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垂钓场

“在家嘛卫国叔?”杨红军敲了敲铁皮小门。

“在呢!”里面传来一声较为年迈的声音,随后一只粗糙年迈的手掌打开那半掩的铁皮门。

“是红军啊,快请进,快请进。”鱼塘老伯连忙把杨红军迎进来,听语气,两人还挺熟。

“怎么突然来找我了红军?是不是想要在这钓鱼啊,没事,钓去吧,不用跟我说。”谢卫国笑了笑说道。

听到这话,杨红军一脸的尴尬,然后干笑一声说道:“咳咳,不是这事叔,是有人要承包你的鱼塘。”

杨红军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一旁的谢卫国听到后不相信的摆摆手:“别给我闹了,哪有人敢承包我这个鱼塘?”

“真的,就是这位小兄弟。”说着,杨红军把陈念往谢卫国面前推了推。

“去去去,瞎胡闹!”谢卫国一看是个十几岁二十岁的小屁孩,顿时就要轰杨红军走。

这不是瞎胡闹嘛,拿个小屁孩来消遣我。

“大伯,我们没给你看玩笑,我是真心想要来承包您的鱼塘的,价钱您随便出。”这时,一旁的陈念才急忙插嘴,而且带着十分的诚意。

“闲的没事承包我的鱼塘干嘛?有钱没处嚯嚯了?”谢卫国还是不相信,毕竟自家鱼塘什么情况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养什么都得赔钱!

“大伯,我们真没有消遣您,我是真心想要承包您的鱼塘的,这不,我把钱都带来了。”诚恳的说完,陈念便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信封,信封打开之后里面是厚厚的一沓钱。

这是陈念出来之前就准备好的,里面是三千块钱,陈念打算的是最多花三千承包下这个鱼塘,要是再多就算了,不值这个价了。

“你这……”看着信封里的那些钱谢卫国也愣住了,敢情这小伙子还真没开玩笑,可他承包我的鱼塘干嘛?难道真的是有钱没处花了?

“你先坐小伙子,你先坐。”谢卫国给陈念搬了个凳子,两个人相对而坐。

“小伙子,你这好端端的承包我的鱼塘干嘛?这个鱼塘可不是那么好干的,干什么都赚不了钱。”谢卫国又十分好奇的问了陈念一句。

“也没什么,就是靠着您的鱼塘做点小买卖,这个价钱好商量。”陈念笑着说道。

“小买卖?做什么的啊?”谢卫国又问了一句。

“这个现在还不好透露,到时候您就知道了。”陈念卖了个关子。

而谢卫国见陈念不乐意说也没有多问,随意摆摆手说道:“哦,那行,既然你想承包这个鱼塘拿去做生意,那就拿去用吧,不用给钱。”

“这可不行,该多少就是多少。”陈念当即拒绝,他可不是那种贪图小便宜的人,做生意就是做生意,白嫖会欠人情的。

“这三千就是承包鱼塘的钱,您看合适嘛?”说着,陈念把手里的信封塞到了谢卫国手里。

“不行小伙子,这太多了,我这鱼塘完全不值这个价。”谢卫国也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特别憨厚人善的庄稼汉子,从来没坑过人。

“那两千总可以了吧。”见谢卫国极力反驳,陈念又把价钱往下压了压。

“那也太多了,就算把我鱼塘里的鱼捞出来全卖了也不值这个价啊。”谢卫国还是拒绝。

他本身也不靠这个鱼塘生计,虽然说没什么工作,但是儿女有成,儿子女子每过段时间就往家里打点钱,而且他还有养老金。

再说了,谢卫国本身也花不着钱,家里有个一亩三分地,院子里全是老伴种的蔬菜水果,光这些就够吃的了。

要不然,他也不会放纵外面那些人在自家鱼塘里钓鱼。

“那两千再折一半,一千总行了吧,再便宜我的良心都过不去了。”陈念再次把价钱压下一半。

“行,一千就行,一千就行。”谢卫国欣然同意,陈念给少了他良心过意不去,谢卫国也是一样,要多了,他良心也过意不去。

“那既然咱说定了,这钱您就先收下吧,过几天我就在鱼塘那边整理我的生意了。”说着,陈念从信封里数出一千块钱交给谢卫国。

“好,从今以后这个鱼塘就是你的了,不过不能干的太出格,污染环境什么的可不允许。”收下钱后的谢卫国又嘱咐了陈念一句。

“放心吧大伯,咱不可能做那种缺德的事。”陈念表示让谢卫国放心,然后又寒暄了几句,随后便跟着杨红军离开了。

刚离开杨红军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小兄弟,你承包这个鱼塘干嘛,难不成用来养王八?”

一开始陈念说承包鱼塘的时候,杨红军还以为他是说着玩的,但是没想到这位小兄弟竟然来真的,还真拿了钱买下了这个鱼塘!

“老哥,我想和你合伙做个生意,想不想干?”陈念嘿嘿一笑。

“如果说养鱼什么的就算了吧,我可没有小兄弟这么大的手笔。”杨红军婉言拒绝。

“当然不是养鱼,我想跟你合伙开个垂钓场,老哥你干不干?”陈念说出了此行真正的目的。

“垂钓场?”杨红军一脸问号。

“对!垂钓场!你看,这鱼塘就在县城当中,位置极佳,咱们包下鱼塘,把周围的芦苇杂草清理一下,然后规划出一个个垂钓位置,然后,有人想来咱们这钓鱼,必须交占用位置的‘区费’,咱也不用多要,一个位置一上午五块钱,一天十块钱,您看这样可行嘛?”陈念把自己的规范略微详细的给杨红军说了一遍。

至于为什么瞒着其他人,唯独跟杨红军说,当然是想拉他当合伙人了!

陈念毕竟每天还要上课,自然不可能天天来打理这垂钓场,找个合伙人管理,自己做个幕后老板岂不美哉。

“这,这,这……”杨红军还未从陈念的机会中回过神来。

不过陈念接着说道:“我这次本来先看看的,还不太确定到底要不要搞这个东西,但今天我一来,看到如此景象就知道这个计划可行!”

“你看,每天在这个鱼塘里光偷钓的人都有好几十个,如果再加上我们的宣传呢?”

“我粗略的算了一下,光偷钓的几十个,加上您这种想来这钓却不敢的,起码四五十个,一人一天十块钱,五十个人呢?”

陈念指了指围在鱼塘边钓鱼的一群人,这鱼塘虽不咋大,但来偷钓的可不少。

主要是谢卫国也不管,所以这些人才那么明目张胆。

“可,可这些人要是不同意怎么办,毕竟他们之前来这钓都是不要钱,咱这突然收钱他们会同意吗?”杨红军终于听明白了,但是也发现了问题。

听到这话,陈念淡淡一笑:“别忘了,现在这个鱼塘可是咱们的,他们不想掏钱就不能来,反正有的是想掏钱的,还有,你知道我为什么找老哥你合伙做生意嘛?”

“为什么?”杨红军皱眉。

“那肯定是这个收钱的‘恶人’由你来做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