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顾媚

陈念刚想离开这家宰人的干洗店,却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句清脆的声音。

“小姨!”

尤小竹一蹦一跳的走进干洗店,迎面就遇见了陈念,两个人还差一点撞上。

“咦?你不是那个,那个送酸梅汤的嘛?怎么跑这里来了。”

尤小竹一眼就认出来陈念,也是,军训那天陈念可是呛了她好几次,化成灰也错不了!

“没干嘛,来洗衣服。”陈念随口答了一句,看着面前这位娇小可人的小丫头陈念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今天的尤小竹穿着一件淡蓝色百褶裙,蓝色的肩带衬托着白皙如雪的酥肩,微卷的短发上还戴了一个淡蓝色的蝴蝶结,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小巧精致的五官再配上这身淡蓝色的打扮,张扬着青春活力,美貌又不失高雅。

不得不感慨,这丫头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而尤小竹只是看了一眼陈念也没说什么,转身对着柜台边上的顾媚说道:“小姨,你今天怎么没待在学校啊?我二叔呢?他出去了?”

“你二叔一早去市里了,让我来看会店,这不,刚遇见个二百五。”

顾媚嬉笑着回道,看见尤小竹后就一把把她拉到怀里,用力捏着尤小竹的小脸。

而尤小竹也没反抗,只是很无奈的说道:“哎呀,小姨,我的脸都被你捏大了。”

“那小姨就帮帮你,把你那个捏的跟小姨一样大。”

“哎呀,有人,别闹了小姨……”

“哪有人?快让我捏捏。”

……

两个人吵吵闹闹很是愉快,但陈念听到她们俩的谈话后却不淡定了,刚走出店门便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然后重新回到了店里。

“你刚才说啥?这不是你的店?”

陈念重新走进店内之后,皱起眉头质问起柜台边上的顾媚。

“啊!”

而尤小竹看到陈念又折返了回来立马尖叫一声挣脱开顾媚的手,然后羞愧的跑到了柜台后头。

“哎呀,我又没真伸进去。”顾媚白了一眼尤小竹,这小妮子也太腼腆了,说完,顾媚又看向陈念:“怎么了?有什么事嘛?”

“你刚才说这不是你的店,那你刚才……”

陈念没在说下去,但此刻他心里已经很清楚了,原来这家店不是面前这位性感少妇的啊,怪不得她一开始对自己这个上门客户爱答不理,怪不得她根本不在乎做不做生意,还开高价宰自己,原来这根本不是她的店!

这不是存心耍自己玩嘛!

“我有说过嘛?我只说过你是二百五啊。”

顾媚故作不知,一脸嬉笑的看着陈念。

“你……”陈念又好气又好笑,虽然不知道这位漂亮少妇为什么闲得无聊耍他,但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

想到这,陈念随意摆摆手说道:“行了,反正已经谈妥了,钱也已经给你了,把事给我办好就行了,下午我来取军训服。”

说完,陈念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看到陈念离开,躲到柜台后面的尤小竹也重新走了出来,通过两人刚才的只言片语尤小竹也猜出了个大概。

应该是刚才那家伙来洗衣服,然后小姨耍了他,尤小竹也知道自己小姨的性格,遇上她的男生只能自认倒霉。

“小姨,你刚才对他做什么了?”看着一脸憋屈离开的陈念,尤小竹心里莫名的一阵痛快。

“没什么,坑了个二百五。”顾媚漫不经心的回道,然后重新把尤小竹拉到怀里四处揉捏。

“对了小竹,你来找小姨干嘛?”

“我来找你自然是说正事,小姨,你为什么换专业啊,为什么不教会计了啊?我还特意选了你带的班。”尤小竹一脸委屈巴巴的看着顾媚。

“害,这事是你爸安排的,他知道我带你们班,所以特意把我调到了国商院,我也没办法。”顾媚也是一脸无奈的说道。

“为什么,我现在就去找我爸!”说完,尤小竹气愤的挣脱开顾媚。

“哎呀,听话,这事你说了也没用,你爸这样做也是为了让你好好学习,要是我带了你们班,你不得要疯啊。”

顾媚连忙拉住尤小竹,而尤小竹听到后顿时泄了气,自家老爸什么样她也清楚,竟然他都这样安排了,那说什么都没用了。

“好了好了,回来谁欺负你跟小姨说行不行,我替你出头!”顾媚安抚道。

“好,小姨对我最好了。”

“那小姨那么好就再让小姨捏捏。”

“不要……”

“不想跟小姨一样大?”

“嗯……那你轻点。”

…………

出了干洗店后陈念越想越气,自己无缘无故多花了那么多钱。

那个性感少妇根本就不是什么干洗店老板娘,原来是那个尤小竹的小姨!

刚才听尤小竹说“她为什么不在学校待了”,难道这个性感少妇是学校的员工?或者老师之类的?

管她是谁呢,就是不知道她办事靠不靠谱,不过既然交了定金,又嘱咐了她,这批军训服应该会在下午洗好吧。

“管她呢!大不了明天再拿!”陈念晃了晃脑袋不再想这件事,今天这件事就自认倒霉吧。

处理完军训服的事后陈念也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起码到下午这段时间陈念是清闲的,摸了摸肚子,早上起来到现在还没吃饭呢,所以陈念打算先填饱肚子再说。

推着小推车陈念来到之前的拉面馆,准备吃碗牛肉拉面对付对付,放下小推车后陈念便要了份小碗牛肉拉面。

之前陈念吃的是正常份量,要七块钱,大份要八块,小份则是五块。

想到这,陈念刚坐下便想起了开学时第一次见纪艺的时候。

那丫头一碗拉面里面的牛肉顶的是康师傅一年的用量了!

陈念想想不由得好笑,然后起身离开拉面馆朝远处走去。

一碗小份拉面肯定吃不饱,所以陈念打算买个烧饼。

一路来到之前那个打烧饼的摊位,果不其然,之前那个大姐早早来这摆摊了。

“姐,来个烧饼。”

陈念一如既往地喊了句姐。

“哎呀,小伙子又来了。”

张桂兰一眼就认出来陈念,毕竟才几天没见,而且上一次陈念和她聊了那么长时间,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啊,大哥呢?今天在家嘛?”

陈念乐呵呵的客套了一句。

“害呀,今天星期六,没跑货,又跟人家跑去钓鱼了。”

张桂兰没好气地说道,但脸上还是笑呵呵的。

“大哥既然爱钓就让他去呗。”

“害,他也就好在一口了。”

说着,张桂兰给陈念挑了个最大芝麻最多的烧饼,然后装在了包装袋里。

不像上次,陈念来的比较早,才刚出摊,烧饼还没打好呢,这次都是早早打好的。

“人生在世,活的潇洒一点嘛。”

陈念接过烧饼,把一块钱放在了旁边的小钱盒里。

“走了哈姐。”

“慢走,下次再来。”

张桂兰看着陈念离去的背影暗暗点头:“我家小艺以后找男朋友就得找这样的。”

陈念走了不一会,纪艺刚好从后面小房子里走了出来,这是张桂兰特意买来做烧饼的铺子,纪艺有时间就来替张桂兰帮忙,和面打烧饼之类的。

“怎么了姑妈,刚才谁来了?”

纪艺望着远处已经离去的陈念,那背影,怎么感觉……好熟悉。

“哦,没事,一个买烧饼的顾客,应该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就是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张桂兰随口说道。

“哦。”纪艺点点头以为自己看错了,但那背影怎么越看越像……

“应该不是他吧。”纪艺摇了摇头,但下一秒一转身便看见了放在桌上的小钱盒。

盒里,安静的躺着一块钱,绿色的钱面上一只用碳素笔画的小熊猫懒洋洋的躺在上面,似乎望着天空,把云彩当作了竹笋,流着哈喇子,做着美梦。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