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再次售卖

下午两点,陈念跟着刘然张浩继续去知新楼下课。

下午的课程则是《会计学》,学旅游管理的基本上都要学习会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教会计的老师也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资深女教师,比上午那个教《旅游概论》吕老师个子矮一点,不过说话也很温柔,上课后也和那个吕老师一样点了一个名,然后便说起了平时的课堂记录,不过说来说去都和其他老师一样,都是那些说烂的话题。

下面的同学是该玩手机玩手机,该睡觉睡觉,陈念也是无所事事的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会,再然后下课铃就响了,一个半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下课后陈念离开教室直奔校外的干洗店,中午把军训服送过去的时候才不到十二点,现在已经是三点半了,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就是不知道那老板洗没洗好。

来到干洗店后,店内还是一如既往地没人,陈念在店内瞅了瞅,发现那老板不在。

“咦?没理由啊。”陈念有些疑惑,外面的店门没锁,柜台上还放着一个啃了一半的苹果,苹果还没有泛黄,应该有人在的。

陈念仔细找了找,发现店里面也有一个小门,陈念打开之后便赫然便发现了正在后院叠衣服的尤致民,他旁边还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大姐,应该是尤致民的媳妇。

“老哥。”陈念喊了一句,远处的尤致民眯着眼往陈念这边瞅了一下,发现是陈念来了便连忙迎了过去。

“哎呦,老弟来了,老哥正忙着给你叠衣服呢。”尤致民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又继续说道:“衣服已经全部给你洗干净晒干了,下面就是重新叠好装起来,不过已经装了四袋了,老弟你稍微等一会,很快就好了。”

陈念中午刚送过来后尤致民就开始忙着洗了,吃完饭后又把自己婆娘喊上了,一直忙到现在。

“好,真是麻烦老哥了。”看到这个效率陈念打心底感谢尤致民,这服务态度,这服务效率,真的无法挑剔!

要不然,陈念光用学校洗衣机洗的话,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洗完这些军训服。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等你宛在水中央……”

就在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道优美的手机铃声。

“喂?”谢桂香接通电话。

“三婶啊,打麻将啊,在哪?二刘子家啊,行行行,我马上就来,给我占个位啊,别被穷芳子那老娘们抢了。”

说完,谢桂香急匆匆的挂断电话,把围裙解开一扔就要出去。

“姐,干嘛去啊?”看着急匆匆的谢桂香,陈念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

“我出去买点菜,你和我家老民先聊哈,我一会就回来了,对了老民,这些衣服你自己叠完它,别让这位小兄弟下手。”说完,谢桂香头也不会的走了,只留下一脸尴尬的尤致民站在原地。

“老哥,大姐买菜挺积极啊。”陈念半开玩笑地说道,这架势还用说嘛,明摆着搓麻将去了。

“害,家里这口子啥活不干,就好这一口,每天跟那群老娘们来到半夜,老弟你别在意,衣服我待会就给你叠好。”

尤致民尴尬的笑了笑,昨天晚上谢桂香输了一百块钱,心疼的要死,发誓三天之内绝不再打麻将,尤致民见此还挺开心的。

而今天陈念又找到了他,这次又要洗五袋军训服,看样子挺着急的,尤致民便想着让自家婆娘帮帮忙,早点给人家洗完。

接着吃饭的时候尤致民特意给谢桂香说了一声,好说歹说才同意帮忙。

没想到干到一半一个电话又跑了,不知道又跟哪个婆娘搓麻将去了,这老娘们,说话和放屁没什么区别。

“没事老哥,反正剩的不多了,我来搭把手,一会就叠完了。”陈念笑了笑,能看得出,这老哥挺疼自己媳妇的。

“哪能让你搭手,老弟坐旁边歇一会,老哥马上就给你叠好了。”尤致民连忙拒绝。

“害,老哥见外了不是,不用把老弟当外人。”说着,陈念来到刚才谢桂香的位置,拿起一件军训服就叠了起来。

见状尤致民也没在说什么,两个人一起叠毕竟快了不少。

五袋军训服已经叠了四袋,还差一袋,而一袋差不多四百套,两个人一块叠其实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大半个小时后,刚才还空着的麻袋已经被塞的满满当当,五袋军训服已经全部洗干净装好!

随后,陈念便在尤致民的帮助下把五袋军训服抬到了路边,然后打了个车前往工地。

五袋军训服,后备箱塞了两袋,后座塞了三袋,陈念则是坐在副驾驶。

工地离得没多远,上次那个出租车司机收了陈念十三块钱,而这一位出租车司机拉的比上次那个还要多,而且只收了陈念十块钱,对此,陈念也没有太在意。

车内,陈念给之前那位老大叔打了个电话,至于陈念为什么不在干洗店的时候就打,自然是害怕尤致民听到。

之前陈念对尤致民谎称这些衣服都是帮自家表舅收购的,要是谎言被拆穿了下次见面就尴尬了。

“喂?哪位?”电话接通,那头传来老大叔的声音。

“是我叔,我又收上来了两千多套军训服,你让工地上的那些人都过来吧,这一次绝对量管够。”陈念长话短说,快速交代清楚。

“那么快就又有了?”听到陈念的话,电话那头的老大叔神情明显有些激动。

毕竟他之前可是跟其他工队的人保证过,衣服很多,每个人都有。

上次陈念带的衣服很少,老大叔留了个心眼,只告诉了自家工队的人,这要是被其他工队的人发现了不得在背后戳他的脊梁骨啊。

“对,我马上就到了叔,还有,这次东西比较多,您来接我一下吧。”

“好好好,我马上过来接你。”

“嘟嘟嘟~”

简单通知了一声,二人就挂断了电话,随后工地那边的老大叔就急忙跑去迎接陈念,边跑边打电话通知让其他工队的人过来。

很快,陈念便来到了工地,而老大叔已经在这里等他了。

下车之后,有着司机和老大叔的帮忙陈念快速卸下车上的五个麻袋。

而老大叔看到那么多的衣服也是喜笑颜开。

自己终于可以向其他工队的人交代了。

随后,陈念和老大叔两个人把五袋军训服运到了上次那片空地。

而此时,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但陈念看到这些人后却疑惑了。

怎么这次的人比上次的还要少啊?

上次陈念带来了八百套军训服,来了差不多七八十人,这一次带来了两千多套军训服,来的竟然才三四十人!

这是什么个情况?!

“叔,这啥情况啊,怎么人这么少?上次都比这多。”陈念拉过老大叔,在他耳边询问了一句。

“放心吧小兄弟,你先卖就成了。”老大叔嘿嘿一笑,卖了个关子。

听到这话陈念虽然有些狐疑,但还是打开了麻袋,开始售卖这些军训服。

而那三四十人早已经排好了队伍,都等着陈念的一声令下。

“各位大哥,叔伯们,咱们长话短说,这一套军训服就是三件,一条裤子两条上衣,二十块钱一套,不二价,不强求。”陈念简单地说了一下,然后大手一挥,开始售卖。

“好了,大家可以开始买了!”

随着陈念的一声令下,排在最前面的一位大哥直接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拍在了麻袋上。

“给我来一百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