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送汤小达人

夏日炎炎,骄阳似火,又经过一连三四天的军训,原本就已经晒黑了的新生们变得更黑了,那时候不像现在,父母给的生活费很少,而且在阳城师范大学上学的学生大多都来着农村家庭,护肤品啊防晒霜啊这些,根本不舍得买。

不过,防晒霜这东西大部分女生还是有的,即便生活费很少的女生也省吃俭用买了些瓶瓶罐罐。

所以女生晒黑的就比较少了,毕竟女孩子嘛,对自身样貌都比较注重。

像是萧苒苒,每次休息的时候就拿出一瓶防晒喷雾,然后给全身上下裸露出来的肌肤都喷上一点。

其他女生或多或少,军训之前都涂了一些防晒霜,不过,有一个女生却是例外。

就是纪艺。

这丫头跟大部分男生一样,没有涂任何东西,没有做任何防护。

男生还好,本来就长得不白,即便晒黑了也不怎么明显,而且男生黑点也挺好看的,显得健康成熟。

不过纪艺这小丫头却格外突兀了,本来这丫头就白,特别的白,属于冷白皮那种,晒黑之后界线特别特别分明。

右胳膊,袖口以下全部都晒黑了,跟碳烤的地瓜似的,而左胳膊就相对来说好一点了,因为这只胳膊戴了一只冰袖,所以只有冰袖到袖口那一小截晒黑了,跟戴了一条黑色丝带似的,特别滑稽。

除此之外,还有她的脖子也晒黑了,和白嫩的脸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至于她那白嫩嫩的脸蛋,因为这丫头把帽子拉的很低,所以逃过了一劫。

不过,即便是这样她也显得格外突兀。

而陈念在这几天也是和刚开始一样,先军训一会,然后推着个五十升的大桶游走于办公室操场之间。

接着就是跑去各个队伍内给这些新生送上冰镇可口的酸梅汤。

而陈念也在第五天的时候把所有的队伍都轮了一遍,而他花“重金”买的酸梅粉也所剩无几,幸好他还有些钱,省吃俭用应该够了。

至此,陈念在这届新生中也算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大家还亲切的给他起了个外号。

送汤小达人!

还有就是,陈念每到空闲时间,还有就是每天晚上,每次沈川豪和其他人扎堆聊天的时候陈念就会蹭上去,然后有意无意的抬高沈川豪,故意提起沈川豪家里面的公司,还有手机,游戏账号等各种能让他装逼的东西。

把沈川豪抬的高高的,而沈川豪也很受用,每次谈论起这些事情声音都比较拔高。

也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哪有不喜欢显摆不喜欢装比的,有的人买个新鞋买个新衣服还想秀一秀呢。

而且这沈川豪家里也比较阔绰,显摆一下也很正常,毕竟人家有资本。

至于陈念为什么这样做,当然是为了赚钱的大业了。

而就在陈念白天忙碌的时候,学校领导来视察的时候也发生了一件搞笑的事情。

军训第五天的时候,国商学院的刘院长和教导主任张主任来视察,看到推着大桶忙上忙下的陈念还纳闷呢,这是哪个专业的学生,怎么还推着个大桶到处瞎跑呢?

然后,刘院长就招呼来了军训总教官,而这个总教官也是把陈念往外透露的说辞说给了刘院长。

说是院长吩咐他给这些新生送酸梅汤,免费的,每个队伍都有。

说完之后,这总教官又问了一句刘院长,难道不是您老人家吩咐的嘛?

这刘院长也纳闷啊,自己啥时候安排过这种事情,还有就是,那个送酸梅汤的同学他也不认识啊。

不过这刘院长转念一想,可能是大数据学院的谢院长吩咐的,所以这个刘院长也没有多想。

当然了,这件事陈念自然是不清楚的,万一这个刘院长吃饱了撑得没事干,非得问清是哪个院长,可能陈念就穿帮了。

接着又过了两天,陈念还是一如既往,推着大桶给各个队伍送酸梅汤,跟每个队伍的新生都打成一片,狂刷自己的存在感,别的不说,光小姑娘的QQ就加了十几个。

随着酸梅粉一包接着一包的用掉,军训也是一天接着一天的过去。

军训第九天晚上的时候,也就是最后一天大家集体待在操场上的时候,因为明天就比赛了,比完赛之后军训就结束了。

而最后一晚,陈念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准备实施计划。

夜晚的微风吹拂着一群充满阳光活力少男少年躁动的心,安静的夜色笼罩着一天之内最宁静的时刻。

陈念盘坐在昏暗橙红的灯光下,身旁的纪艺也穿上了那件缝了又缝,补了又补洗的发白的外套。

“你看你晒的,怎么那么不听话,涂点防晒霜能死啊?!”

陈念看了看身旁的纪艺,这丫头右边那条胳膊跟地里的甘蔗似的。

之前陈念也提醒过她,让她涂点防晒霜之类的,或者再买一双冰袖,可这丫头就是不听。

原本陈念想给纪艺买瓶防晒霜来着,还特意跑了一趟外面的超市,不过实在太贵了,一瓶好点的少说得七八十块钱,差点的吧,根本不能用,万一再皮肤过敏就麻烦了。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陈念太穷,本来还有一百多块钱的,后面几天又买了十几包酸梅粉,连吃饭钱都快不够了,要是把剩下的钱给纪艺买成防晒霜,那自己可真就喝西北风去了。

然后陈念就打算给纪艺买双冰袖,但跑了几个超市还有服装店,根本就没有买的,按理说这东西应该都有卖的,但学校旁边的超市愣是没有,最后陈念只能作罢。

再加上这几天陈念忙上忙下的,根本顾及不上这个小丫头。

“没事,过半个月就好了。”纪艺不以为意。

小时候她下地干农活的时候也经常晒黑,不过事后休息半个月,把那层皮掉了就恢复过来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怎么晒也晒不黑,即便晒黑了也能在很短时间恢复过来,这完全属于个人体质问题。

“行吧,真拿你没办法。”陈念叹了一口气,内心触动了一下。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对这个小丫头那么上心呢?

仿佛真的回到了十八岁的时候,难道是因为体内机能的影响?

八成是吧,要不然自己一个老男人怎么总惦记这个傻的可爱的小姑娘。

“对了……”这时,纪艺扭过头看向陈念,嘴巴动了动,欲言又止。

“怎么了?”陈念也扭过头和她对视,不过这一次没有了之前的尴尬,毕竟都那么熟悉了,不可能再被她美的愣住了。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扭捏了半天,纪艺才问出这个问题。

而陈念看着面前这个扎着高马尾,留着厚刘海,穿着补丁衣服,总是低着头却样貌惊人的小丫头,一时间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是啊,自己为什么总是特殊照顾她呢,自己为什么要对她好呢?

“可能……可能你是我来到这里之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陈念想了想,似乎不太确定这个答案,但,也只有这个答案了。

“第一个……朋友?”纪艺也不太明白他所说这句话的意思。

什么叫做来到这里之后?说的是开学之后嘛?

可纪艺总感觉他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而且他身上有一种……神秘感!

“好了,我去忙我的大业了。”说着,陈念拍拍屁股已经起了身,然后朝沈川豪所在的位置走去。

拍了那么多天的马屁了,是时候收回点利息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