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三十九开学第一课

清晨,凉风习习,吹破了无数新生的美梦。

原以为上了大学就不用早起,就不用学习,就不用上课,就不用写作业。

其实大学也没有常人想象中的那么轻松,有课的时候一样早起,有的大学甚至还有早操。

而且大学里面也有作业,像每个课程都要写什么实验报告啊,做一些课程分析啊,做一些PPT啊,完成不了是没有考试资格滴,而没有考试资格是要挂科滴,而挂科是没有学分滴,而没有学分是毕不了业滴。

不过相对于高中来说还是非常惬意的,起码手机自由,恋爱自由,星期六星期天永远没有课,当然了,补课是例外,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没课的时候可以随意外出。

相当于高中来说,已经非常非常的幸福了。

而陈念他们学校早上是没有早操的,这点就比较幸福了,但很多课程都是安排到了早上,所以大部分时间还是要早起的。

就比如今天星期一,开学后的第一堂课,时间就安排到了早上八点,陈念他们要在七点五十左右到教室,而他们必须在七点半左右起床,要不然就会迟到。

因为教学楼离宿舍有些距离,而且接下来的一个学期,每逢星期一他们都必须早起,因为有些课程是固定的,就比如他们这个形体礼仪。

至此,陈念如往常一样早早的就起来了,而刘然张浩他们两个磨磨蹭蹭的就是不愿意起,还是陈念把他们两个薅起来的。

自从刘然张浩给陈念带过几次饭后,陈念感觉这两个人非常不错,能处!

所以,回来可以适当的照顾一下他们,有什么赚钱的机会也想着他们。

“哎呀,原以为上了大学之后就自由了,没想到还要经历噩梦般的早晨。”

刘然顶着个鸡窝头不断抱怨,因为他们两个起来之后都七点四十多了,连脸都来不及洗,更别说整理头发了。

“行了,快走吧,快要迟到了。”陈念催促了他们一句,然后朝着学校实验楼进发。

大学里面每个科目所在的教室都是不一样,不单单是教室,有的连教学楼都不一样,比如陈念第一节要上的课程是形体礼仪,是在实验楼里面的教室上课,下一节则是旅游概论,是在知新楼里面的教室上课,课间十分钟不是让你休息的,而是让你从上一节课的教室走到下一节课教室用的。

“哎,念哥,我怎么感觉你对学校很熟啊,实验楼我之前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你竟然知道,是不是逛过了?”刘然疑惑的问道。

之前她的网恋女友给他发过信息,说经常在实验楼上课,然后前几天军训完,刘然就想在实验楼门口守着,看看能不能偶遇他的网恋女友,虽然两人没见过面,但通过照片应该能分辨出,可刘然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学校的实验楼,只能作罢。

“嗯,前几天闲得无聊散散步顺便逛一逛学校,基本上都去过了,而且这里我来过,所以记得。”

陈念点了点头,他当然不会说自己之前在这里生活了四年。

这里的一草一木,陈念不能说记忆犹新,但大致和他记忆里没差。

“哦哦,那你还挺厉害的,咱学校那么大也能逛过来了遍。”刘然也点了点头,不是不相信陈念,而且觉得陈念太厉害了。

阳城师范大学虽然所处在一个小小的县城,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二本,但占地面积却很广泛,足足两千多亩,一时半会还真逛不过来。

“行了,到了,快上去吧。”

“你先上去吧念哥,我和浩子去洗把脸。”

到了实验楼后陈念率先上楼,而刘然张浩两个人则是去了一趟卫生间。

开学后的第一节课,而且也是男女同学之间第一次接触,之前军训的时候大家都穿着军训服,带着帽子,看不清长相看不清身材的,这军训结束以后,大家不都得换上漂亮的衣服,化上美美的妆。

那些被蒙尘的美女们,终于要裸露在饥肠辘辘的饿狼之下了。

所以,刘然张浩两个人特意跑去卫生间整理整理头发,洗把脸,好给班内的女生留下一个好印象。

而陈念则没有多想,直接来到三楼教形体礼仪的教室。

教形体礼仪的教室不同于其他教室,这是一门和体育类似的课,大家在教室里不是看书学习,而是亲身实践。

所谓形体礼仪就是修正体形,身体,还有学习各种礼仪知识,通俗点说就是和空乘差不多,学习一些站姿啊,蹲姿啊,走姿啊,还有各种接待礼仪,手势礼仪等等乱七八糟的。

所以,形态礼仪的教室和舞蹈室差不多,一面墙体全是镜子,旁边有坐垫,杠杆这些器材,当然了,也有椅子,不过不是固定的,而是那种普通的椅子,用的时候抽一个坐着,没用的时候就摞起来放在一边。

所以陈念来的时候就看到班内的人从教室角落抽出凳子,然后挨个的坐着,一排排一竖竖,特别整齐。

不过教室内却不见老师人影,按理说现在已经七点五十多了,还有几分钟就上课了,老师应该早就来了,但到现在都迟迟不见人影。

不过陈念没想那么多,随便抽出一个凳子然后在教室里扫视了一眼,然后发现便发现了一处角落。

那里,一张板凳孤零零的在那摆放着,和班内其他女生隔了一下距离,和男生也隔了一些距离。

而凳子上坐着一个俏丽的身姿,她穿着一双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帆布鞋,一条洗的发黄的牛仔裤,一件非常普通的卡通T恤,上面还印着一只小熊,最后还有那个雷打不动的冰袖,而且只有一只。

陈念见到纪艺低着头坐在那,便搬着凳子朝她走去,然后把凳子放在纪艺旁边,坐在了她身旁。

“怎么?这凳子和你有仇啊?”

看着浑然不知自己过来还不断扣着凳子扶手的纪艺,陈念就觉得好笑。

“啊?你什么时候坐在我旁边的?”

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顿时吓了纪艺一跳,身子一抖差点连人带凳摔倒。

“至于嘛,我有这么恐怖嘛?”看到这丫头这么大的反应,陈念忍不住失笑出声。

“你不是回家了嘛,怎么……”看到陈念,纪艺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回家了,是你自己胡乱猜想。”陈念白了她一眼,然后又继续说道:“那一千块钱我晚上还给你。”

听到这话,纪艺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你先拿着吧,等你有钱了再还我。”

“害,你多想了,那钱我拿着本来就没用,而且我家里又没出事,我也没生病,好端端的要你钱干嘛。”陈念知道纪艺心中的顾虑,然后给她解释道。

“没出事,那,那天你……”听到陈念的话纪艺愣了一下。

“那天我借沈川豪四千块钱是为了收购军训服,是为了帮我一个表叔的忙,而且那四千块钱我表叔已经还给沈川豪了,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我真的没事。”陈念耐着心思给纪艺,话说那四千块钱陈念原本打算昨天晚上就还给沈川豪的,但考虑到他在宿舍人多眼杂,所以便打算再找个机会给他。

“哦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说到此处,纪艺的小脸已经涨的通红。

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孩的无比关心,而且这份关心还如同裸露在阳光下的麦香巧克力,连空气中都散发着香气,怎能不让人臆想。

纪艺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生如此透露着自己的关心,怎么能不脸红?

“我知道你这么想的,不过以后别做那么蠢的事了。”陈念知道纪艺关心自己,只是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想的。

自己不过跟她刚相处几天,她就能把所有的积蓄交给自己,是说她傻呢?还是说她傻呢?

“你,你才蠢。”纪艺小声的反驳了一句,很显然,她不太认同这个标签。

“你不蠢谁蠢,傻beibei。”

“你才傻beibei。”

“你还不承认了,那天猜谜的时候说好的,回答不上来就是傻beibei。”

“回答不上来我也不是,就不是。”

“呵,女人!”

…………

就在二人吵吵闹闹的时候,去卫生间的刘然张浩两个人也进了教室,看到陈念坐在纪艺旁边,这俩小子一人也抽了一个板凳坐在了陈念旁边,而纪艺见其他人坐过来了,稍微收敛了一些,不再和陈念吵闹了,而是安静的坐在凳子上继续抠着凳子扶手。

“叮铃铃~叮铃铃~”

上课铃响了,八点以过,可授课老师却还是迟迟不见人影。

班内还在吵吵闹闹,见此,一旁的刘然忍不住吐槽道:“开学第一课学生一个没迟到,没想到老师迟到了。”

而他刚说完,身后的门“吱呀”一响,被人推了开。

众人回首望去,只见一道妩媚性感的身姿出现在门口。

而陈念见到这位授课老师后,一口水差点没喷到天花板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