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钱快到手了

早上九点四十分,清脆的下课铃声回荡在校园,大家拿起书本外出,有的课上完了要回宿舍,有的还有去下一个教室继续上课,而陈念纪艺两个人却苦逼的在教室里打扫卫生。

“陈念,你之前认识顾老师嘛?”纪艺轻声开口。

纪艺会问这个问题也不奇怪,这顾媚明显是针对陈念,可这不是第一天上课嘛?难道他们两个之前认识?

“见过一面。”陈念回答道,这倒是没说谎,陈念确实只见过顾媚一面,就是那天去干洗店的时候,还被她耍了一顿,可顾媚为什么总是跟自己过意不去呢?我也没招惹她啊?

“哦哦。”纪艺点点头,心想可能是陈念上一次见顾老师的时候惹到她了,所以才刻意针对陈念,不过她既然是老师,应该没那么小气,可能就针对他这一次罢了。

想到这,纪艺没再继续问下去,而是继续卖力的打扫着卫生。

不一会,陈念便把所有的凳子摞起来了,而纪艺也把教室打扫好了。

“走吧。”陈念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九点四十五分,距离下一节课还有五分钟。

“好。”纪艺把扫帚放在教室然后关上门跟陈念离开了。

随后两个人便来到了下一节课所在的教室,很巧,来到教室后也不过刚打上课铃,辛亏顾媚提前了五分钟下课,要不然两人非得迟到不可。

这一节课是旅游概论,授课老师是一个四五十多岁的资深女教师,姓吕,为人挺和善的,带个耳麦,声音听起来也不刺耳。

她没和顾媚一样让学生上前先做一个自我介绍,而是点了个名,也算是简单认识了一下班内的同学。

随后便聊起了学习旅游概论的一些基本情况,还有平时的课堂纪律,无非也就是那些老生常谈的话题,下面的同学该聊天聊天,该玩手机玩手机。

不知道为什么,大学的时光总让人感觉很短暂。

不像高中,一节数学课或者一节班主任的课就跟度日如年似的。

但在大学里面不会,一节课有时候没打完一把游戏呢可能就下课了。

可能,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吧。

时间很快来到十一点一十五分,上午的两节课也终于结束了。

陈念随着人群匆匆回到宿舍,然后拿出自己的小推车,往小推车上绑上两袋军训服,然后运往校外的干洗店。

到下午上课还有三个多小时,虽然时间充足,但送过去的越早,那边就洗的越快,陈念还想在下午下课后把这些军训服拿到工地卖去呢。

下午下课的时间是三点半,如果干洗店能洗好的话,陈念三点半或者四点左右拿去卖,完全能在今天天黑之前把这些军训服卖完。

这样就不用再把军训服屯着了,也不用再花时间跑去工地了。

想到这,陈念推着小车飞快的下楼,然后穿过买完饭回宿舍的人群,径直的推着小推车来到校外的干洗店。

今天的干洗店依旧没什么人,迎接陈念的还是那个白白胖胖的憨厚老板。

“小兄弟,又来了啊?”尤致民看到陈念又带着两个麻袋过来了,顿时有些好奇。

难不成这次和上次一样,里面装的又是军训服?

“是啊老哥,这次还得麻烦您。”陈念也客套了一句。

“还是和上次一样,都是军训服?”尤致民疑问道。

“老哥真是慧眼如炬,什么事都瞒不过您。”陈念呵呵一笑,然后解开一个麻袋,把里面塞的满满当当的军训服露了出来。

“敢问小兄弟,你收那么多废弃军训服干什么?还要把它拿到我这里洗干净,老哥实在不理解啊。”尤致民实在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害,没什么,我老舅是回收二手衣服的,这些衣服都是要二手利用的,以旧做新嘛。”陈念信口胡诌了一句。

“哦哦,原来是这样。”尤致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而陈念见状害怕他再问些什么,随后便连忙扯开话题:“老哥,这些衣服大概多久能洗好?”

“你要着急的话两个多小时就能搞定。”尤致民不假思索的回道,上次他洗过一次,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他店里有那种大号滚筒洗衣机,连洗带烘干的,那么薄的衣服一次能洗个半麻袋不成问题,主要是叠衣服费时间。

上次尤致民都是把那些军训服叠的整整齐齐才重新放进麻袋的,要不然哪里用得着这么久。

“如果两袋用两个小时,那五袋呢老哥?”陈念张开手掌抻拉抻。

“五袋?!你还有这么多?!”尤致民也是愣了一下。

这师范学校的情况他大致也了解一些,一是自家店就在学校旁边,二是他大哥尤致远就是学校的校长,学校内的一些基本情况他多少都知道点。

这届新生扩招,之前一届最多五千人,现在扩招到了七千多人,男女比例则是三比四左右,女多男少,这届新生大概有三千左右的男生。

这小子收上来的军训服一麻袋大概四百套左右,只多不少,之前已经洗了两袋,加上这五袋,总共是七袋,加起来就是两千八两千九百多套!

尤致民可是叠过那些军训服的,都很大,一看就是男生穿的,根本不是那些小女生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家伙岂不是把所有男生的军训服几乎都给收过来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嘿嘿,一般一般,也没有多少。”陈念挠挠头。

“你还真让人捉摸不透啊。”尤致民憨笑一声,不过并没有多问。

“那老哥什么时候能给洗完啊?”陈念又问了一句。

“嗯,五袋的话……”尤致民算了算,光洗加上烘干的话其实花不了多少时间,主要是叠衣服,这五袋少说得两千套衣服,自己得叠到什么时候,不过今天家里的那个懒婆娘没有去打麻将,加上她的话应该四个小时左右吧。

想到这尤致民缓缓开口:“大概四个小时左右吧,不过我不能保证。”

尤致民说的不是很肯定,如果自家婆娘不乐意干,那少了她自己还真没办法。

“没事,时间不是问题,我明天来拿也可以,主要是……”陈念欲言又止。

“老弟但说无妨。”尤致民摆摆手。

“主要是老哥能不能像上次那样把衣服都叠好,不过老哥放心,我会加钱的。”陈念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上次陈念来拿军训服的时候真的出乎他的意料,麻袋里面的军训服叠的非常好,一套挨着一套,又整齐又好看,拿着还方便,如果胡乱塞一块,陈念到时候不好卖。

“害,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包在我身上吧。”尤致民不以为然的说道,即便陈念不提这个要求他也会照做的。

可能是职业病吧,尤致民就见不得衣服乱糟糟的样子,必须叠整齐了才能交给客户。

“那就麻烦老哥了,这是定金两百,剩下五百回来交给你。”陈念掏出两百块钱递给尤致民。

上次两袋的价钱是二百五,这次五袋应该就是六百多左右,陈念给七百,算是谢谢这位老哥的。

“害,用不了那么多老弟,上次你就给多了,洗这些衣服不值什么,花不了多少钱,你给个两三百意思意思算了。”

尤致民连忙摆摆手,上次是因为顾媚耍陈念,所以才付了那么多钱,其实根本不值这个价。

上次洗两袋的话最多一百来块钱,这次洗五袋的话最多三百块钱左右,花不了那么多。

“那不行,老哥那么帮忙给那么点怎么可以!”陈念也连忙推辞,随后两个人相互推来推去,最终把价钱定在了四百这个价位。

商议好价钱之后陈念又把其余三袋军训服拉了过来,然后在校外那家拉面馆匆匆吃了个饭后又回宿舍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因为送军训服的时候陈念用的完全是人力,累的满身都是汗。

毕竟,九月的天气如同天上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连石头都能给你烤化。

做完这些之后,陈念在床上躺了一会又该去上课了,而下午就能把那些洗好的军训服送去工地了!

我的钱,快到口袋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