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奇葩老板娘

来自清晨淡如轻烟的薄雾映透着东方的鱼肚白,朝阳如点燃冬雪的碳火,透着朦胧的美感,自天际而去,自峡中观望,美轮美奂。

经历了长达十天的军训,美丽的校园又重新回归于宁静。

要不说这届新生比较幸福,不但赶上扩招减短了军训的时间,军训结束的时候还正好赶上星期五,一连休息两天。

不过,别人休息的十分惬意,但陈念就没有那么好了,早早便起了床。

昨天花了四千块钱收购完八百套军训服,今天就要拿起洗了,要不然堆在那一块,明天就得发霉。

本来这些军训服就是脏的,别人穿了好多天换下来的,上面到处都是汗渍,恐怕用不了一天就要发霉发臭,到时候宿舍恐怕就变成厕所了。

两袋塞的满满当当的麻袋陈念根本提不动,索性之前运酸梅汤的小推车还没还给超市,陈念便把这两麻袋军训服放了上去,用绳子一扎就推着出门了。

学校里面是有洗衣房的,但里面的洗衣机很多人用,而且容量很小,恐怕一次洗不了几件,索性离学校不远就有一家干洗店,陈念打算先去那看看。

推着小推车陈念一路来到不远处的干洗店,店老板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正坐在店门口磕着瓜子,小皮裙配白衬衫,饱满有致,风韵犹存。

而且这老板娘五官很精致,化着淡妆,特别像大明星许晴,看起非常的成熟,像一颗诱人的水蜜桃。

真是不可方物!

看着这老板娘陈念也是感慨,怎么前世没遇见过这么漂亮的少妇。

而这老板娘看着陈念推着两大麻袋衣服过来顿时直呼好家伙。

“好家伙,小子你去打劫人家服装店了?”

老板娘磕着瓜子啧啧称奇,第一次见有人扛着麻袋来干洗店的。

“看什么看,帮忙抬一下啊!”

看着磕着瓜子一脸看戏的老板娘陈念顿时没好气地说道,第一次见这么做生意的老娘们,给他送个大单子竟然连搭把手都不会,白瞎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情商太低了,竟然还能开店。

“呦,小子说话挺刺毛嘛。”

老板娘把磕剩下的瓜子皮随手丢在地上,双手环抱还是一脸看戏的表情望着陈念。

看着她的样子,陈念顿时有些火大:“到底做不做生意,不做我就跑别家。”

“做,怎么不做,自己抬进来吧。”

老板娘啧吧了一下,虽然嘴上说着做这单生意,但她还是没有上前搭把手。

陈念见状只好解开绳子把一大麻袋军训服抬了下来,虽然很看不惯这个老板娘,但附近也没有其他干洗店,只好忍一忍了。

不过他同样也很好奇,这老板娘好看倒是好看,但做生意哪有挑客户毛病的,按理说自己过来这老板娘应该笑脸相迎,热情相待啊,哪有像这样的?就不怕把店干黄了?

“就先放哪吧。”

陈念抬着麻袋进店,老板娘随手指了指,让陈念把麻袋放在柜台的角落。

陈念见状便把麻袋堆在了那里,然后又把另一个抬了过来。

随后陈念打开麻袋随便拿了一件军训服给老板娘看了看:“呐,都是这样的军训服,总共几百套,普通的水洗就行,什么价钱?”

看着陈念递过来的军训服老板娘也没接过来,只是随意撇了一眼,然后慢悠悠的说道:“按这两麻袋的量来看,三百块吧。”

“三百?抢钱呢你?!又不是干洗,就是普通的水洗,加点洗衣粉就行了,撑死就一百多块钱,而且我这都是夏天的衣服,那么单薄,又不是羽绒服,哪有你这样要价的?!”

一听要三百块钱陈念顿时不乐意了,一零年干洗一件衣服才多少钱,这不是明摆着宰人呢!

“二百,爱洗不洗。”

听到这话,老板娘也深知要得价钱太高,不过她并没有一丝尴尬,伸出两根纤细的手指对着陈念比了比,意思是不二价。

“行,二百就二百!”陈念一咬牙点头答应,二百块这个价钱倒也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即便换学校洗衣机洗也得一百左右,虽然便宜了些,但总归太麻烦了。

想到这陈念又开口:“加上烘干,二百,我先付定金。”

说着陈念就准备掏钱,但对面的老板娘又淡淡开口:“烘干?那不行,再加五十给你烘干。”

“什么?!你你你你……”

听到烘干还要五十,饶是陈念这么好的脾气也差点气得破口大骂!

这不是明摆着耍他嘛!价钱都已经够高了,烘干竟然还要加五十!

“呼~呼~呼~呼……”

陈念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要不是看这个老板娘长得那么好看陈念早就骂她了,况且这里也没有别家干洗店,只能暂时这样了。

“行,五十就五十,二百加五十总共二百五,先付你定金一百。”

说着,陈念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五十两张二十,一张十块的零钱递给面前的老板娘。

为什么给她零钱,因为纪艺给他的时候就全是零钱,最大的面额就是五十,而且只有这一张,其中十块五块的居多,一块五毛的也不少,至于红票子根本没有。

“行,二百五就二百五。”

老板娘微微一笑,最后那句“二百五”貌似暗指陈念,不过陈念也没有说什么。

这老板娘随手接过这一百块钱零钱后,又随手把这钱放在了柜台上,貌似一点都不在乎钱。

“大概什么时候能拿货,这些都是夏天的衣服,应该很容易洗,我下午来拿货行不行?”

陈念算了一下,这些衣服应该很容易洗,然后加上烘干还有烘干之后晾晒一会,这燥热的天气,恐怕从洗衣机里拿出来就干了,怎么算都花不了多少时间。

“我看情况吧,要是搞不定你就明天再来。”

老板娘淡淡的开口,根本不把陈念的话放在心上。

“你……算了,那我下午三四点来取,争取搞定。”

说完,陈念还不忘恨恨的补上了一句:“再来你这洗衣服,我就是孙子!”

话毕,陈念头也不回的就要离开,而就在陈念刚想离去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小姨!”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