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少了十块钱

“请问这个癞蛤蟆几天能爬出这口井?”

陈念说完迷题,托着下巴,嘴角含笑望着纪艺。

“几天能爬出这口井?”

纪艺皱着好看的眉,仔细回想刚才陈念说的谜题。

“井深五米,白天爬……三米,晚上滑……两米,相当于一天爬一米,五米就是……五天,对!”

“五天!”

纪艺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掌在陈念面前比划了一下,语气带着十足的肯定。

“不对!”

陈念望着纪艺那如狐媚般极其好看的眼睛,缓缓摇头。

嘴角扬起的笑就没停下过。

“不对?不可能!”

纪艺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掰着手指头又验算了一遍,确定没算错之后又极其肯定的开口。

“就是五天!”

“不对。”

陈念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那你说几天能爬出来?”

纪艺挑了一下眉,和陈念对视。

但下一秒,看着面前这个笑的像小孩子一样的男生,她有些恍惚了。

不知道多少年了,她从未感受过如此炙热的目光。

他就像,半大孩子时坐在矮桌子前,撑着脑袋对着窗边发呆的粉嫩桃花。

就像,初中时系在窗边的紫色风铃。

一伤心,一难过,一有心事就会望着他发呆。

“喂,你怎么愣住了?”

陈念挥手在纪艺面前晃了晃,心想这个丫头怎么也和自己刚才一样愣住了。

难道是我长得太帅了?

有可能。

不对!

肯定是!

“啊,哦,没事,你刚才说啥?”

纪艺来了个懵逼三连,陈念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你说五天,我说不对。”

陈念提醒。

“哦哦,就是五天,怎么不对?”

纪艺一口敲定,非常确定这个答案。

“不对,不是五天,是三天。”

陈念在她面前竖起三根手指,然后晃了晃。

“三天?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三天。”

纪艺晃着扎得紧紧的高马尾。

“行,还死鸭子嘴硬,那我就给你算算。”

说着,陈念装模作样的撸了撸袖子。

为什么说装模作样,因为他穿的短袖。

“伸出你的小手哈,这个井深五米,这个癞蛤蟆白天爬三米,晚上滑两米对不对,我是不是这么说的?”

“是。”

“那好,听好了。第一天,这个癞蛤蟆白天爬了三米,晚上滑了两米,是不是相当于爬了一米?”

“对。”

“第一天爬了一米,然后第二天又爬了三米,滑了两米,相当于又爬了一米是不是?”

“对。”

“那现在第几天了?”

“第二天了。”

“爬了几米了?”

“两米了。”

“井深几米?”

“五米。”

“好,然后第三天白天,这个癞蛤蟆爬了三米爬上来了,总共爬了三天,是不是?”

“是…………”

纪艺愣住了,掰着手指头又验算了好几遍。

答案好像就是……

三天。

陈念看着掰着手指头一脸懵圈的纪艺忍不住想笑。

这丫头,真是傻得可爱。

“想清楚了没?是不是三天?”

约莫是说累了,陈念双臂交叉趴在了桌子上,斜着头依旧注视着纪艺。

这个角度,即便纪艺低下头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是……三天怎么了,我一开始就想说三天来着。”

纪艺弱弱的回了一句,撇着小嘴,眼神乱转着别过头去。

怎么看怎么心虚。

“你个傻beibei,你还不承认了。”

看着别过头去的纪艺,陈念依旧趴在桌子上不动弹。

自俩人搭话的一开始,一切就都在陈念的掌握之中。

撩妹子这种事,陈念可是深造了三十年。

纪艺这种傻白甜,再练个几十年都不是陈念的对手。

“你才傻beibei。”

纪艺小声嘀咕了一句,但周围又没什么人,陈念自然听的一清二楚。

“说你傻beibei你还不承认了,那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嗯?怎么考上这所学校的?”

陈念起身伸了个懒腰,而纪艺听到陈念的话,仿佛激起了胜负欲,又扭头看向陈念。

“你才傻beibei,你再猜一个,我绝对能答上来。”

“行,你猜出来了我就是傻beibei,你猜不出来你就是傻beibei。”

说着,陈念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意思就是小时候玩的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看着面前的小拇指纪艺又愣了一下,放在桌子下的手想举起但又不敢。

陈念看出了她的异样,索性也不再强求,摆摆手随意道:“行了行了,那就说好了哈。”

“那你可听好这题哈,这个题可是连三个大学教授都答不上来。”

陈念在她面前动动手指,提醒了一句。

听到陈念的话纪艺也是很认真的侧着耳朵。

“说,咱们班导高老师过生日,然后我室友张浩,刘然,还有周乾三个人决定给高老师买个蛋糕。”

“听清楚了嘛傻beibei,这每一句可都有用。”

陈念又提醒了一句,纪艺很认真的点头。

“你说吧,我绝对能猜出来的。”

“行,竖起你的小耳朵,动起你的小脑袋瓜。”

“三个人给高老师买生日蛋糕,然后呢,这个蛋糕三百块钱……”

“三百块钱?!什么蛋糕这么贵。”

纪艺惊愕了一声,显然被这个价格吓了一跳。

“我说你能不能打岔,我说的是假设,假设懂不懂?”

陈念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也没在意,继续说着谜题。

“这个蛋糕三百块钱,三人每人兑了一百块钱买了这个蛋糕,然后呢,这天蛋糕店搞活动,满三百返五十,不是返优惠券哈,是返现金,返了五张十块的。”

“然后呢三个人就分这五十块钱,可总是分不匀呀,每人十块多二十,每人二十少十块,是不是这个理?”

“是嘞。”纪艺在一旁附和。

“不过这个张浩比较聪明,他就把这多出来的二十块钱买了个锦旗又送给了蛋糕店。”

“干嘛要送锦旗呀,二十块钱都够我吃好多天了。”纪艺在一旁小声嘀咕,不过陈念讲的认真没有听见。

“听好了哈,接下来就要猜谜题了。”

“哦。”

“说,买蛋糕一人兑了一百块钱后来又返回了十块,所以每人实际花多少钱?”

“一百减十块,九十呀。”

“好,一人实际花九十块钱,三个人呢?”

“三九……二百七十块钱。”

“好,三个人实际花了二百七十块钱,那加上锦旗那二十块钱是多少钱?”

“二百九呀。”

“好,那剩下了的十块钱去哪呢?”

陈念一拍桌子,一脸的坏笑。

而纪艺听到最后愣了一下。

耶?

这是嘛呢?

怎么少了十块钱呢?

从头到尾算的也没问题呀,怎么会少了十块钱呢?

想着,她立马就开始掰着手指头重新算。

“一人出一百,返回十块,一个人就是九十,三九二百七,加上锦旗二十,二百九,二百九……”

这……

不对呀,这算的也没错啊,可怎么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