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沾光

“那既然这样,老哥,咱就合伙一起干吧!”说着,陈念伸出一只手,一脸的诚意。

“啊?”杨红军愣了一下,然后不太灵光的脑袋飞速运转。

“小伙子你别骗我哈,我告诉你,我可是读过书的!”杨红军一脸警惕的看向陈念。

虽然杨红军小学二年级就毕业了,但他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深知一个道理。

愿意带你赚钱的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能帮他赚钱,二是他想赚你的钱,无外其他,除非是自己的父母。

一听到陈念想要跟自己合伙,杨红军立马变得警惕了起来。

再说了,自己刚跟这个小伙子认识,还没有半天时间呢,让谁谁不警觉?

“我骗您干嘛,这样好了,承包鱼塘的这个钱我不是已经出了嘛,那剩下的清理杂草钱,买凉棚,椅子还有鱼苗的钱都是我出,这些杂七杂八的费用我全出了,然后老哥你只负责看场子,负责收钱就行了,而且赚的钱咱们俩五五分成,这样总可以了吧。”陈念开出条件,其实陈念本来就打算把这些钱全出了的,一是自己没空打理,肯定包揽全部费用,而且杨红军出了那么大力,肯定要跟他五五分成。

这就相当于,陈念出钱,杨红军出力,挣的钱两人平分!

“这……”杨红军仰着头思考,还是举棋不定。

“既然老哥不同意那就算了,我再找别家去。”陈念见杨红军有些墨迹,佯势就走。

“哎哎哎,老弟老弟,我同意我同意,你看看你,我还没说不同意呢你就着急要走。”杨红军连忙拉住陈念,其实他想了想,自己又不用往里搭钱,到时候就算赔了钱也没事啊,再说了,刚才听了陈念的话,杨红军也感觉这个垂钓场挺能赚钱,自己一分钱不用投,还能挣钱,何乐而不为呢?

“那既然老哥同意,咱明天就开始正式开展这个钓鱼场,您看可以嘛?”陈念又问道。

“行啊,明天我就在这立个牌子,今天我就通知我那些钓友。”杨红军点点头欣然同意。

不过今天肯定开展不了,因为那些钓鱼的人已经在这了,不可能说再赶他们走,只能先通知他们一声,然后明天立个牌子再搞。

“行,那这些钱你先拿着老哥,回来请几个人帮忙清理一下周边的杂草,然后买凉棚椅子,要是不够再跟我说。”说着,陈念把信封里剩的两千块钱交给杨红军。

“这……行吧,那我就收下了!”杨红军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收下了钱。

见杨红军收下钱,陈念也在心里点点头,两人都各自明白,既然收下钱,就表明杨红军是真心实意的跟陈念合伙。

而既然陈念愿意现在就付钱,说明他也是真心实意的。

所以,此刻的两个人,都在心里彼此信任了对方。

“那老哥,既然咱们都已经谈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来给你帮帮忙。”陈念拍拍手,事办好了,他待在这里也就没必要了。

“哎,等会老弟,留个电话,方便联系。”杨红军连忙拉住陈念。

“也好。”陈念点点头,然后两人各自掏出手机,相互留了联系方式。

“行了,老哥,您去钓鱼吧,至于垂钓场的事明天再仔细商议。”陈念看了一眼时间,虽然现在才不到十点,距离下午下课时间还早,但陈念留在这也没什么用了。

“钓什么鱼,老弟你先忙去吧,我今天就把我那些钓友全都通知一遍,明天就开始正式整理这个垂钓场。”杨红军摆摆手,颇有些兴奋,连钓鱼的热情都没了。

“也行。”陈念点点头,有了杨红军的帮助,开展这个垂钓场肯定轻松很多,真是找对人了啊!

“那好,我先去通知我那些钓友。”说着,杨红军兴奋的跑向鱼塘边钓鱼的那些人。

而陈念也准备顺着三轮车来时的原路返回到县里。

“哎,杨林哥,先别钓了,给你说个事。”杨红军一路小跑来到鱼塘边,然后来到一位和他差不多大的中年汉子身前。

“怎么了红军,弟妹不是不让你来这钓鱼嘛,怎么,长出息了,竟然敢不听弟妹的话。”钓鱼的中年汉子笑着说道。

“去你的,说正事呢。”杨红军也笑骂了一句。

“什么正事?”杨林问道。

“咱卫国叔这个鱼塘被我一个远方亲戚承包了。”杨红军说道。

“被你亲戚承包了?”杨林诧异的问了一句,然后接着问道:“什么亲戚?他承包这个鱼塘干嘛?养王八?”

“桂兰娘家那边的亲戚,想要在这个鱼塘开一个垂钓场,让我来帮忙看场子。”杨红军解释道。

“垂钓场?”杨林愣了一下。

“是啊,要开一个垂钓场,明天就把这个鱼塘封了,然后把周边的坑坑洼洼都填上,按上凉棚椅子,建成专门钓鱼的垂钓场。”杨红军把陈念的计划粗略的给杨林说了一下。

“免费的?”杨林又问。

“做梦呢!现在上个公厕都要五毛呢,哪有那么好的事。”杨红军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听我那个亲戚说,建好之后,一个人在这钓一上午是五块,在这钓一天是十块。”

“一上午五块?一天十块?”杨林皱着眉算了一会,接着便神情舒展的点点头:“那倒是不贵,也就一袋饵料钱。”

“我那个亲戚非得让我来给他帮忙,让我给他收钱看场子,你说我拒绝吧也不合适,不拒绝吧,到时候收你们钱我也……”杨红军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有啥为难的,收就是了,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你也是给别人帮忙,哥几个难不成让你难堪?”杨林摆摆手让杨红军放心。

“那就好,我主要想的是,到时候收你们钱我张不开嘴。”杨红军说出了自己的苦衷。

“害,放心吧,再说了,这鱼塘本来是咱卫国叔的,我们来这偷钓,多少有点对不住人家,现在收钱了,我们心里也舒坦了。”杨林很是理解的说道。

“那行,我去跟其他人说说,你也帮我跟建军他们几个宣传宣传,说这几天就暂时别来了,等垂钓场建好了我通知你们。”

“行,你忙去吧,我回家就跟他们说说。”杨林对着杨红军摆摆手。

“好嘞。”杨红军给杨林说完之后又来到另一个人身边,也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中年汉子。

“跃进兄弟,给你说个事呗。”

“什么事啊红军哥?”

“我有个亲戚要在这里开一个垂钓场。”

“垂钓场?”

“对,我一个远方亲戚包下了这个鱼塘,然后……”

“好嘞,没问题,一点小钱咱又不是拿不起。”

“祥林哥,给你说个事。”

“什么事啊红军兄弟?”

“就是,我有个亲戚……”

“好嘞,收钱就收钱,大不了少买袋饵料。”

“玉林哥。”

“怀进兄弟。”

…………

杨红军把要建垂钓场的事给他认识的钓友都说了一遍,而这些钓友一听要收钱也没有极力反对,反倒是挺支持的。

正如那个杨林所说,他们来这个鱼塘钓鱼本来就是偷钓,还把人家的鱼塘给钓黄了,而且钓上的鱼谢卫国也没说收钱,全都让他们免费拿回家了。

虽然说谢卫国对这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说什么,但他们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愧疚。

现在被人承包了,建了垂钓场,他们就可以理所应当的来这钓鱼了,至于交几个小钱算什么,就当是对谢卫国的补偿,他们也不亏心了。

说到底,陈念能顺利开展这个垂钓场,很大一部分是沾了谢卫国的光。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