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猜谜语

那如狐媚般好看的眸子犹如璀璨的流星划破寂静的长夜。

仿佛一颗巴掌大的石子投进了深潭当中,在陈念心里泛起了一丝丝涟漪。

“我叫……纪艺。”

她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羞涩,但陈念听的真切。

这一刻,当了三十多年老司机的陈念竟然愣住了。

“怎……怎么了?我吓着你了吗?”

纪艺纤细的手掌在陈念面前晃了晃,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古怪,仿佛看傻子一样。

怎么这个人突然就愣住了呢?

搞不懂。

“同学们安静一下!”

这时,这几个班的辅导员高老师也终于过来了。

先是喊了一嗓子,偌大个教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随后,她便开始讲起了开学时要注意的事务,什么宿舍,校园纪律之类的,还有就是过两天军训需要注意的事项。

但听了一会,下面的人还是该干嘛干嘛。

而这时陈念也终于回过神来了。

不过他还是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你真好看。”

半晌,陈念才吐出这么四个字,虽然声音很轻,但纪艺同样听的真切。

“呸!”

纪艺的嘴皮子动了一下,好像是对陈念翻了个白眼。

随即就又扭到左边去了。

和刚才一样,手拖着脑袋不再看陈念。

不过一丝红润挂在了耳朵根。

也是,哪有女孩不喜欢别人夸她漂亮呢。

陈念见纪艺别过头去,然后又十分厚脸皮的转移到刚才的位置。

继续与纪艺对视,直勾勾的盯着她。

刚才那抬头的一瞬间,略带婴儿肥的俏脸,宛转蛾眉,素齿朱唇,鼻翼小巧,仿佛古诗画中走出的美人。

尤其是她那双如同狐媚般的眼睛,妩媚又诱惑,清澈的眼眸中更带着一丝……

嗯~

怎么形容呢~

就好比看到她绝美的脸,瞬间勾起了你内心的邪念,但一看到她清澈的眼眸,心底涌现的邪念又瞬间烟消云散。

那清澈明亮的眼眸中透露着,善良,单纯,不夹杂一丝事态浑浊的……

仙气。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说的大概就是这种吧。

这要是在古代,岂轮到苏妲己霍乱朝纲?

别说烽火戏诸侯,怒发冲冠为红颜,即便是这江山不要,又何妨呢?!

太美了!

这是陈念心里面第一个念头。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嗯~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女孩子。

或许她的脸不算太惊艳,但她那双眼睛却是陈念有史以来见过最漂亮的一个。

“你那么漂亮,为什么总是低着头呢?”

看到纪艺的样貌陈念更加的好奇这个问题。

一开始他以为这个小姑娘可能脸上有疤,有胎记之类的,所以不敢抬头。

但,那俏丽白皙宛如美玉的绝美脸蛋绝对没有一点瑕疵。

“习,习惯了。”

纪艺轻声开口,还是之前的说辞。

习惯了?

陈念很是纳闷。

按理说,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小时候肯定长得也很好看。

不应该是众星捧月嘛?

怎么这么自卑呢?

“害~不要总低着头嘛,长得那么漂亮应该阳光一点,自信一点嘛。”

看到这小姑娘又低下了头,陈念苦口婆心的劝道。

听到这话,原本又想扭过头的纪艺生生止住了这个动作。

“要不,我给你猜两个谜语吧,测测你的智商。”

陈念单手撑着脑袋,依旧直勾勾的看着纪艺。

而纪艺还是始终低着脑袋,不过并没有别过头去,而且……

头抬的,比之前高了。

“什么谜语?”

纪艺也来了兴趣。

大概是因为好久没和陌生人聊天了。

“先给你猜个最简单的。”

说着,陈念指了指面前的桌子,然后说道:“一张桌子有几个角?”

说完,陈念比划了一下桌子的四个棱角。

“四个啊。”

纪艺轻声答道。

“对,四个,那切掉一个角还有几个呢?”

说着,陈念在一个棱角位置用手指画了一条斜线。

比喻切掉了一个角。

“嗯~四个角切掉一个,不是剩三个嘛?”

纪艺看着陈念比划的手指,满是疑惑。

这不是幼儿园学的十以内的加减法嘛,算什么谜语。

“不对。”

陈念轻笑着摇头。

“嗯?难道不是吗?”

感受到纪艺的疑惑,陈念又比划了一下。

“笨蛋,切掉了一个角,又产生了两个角呀,所以是五个角。”

“哦。”

原来是这样。

切掉了一个直角,变成了两个钝角。

这不就是脑筋急转弯嘛。

“再问,还是这张桌子,切掉两个角,还剩几个角?”

陈念嘴角含笑。

纪艺听到后学着陈念用手指比划了一下。

“切掉两个,一,二,三,四,五,六,嗯~,六个。”

纪艺掰着手指数了数。

“不对。”

陈念憋住笑,又摇头。

“嗯?难道不对吗?不是切掉一个就多一个嘛,那切掉两个就应该是六个呀。”

纪艺又是一脸疑惑,终于又忍不住扭头看向陈念。

而这一转头,陈念又愣住了。

“喂,怎么了?”

纪艺又用手在陈念面前晃了晃。

心想这人是真傻子。

动不动就发愣。

“嗯,没事,没事。”

陈念抖了一下,这玩意也太要人命了。

还怎么了?

姐姐,请你正视一下自己的美貌!

“我刚才说到哪了?”

陈念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什么时候自己这么没出息了。

“我说有六个角,你说不对。”

纪艺在一旁提醒。

“哦哦,本来就不对。”

“为什么不对,不就是六个角吗?”

纪艺还是不懂。

“不对,一张桌子四个角切掉两个角还有四个角。”

说着,陈念比划了一下,在桌子边缘画了一道竖线。

原来是切掉了一块,桌子除了变窄了些,其他没变化,还是四个角。

“额……”

纪艺愣了一下,这不就是脑筋急转弯嘛。

“切,那还能八个角呢。”

纪艺撇个嘴,一脸的不服气。

陈念见纪艺上套了……

呸呸呸。

陈念见纪艺来兴趣了,顿时又加紧攻势。

“行行行,这个不算,那我再给你猜一个,这可是正经谜题哈。”

陈念正了正嗓音。

“咳咳,说,有一个癞蛤蟆在井底,这口井呢深五米,这个癞蛤蟆想要爬出这口井,听好了哈。”

说到这陈念提醒了一下纪艺,让她好好听着。

“这个癞蛤蟆白天往上爬三米,晚上往下滑两米,请问这个癞蛤蟆几天能爬出这口井?”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