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无花果树

清晨的薄雾涌动在窗外,室内呼出的热气如无数颗凝露挂在光滑的玻璃上,随着细小凝露似串线般的汇聚,形成了一颗颗水滴滑落而下,浅浅打湿了窗帘。

陈念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一觉醒来消除了昨日浑身的疲惫。

随后陈念穿上衣服下床,揉了揉发涩的眼角,但模糊间却看到一个人站在自己身前,顿时吓了一跳。

“我靠!然子你怎么起来了?”陈念不可置信的大叫一声,只见刘然竟然大清早站在镜子前梳头,而且还打扮的油头粉面。

这可是一向把颇为高冷的陈念看呆了,今天是星期二,只有下午两点有一节课,上午是没课的,按理说以刘然这小子的脾性不一觉睡到下午一两点是不可能起来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勤劳之神上身了?ICU之神显灵了?

“我去,然子你发烧了?”陈念又一脸不可置信跑去摸了摸刘然的额头,发现并没有生病啊,难道是我在做梦,我还没睡醒?

有可能有可能,想着,陈念还想回床上补一觉,把自己睡清醒过来。

“去你丫的,老子今天去约会!”刘然笑骂了一句。

“哦!原来是这样啊!”陈念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怪不得这小子发神经起那么早,原来是跑去约会啊。

陈念之前就听刘然说起过,他开学之前网恋了一个女友,也是阳城师范大学的,还是个大二的学姐,据说是土建专业的,陈念也从刘然手机上看过照片,长得确定不错,有几分现代网红脸的感觉。

“是上次你给我们说的那个莲莲?”陈念问道。

“对啊,难不成还有第二个嘛。”刘然对着镜子有些猥琐的笑了笑,然后拿起一瓶发胶往头上喷了喷。

之前军训的时候刘然就在学校四处找过那个莲莲,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

不过两个人早就约好了,军训完就见面,本来打算军训完的第二天,就是上个星期六见面的,但那个莲莲又突然跟刘然说抽不开身,往后推了两天,约定在星期一见面,就是昨天。

但昨天莲莲又说忙,又往后推了一天,刘然没办法只能同意,然后今天再问莲莲,她终于答应跟自己见面了。

所以,刘然昨天激动的一晚上没睡好,今天更是一大早就起来了,比陈念起得还要早。

起了之后洗了个头,刮了个胡子,换了身新衣服,还不忘往头上喷了点发胶。

“行,约会的时候有点出息,别一见面就又搂又亲。”陈念拍了拍刘然的肩膀。

“放心吧,哥可是个正人君子。”刘然甩了甩头发,十分骚气的说道。

“行了念哥,不跟你说了,兄弟要去潇洒了!”说着,刘然又往身上喷了两下香水,然后迈着小翘步走了,走的时候还哼着小曲。

“锣鼓敲起来~花轿抬起来~迎亲的队伍扭呀扭起来~新娘羞答答新郎乐开怀~爱情的酒杯端呀端起来……”

……

“害,被恋爱冲昏头脑的小年轻啊!”陈念感慨了一句,然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接着便出了宿舍,准备去校外看看。

没课的大学生比什么都悠闲,校园内都是三三两两散步晨跑的同学,有两个人手挽着手走着,也有独自一人惬意的散心,总之,没有一丝的忧愁,没有一丝的拘束。

大学里的时光,是多么的美妙啊!

陈念出了校门,没有照常去吃早饭,而且直接去了之前那个烧饼摊。

来到烧饼摊这里,之前那位大姐如往常一样还在摊位前打烧饼,陈念上前打了个招呼。

“姐,拿俩烧饼。”

“好嘞,又来了同学。”看到陈念又来了,张桂兰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那是,就好咱家这一口。”陈念也乐呵呵的客套了一句,然后问起张桂兰:“大哥呢?今天送货去没?”

“没有,在家呢,今天休息,不过一会也该走了。”一提起家里那口子张桂兰就唉声叹气,不过嘴上唉声叹气但脸上却笑嘻嘻的,看得出来,这张桂兰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其实心里还是很中意自家那口子的。

“哦哦,能不能让我见见大哥?我想跟他学钓鱼。”陈念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学钓鱼?你年纪轻轻的学钓鱼干什么?不行,不务正业!”听到这话,张桂兰立马在陈念面前摆出了一副严师厉母的姿态,开始教育起陈念。

“这有什么啊姐,我就是想和大哥说说话,聊聊天。”陈念憨笑一声。

“和他有什么好聊的,三天打不出一个响屁来。”张桂兰没好气地说道。

“害,就随便聊聊嘛,让我见见大哥呗姐。”陈念再次恳求。

“行吧行吧,那你去我家找找他吧,就在对面街边那个拐角,然后左侧第二户人家,是个二层小楼,大门是红色的,现在应该还没走呢。”看着陈念一再请求张桂兰也不再好意思拒绝,反正学钓鱼也不是什么坏事,打发打发时间而已,总比打架赌博强吧。

说着,张桂兰指了指远处的那个街道拐角,然后顺手把陈念买的烧饼递给他。

“好嘞,谢谢姐。”陈念接过烧饼道了一声谢,然后边啃边根据张桂兰的指引来到她家。

虽然张桂兰家在学校旁边,但这里是一个老街区,铺的水泥路都坑坑洼洼的,不过在“T”字路口,回来要是能拆迁的话,应该能分不少钱。

张桂兰的家是个二层小楼,门面不大,有个小院,枣红色的铁皮大门。

陈念上前敲了敲门,发现门没关便直接走了进去。

迎面来是个不大的小院,一半水泥铺的,一半是个小花园。

小院还是挺干净的,就是墙边堆了一些杂物,而另一边的小花园倒是挺漂亮的。

陈念粗略的扫了一眼,里面有棵两人高的桃树,硕果累累,还是那种又甜又脆的毛桃。

然后周边还种了一些花,像月季,郁金香,马蹄莲等等,好多花连陈念都叫不上名字,而且很多花也赶上了花期,姹紫嫣红的十分好看。

不过最让陈念瞩目的还是角落里的一株无花果树,前世陈念小的时候,老村长家里也有一棵无花果树,每到结果的时候,陈念总会偷偷翻墙进去,然后偷一个尝尝。

到后来上了大学之后陈念就再也没有吃过了,因为陈念自从上大学之后很少回家,寒暑假都在外面打工,就过年那几天回去一趟。

陈念看了一眼角落里已经快要成熟的无花果,顿时有一种馋的流口水的感觉。

因为北方的天气较冷,无花果的成熟期通常在十月底,十一月初,虽然这株无花果距离成熟还有些天,但那诱泽的香气,仿佛就在陈念鼻间萦绕。

“咦?你谁啊小伙子,来我们家干嘛?”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