,您拉货除了拉些文具,还有其他的嘛?”

“那可多了去了,什么箱包家具,超市零食,速冻食品,日用百货,水果蔬菜,太多了,什么都拉。”说到这,杨红军又对陈念说起垂钓场的事。

“你就像,咱们的垂钓场不是需要些凉棚椅子嘛,这些我都有渠道,到时候拉过来价格肯定包你满意。”

“还有你要的鱼苗,虽然这个我没送过货,但是我认识好几家海鲜场的老板,到时候联系他们给你进一批便宜的鱼苗。”

杨红军这些年一直拉货,而且他还不是固定拉某一种东西,有什么货拉什么货,像市面上常见的东西他都拉过,

而且这些货品在哪个地方进货最便宜,哪个地方质量最好,他都一清二楚。

就比如学校周围开的那些店铺,原材料基本上都是麻烦杨红军去进的货。

因为杨红军这人比较热心肠,也不好意思多要人家的钱,所以杨红军拉了这么多年的货,也没多赚几个钱,有时候送给人家的货,货品次了,人家不满意还得倒贴钱。

要不然他怎么会想着跟陈念干这个垂钓场。

“那老哥,您拉过奶茶店所需的原材料嘛,比较炼乳,牛奶,奶茶粉之类的?”陈念又接着问道。

“拉过,就在那条街上,秀英开的奶茶店,她店里的东西都是我跑去市里进货的。”杨红军拍拍胸脯。

“真的嘛?那太好了!”陈念一拍大腿,恨不得给杨红军一个大大的拥抱!

陈念此刻觉得,找杨红军来打理自己的垂钓场简直是这辈子做过最明智的决定!

不但把凉棚椅子鱼苗这些材料承包了,还把竹筒,奶茶原料这些事全给解决了!

简直是太棒了,有了杨红军的帮助,自己不知道省了多少麻烦!

“老哥,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陈念真诚的感谢了杨红军一句,要不是怕杨红军误会,自己非得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不可。

“这有什么,就是不知道老弟问这些干什么?”杨红军一脸好奇的问道。

“害,到时候您就知道了。”陈念卖了个关子,然后指了指茶几上的竹筒继续说道:“还有老哥,等过几天咱把垂钓场的事解决了之后你陪我去一趟小成县看看吧,我要搞清楚这个东西的源头。”

“行,这好办!”杨红军一口答应。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老哥,回来有事电话联系,还有,要是整理垂钓场钱不够了跟我说一声,我拿给你。”陈念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一点了,该回去上课了。

“好,没问题。”杨红军点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说着,陈念拿上茶几上的竹筒,一脸兴奋的走了。

“吃个饭再走呗老弟,都已经做好了。”杨红军连忙挽留一句。

“不了不了,我还要上课呢。”说完,陈念已经出了门。

“陈念啊,饭都做好了,留下来吃完再走啊。”这时,张桂兰也从厨房内出来了,看着已经出了门的陈念也大声挽留了一句。

“不了姐,下次再吃吧!”陈念挥手拒绝,逐渐远去。

看着已经远去的陈念,张桂兰扭头问向杨红军:“她爹,陈念这小伙子找你干嘛啊?什么垂钓场啊?”

在厨房做的张桂兰自然听到了他们两个的讲话,就是不知道杨红军口中说的垂钓场是什么玩意。

“就是陈念这小兄弟拉着我,非要在咱卫国叔的鱼塘那开……”杨红军话还没说完,院外就传来了一句清脆的声音。

“姑妈,我回来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