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收购完毕

“砰砰砰!”

“谁啊,大早上的不睡觉敲什么门,有病啊!”

“是我兄弟,我是来收购军训服的。”

“哎呀,是陈哥啊,早说嘛,我来给你开门。”

“谢了兄弟,这钱你拿着。”

“害,客气什么,军训的时候教官罚我二十圈还是你给我说情的,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呢。”

“哈哈哈,没想到兄弟你还记着呢,举手之劳罢了。”

“进来坐坐呗陈哥。”

“不了不了,我还要去其他宿舍收呢。”

“砰砰砰!”

“谁呀TMD,不知道打扰别人休息了。”

“是我同学,来收军训服的。”

“哎呀呀,是陈兄弟了,我来了我来了,等我穿上个内裤。”

“陈兄弟来的时候给我发个信息啊,我好早早给你开门。”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休息了。”

“没事没事,太客气了,军训的时候你忘了,要不是你我怎么能挂上隔壁班那个大胸妹子呢。”

“军训服我已经给你放起来了,现在就拿给你。”

“谢谢啦兄弟,钱我就放这了。”

“不要不要,钱我们就不收了。”

“不行,原则问题,已经给你放在桌子上了。”

“那好吧,陈哥慢走啊。”

…………

陈念游走在三楼,一间一间的敲门,几乎每一次都吃瘪,也是,才八九点而且又没有课,别人打扰到你睡觉换谁谁也心情不好,有起床气的甚至都破口大骂了。

不过大部分人听到陈念后则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上一秒还骂骂咧咧的,下一秒转头就嘘寒问暖。

而剩下那一部分人即便跟陈念的关系不是很好,但也是很热情的跑来开门,没什么,军训时陈念对大家都十分的照顾,而且很客气,自己没理由给别人摆脸色啊。

所以陈念来三楼收购军训服的时候也挺顺利的,虽然挨了不少骂,但陈念根本不在意。

这年头,面子哪有钱重要,而且这些人也很给自己面子。

随着麻袋内不断增多的军训服,陈念口袋里的五块零钱也一张张的减少。

而随着太阳不断的升起,日上三竿后,各个宿舍内的新生也都闻着味出来了。

没什么,人是铁饭是钢,一觉睡到十二点自然就饿了,不想爬起来也得爬起来。

随着楼道里逐渐热闹起来,陈念收军训服的步伐就轻松了些,起码不用再敲门了,每个宿舍都敞开着门。

而陈念连中午饭都没有吃,收完三楼收二楼,不敢懈怠一分一秒。

随着太阳东升,偏移,居中,再到太阳逐渐偏西落下,整整忙碌一天的陈念终于撑不住了,躺在一楼的台阶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半,陈念是从早上八点半开始收购的,足足花了十个小时!

在这期间,陈念也只是匆匆回宿舍喝了杯水泡了碗面,十分简单的对付了一口。

而这期间陈念也把一到三楼所有的军训服都收齐了。

为什么今天比昨天收的快呢?

一是陈念去的早,每个宿舍都有人,虽然他们都在睡觉,陈念过去还要敲门,光敲门开门这些流程花了不少时间,但到了中午基本上所有的宿舍都开门了。

而除了早上那一会敲门开门花费了不少时间,就是叠衣服最废时间了,因为陈念要把收过来的军训服重新叠好,要不然胡乱塞在袋子里太占空间了,而且容易乱。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不知道为什么陈念去的每一个宿舍都有人,要么一两个要么三四个,不像昨天的四楼,好多宿舍集体出去,陈念还要回来收第二遍,这大大节省了陈念的时间。

可能是因为这些都是八人间宿舍吧,出去玩的人多,留在宿舍的也不少。

而经过一整天的艰苦奋斗,陈念收齐了大概两千套军训服,昨天兑换的一万块钱零钱也全部花完了。

陈念几乎把所有宿舍的军训服都收齐了,之前五楼六楼八百套,现在一到四楼两千套。

除了那些不屑于五块钱把军训服已经扔了的,还有不小心弄丢的,不小心撕烂的,不过这些都是极小一部分,完全可以忽视。

而陈念买的那五个麻袋全部被塞的满满当当,不得不说,陈念计算的非常准确。

拖着沉重的步伐,抬着塞满的麻袋,陈念艰难的爬上五楼,然后重新回到宿舍。

把麻袋堆在自己柜子旁边之后陈念再也撑不住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上的短袖几乎湿的滴水,按照平常陈念肯定是先洗个澡换一身衣服才躺去床上,不过此刻,陈念却浑然不在意。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刘然张浩那两个小子一整天都没在宿舍,所有今天就没人给陈念带饭了,至于周乾。

这个室友陈念接触不多,因为他从开学到现在就很少待在宿舍,每天一大早就出去了,中午下午也不回来,而且经常晚归,每次都是九点快查宿舍的时候回来,回到宿舍后和陈念他们三个交谈也不多。

陈念在床上躺了将近半个小时,然后才艰难的下床洗了个澡,然后把湿透的衣服洗了一下,又换了一件昨天洗好的衣服。

而累了一整天陈念才吃了一顿饭,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可现在餐厅早就关门了,陈念只好去去超市买点面包垫垫,可刚想出去,刘然张浩那俩小子就回来了,而且手里提着一个打包盒。

“哎呀,念哥,你忙完了?”

刘然看到想要出门的陈念连忙拦住他,然后提了提手中的打包盒:“知道念哥你还没吃饭,所以我给你打包了一份拉面,你就别出去了。”

“是啊,还特意给你加了葱花和香菜。”一旁的张浩也附和道。

“好,那就谢谢你们两个了。”

看到刘然张浩还给自己带了饭,陈念顿时感觉心里暖洋洋的。

“客气,念哥今天忙坏了吧。”

说着,刘然看向陈念的橱柜,发现陈念柜子旁放着足足五个塞的满满的麻袋,占了宿舍一小半的空间。

“念哥,这……”刘然有些吃惊,昨天晚上还是一袋半呢,今天咋就变成五袋了?!

其实中午他们两个出门的时候看到陈念在收购军训服了,知道陈念特别辛苦,所以特意给陈念带了份拉面,但看到这五个塞的满满的麻袋刘然还是大吃一惊。

他知道陈念很辛苦,但没想到那么辛苦,一天之内竟然收了三袋半!

这可不是什么塑料袋包装袋,也不是什么化肥袋,这可是比化肥袋还要大一倍的麻袋啊!

看到这,刘然张浩两个人顿时在心里大骂那个陈念的“表叔”,太不是东西了!

“哦哦,没事,你们先玩会吧,我先吃饭。”陈念也没解释什么,把拉面钱给了刘然之后,便打开包装盒狼吞虎咽起来。

不过吃一口后陈念就知道刘然在哪买的拉面了。

“害!”刘然叹了一口气,见陈念不在意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难不成当着陈念的面骂他表叔?

“对了然子,明天有课嘛,几点到几点?”吃完拉面,陈念一抹嘴问向刘然。

这几天忙坏了,陈念连课程表都不知道。

“哦哦,我看一下哈。”听到陈念问起明天的课程,刘然忙拿出手机,打开QQ查看导员发的课程表。

“明天,明天,星期一,明天上午总共是两节课,早上八点到九点四十,然后九点五十到十一点十五,下午只有一节课,是下午两点到三点半。”

“哦哦,那第一节是什么课?”随后陈念又接着问道。

“我看看,是形体与礼仪。”刘然继续回道。

“哦,知道了。”陈念点点头,恐怕这一世的课程表和上一世一样,第一学期每逢星期一第一节课就是形体礼仪。

至于为什么陈念记得那么清楚,因为上一世教陈念形体礼仪的老师是个大美女,长得非常漂亮,直到现在陈念还记得她呢。

就是不知道这一世教形体礼仪的老师长什么样呢?

“呸呸呸!”陈念急忙摇了摇头摈弃杂念,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当误之急是赚钱!

随后,陈念吃完饭后简单刷了个牙便躺床上去了,然后计划着明天要做的事情。

军训服已经收完了,明天上午有课,不过只上到十一点十五,而下午则是两点上课,这期间陈念打算把军训服送到上次那家干洗店,然后等下午三点半下课再去拿,就是不知道这几个小时内那干洗店老板能不能弄好。

不过就算没弄好也不打紧,明天再去拿就是了。

然后,就是运往工地销售了,不过这次销售应该会花很多时间,毕竟这次军训服比较多嘛,必须找个充裕点时间过去。

想着想着,身心的疲惫使陈念迅速进入了梦乡。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