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前往工地

夏季的微风吹动着树梢上淡淡的轻尘,悦耳的知了声伴随着汽车的鸣笛,张扬着活力的少男少女在马路上畅想着未来,三年之后亦或者三十年之后,某人站在街角回首仰望,天空中飞翔的鸟儿似乎没什么变化,但俯身瞻望大地,或许早已物是人非。

沧海已变桑田。

军训结束后的第一天,好不容易熬到军训结束,大家都在宿舍睡懒觉,想要把这十天牺牲的睡眠时间全都补回来。

但,有人悠闲就有人忙碌,刘然一觉醒来发现陈念竟然躺在床上睡觉,随后他立马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已经是下午两点半,看到这,刘然顿时惊的下巴都掉了。

平时他可是知道陈念的习惯的,不但睡得早,而且六七点就起床啦,今天怎么会睡到现在。

“真是邪门了,难道我发臆梦了?”

刘然用力掐了一下自己,发现很疼,这才意识到不是在做梦。

随后刘然赶紧下床随便穿上双拖鞋来到陈念铺下,然后爬上陈念的床,随后伸出一根食指在陈念鼻息间探了探。

“呼~吓死我了!”刘然拍拍胸脯长舒一口气。

原来刘然这小子见陈念下午两三点了还没起床,以为陈念心梗猝死了呢。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陈念早上七点多就起床啦,而且还去了一趟干洗店,还吃了个早饭,吃完饭又去操场跑了几圈,然后才重新回到宿舍,重新睡了一会。

而正在朦胧睡意中的陈念,突然感觉有人触碰了他的身体,而且还有一股热气喷吐在了自己脸上,顿时从睡梦中惊醒,随后猛的起立。

陈念这一猛的起立不要紧,但床上的刘然却惨了,险些从上铺掉下来,但好在刘然身手敏捷,直接从上铺跳了下去,有惊无险。

“我去!”陈念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刘然这小子怎么在自己床上?难道?

想到这,陈念忙把手伸进被窝,发现自己裤子还在,而且松紧带也没有解开,在才放心。

“哎呦,疼死我了。”直接从上铺跳下去的刘然只感觉双腿被震的发麻。

“你干嘛啊念哥,吓了我一跳。”刘然揉着小腿抱怨道。

“我还想问你干嘛呢?无缘无故爬我床干什么?”看着贼喊捉贼的刘然陈念没好气地说道。

“没事,我就看看,看看……”刘然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过来看看你死没死吧。

“行了,我出去了。”陈念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快三点了,已经七八个小时过去了,送过去的军训服应该洗好了吧。

想到这,陈念直接推着小推车出了门,急忙赶去学校外的干洗店。

匆忙来到干洗店后,门口那位漂亮性感的少妇不见了,被她扔在地上的瓜子皮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四十多岁左右的老大叔。

这大叔稍微有些发胖,不过白白净净的,看着非常憨厚。

“同学,洗衣服还是修衣服啊?”

尤致民看到陈念推着小车走了过来便十分热情的打招呼。

“我来取衣服,今天早上那批送过来的军训服洗完了嘛叔。”陈念客套着回道。

“哎呦小兄弟,那批衣服就是你送过来的啊。”

听到陈念的话尤致民立马给陈念搬了个凳子,十分抱歉的说道:“早上的事我都知道了,早上迎接你的是我亲戚,招待不周还请小兄弟见谅。”

中午从市区回来后尤致民就看到店里堆了两麻袋衣服,还是学校用的军训服,尤致民便连忙给顾媚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顾媚说是今早上一个二傻子送过来的,而且出了二百五十块钱洗这些衣服,要求下午来拿,而尤致民听到这些后脸都黑了,刚想要说教顾媚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见状,尤致民也只好先把这些衣服洗了,听顾媚说那人下午来拿,尤致民连午饭都没吃,第一时间把这两麻袋军训服洗的干干净净,然后烘干晾晒,最后又重新叠好放进了麻袋。

“没事没事,衣服洗了就成。”见对方那么热情陈念也不好说什么,相比早上那个性感少妇,这才是做生意的人嘛。

“洗了洗了,早就洗好了,而且那两个袋子也给你洗了,衣服也全都给你叠起来装好了。”

尤致民笑嘻嘻的说道,然后把那俩麻袋军训服扛了过来,陈念一看,一套套军训服在麻袋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比自己叠的还要好。

看到这陈念连忙掏出一百五十块钱递给尤致民:“叔,早上给了您亲戚一百定金,这是剩下的尾款,您拿好。”

看到这办事效率以及办事态度,陈念顿时感觉这二百五花的很值!

“害,小兄弟拿着吧,洗这些衣服用不了那么多钱,早上我那亲戚给你开玩笑呢,你别介意,这钱你就拿着吧,当是赔礼道歉。”尤致民急忙推脱。

“不行不行,既然已经说好了就不能反悔,该是多少就是多少。”不顾尤致民说什么,陈念直接把钱塞到了尤致民的口袋里,尤致民还想推脱却被陈念拦了下来,见状,尤致民也只好收了下来。

“小兄弟还真是豪气,以后再来我这洗衣服,老哥给你免单。”

见陈念如此豪爽,不拘小节尤致民顿时对他高看了一眼。

“老哥客气了,那我就先走了。”

见尤致民称呼他老弟,陈念也改口喊了句老哥,如果按真实年龄来算,陈念本就应该喊他老哥。

“慢走老弟,下次再来。”

尤致民帮陈念把麻袋抬上小推车用绳子捆了起来,然后又帮他把小推车推到门口。

“行了老哥,您回去歇着吧,我打个车就走了。”

“好嘞,老弟路上小心。”

两个寒暄客套了几句,陈念便推着车来到了路边,准备打个出租车。

等车途中陈念顺便给工地那位老大叔打了个电话。

“喂?谁啊?”

电话接通,手机那头传来老大叔浑厚的声音。

“是我叔,军训服我筹集完了,待会就过去,你有时间嘛?”

“有有有,有时间,小兄弟啥时候到啊?”电话那头的老大叔一听是陈念,而且军训服已经筹集完了,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激动起来了。

“马上,十分钟就到了,我去哪找你叔?”

“好好好,你就来上次那个地方就行了,我们都在那做工,我现在通知其他人,让他们也过去。”老大叔说明地点,就是二人上次见面那地方,旁边有个搅拌机。

“好嘞。”

商议好后陈念便挂断了电话,然后便拦下来一辆出租车。

工地距离这还是有点距离的,要是陈念空手的话大不了走过去,但带着这些东西,只能打车了。

出租车停在了路边,司机见陈念东西太多便开口加价,陈念也没拒绝,反正他现在资金充足。

把两塞的满满的麻袋和小推车塞进后备箱,然后司机开着后备箱门驶向不远处的工地。

因为东西太多了,后备箱勉强能塞下,但根本关不上车门,只好开着后备箱走了,但工地距离不是很远,应该没多大事。

陈念坐在副驾驶,路两旁不断倒撤的风景映照在后视镜上,模糊不清却又棱角分明的俊秀脸庞覆盖上这万千景象,微风躁动。

却吹不起少男的发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