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外套

“还真他喵的被自己说对了!”

陈念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位男同学离去的背影,没想到那位小丫头竟然是校长的独生女,那自己刚才怼了她,这小丫头万一是个小心眼,让他爸给下面的什么院长主任透句话,那自己还怎么在这所学校待下去?!

怪不得他们说什么穿小鞋,原来是怎么回事!

靠!怪不得那群人用这么怪异的眼光盯着自己,怪不得刚开学两天这个什么尤校花就有那么多舔狗相互追捧。

原来他们追的不是美眉,是他妈学校的官印!

欸?等会,不对,那小姑娘竟然是校长的亲闺女!

亲闺女……

闺女……

嘿嘿嘿。

陈念站在原地傻乐,旁人不知道的是,一个赚钱的计划又在陈念心中缓缓浮现。

…………

随着一轮金日的落幕,伴随了一整天的酷暑也随之消散。

月明星稀,火树银花,又随着撩人的夜色悄然透过天边,三天的军训至此结束。

夜晚,结束了一整天的疲惫,大家坐在操场上吹着晚风唱着歌,而陈念盘坐在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操场上,闭目凝思。

到现在为止,陈念用掉了十二包酸梅粉,不过水卡里面才花掉了三四十块钱。

因为用楼下的饮水机太贵了,五十升的水一次就要花掉七八块钱。

陈念用了几次发现实在消费不起,然后他就偷偷跑到教学楼里面,然后又随便找了个办公室,用里面专门给老师用的饮水机接水。

这种饮水机是老师专用的,所以不用钱,免费畅饮,然后陈念就把他那五十升的大桶搬了过来,办公室里的老师直呼好家伙。

当然了,陈念对此还是搬出了院长的名头,这些老师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反正又不花他们的钱,所以陈念又剩下了一大笔开销。

到现在,他手里还有十八包酸梅粉,够用四天半的,回来再买个十几包就差不多了,也花不了多少钱。

现在陈念手里还余下整整两百块钱,算上接下来一个星期的吃饭钱,勉勉强强差不多,够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接下来就是筹集收购军训服的资金了。

“阿秋!”

就在陈念闭目凝思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句打喷嚏的声音。

陈念缓缓睁开眼,发现纪艺这个小丫头蜷缩着身子,环抱着手臂,把头埋的低低的,还不断的搓着胳膊,整个人被冻嘚瑟瑟发抖。

陈念再一看,这丫头只穿着军训时的短袖,而且还带着那仅剩一只的破烂冰袖。

虽然说是夏天,白天的时候特别酷热,但夜晚的时候还是很阴凉的,特别是一刮风,而且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上突然降温了,就算是陈念也特意跑回宿舍穿了一件外套,没想到这小丫头傻了吧唧的,竟然还穿着短袖。

其实来的时候陈念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他以为这丫头带了外套的,谁知道她竟然这么傻。

看到这,陈念直接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披在了纪艺身上。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温度,纪艺缓缓抬头,发现陈念正盯着自己,而且身上多了一件深灰色的外套。

见纪艺抬头,陈念直接开始说教她:“是不是傻,晚上那么冷,怎么不多带件衣服呢?”

说完,陈念好死不死的又补充了一句:“之前那么热的天穿个那么厚的外套,现在那么冷的天你穿个短袖,咋滴?你跟温差杠上了?!”

陈念说的之前那天是第一次见纪艺的时候,就是吃拉面那天,这丫头在那么毒辣的阳光下还穿着个外套,现在那么冷的天竟然只穿个短袖。

害,这丫头的脑子是不是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听到陈念的话,纪艺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然后小声的挤出来一句话:“外套……洗了。”

“洗了?”陈念有些疑惑,“洗了就再换一件呗,难不成你就那一件外套啊?”

听到陈念的话,纪艺又沉默了半晌,随后才缓缓的点点头:“嗯。”

“嗯?!”陈念顿时有些怀疑人生了,难不成还真是只有一件外套?

“真的只有一件外套?难不成是家里人不给你买?是不是你家里人对你不好?”

陈念连忙追问起纪艺,像之前那个年代,九十年代之前,还有零零年,一零年那会,老一辈的人都是重男轻女的,包括现在,有些农村家里面也是重男轻女的。

一家子人都盼望着生男孩,女孩的地位很低,不招人喜欢,不招人待见。

即便生了女孩,还会给女孩起那种“招娣”“盼娣”类的名字。

陈念猜想,可能是纪艺的父母十分的重男轻女,所以一点不疼爱纪艺,不给她钱花,不给她买衣服之类的,所以纪艺才会穿有补丁的衣服,才会用那种手机。

除此之外,陈念想不出其他的理由了。

而纪艺听到陈念的追问连忙摇头:“不不不,不是,不是对我不好,是因为,是因为,是因为……”

“因为什么?!”陈念表情有些凝重,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纪艺的父母真的不是个东西!

“因为……一件衣服就够穿了,不需要再买了。”

最后,纪艺才支支吾吾的回答了这么一句话,而陈念听到后更是气得想笑,然后抓住纪艺的肩膀,轻声的安慰她:“你不要怕,如果家里人真的对你不好,你就大胆的跟我说,现在是法制社会,即便是亲人,咱也不能让自己受委屈。”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没有受委屈,我真的只是觉得衣服有一件就够穿了,主要是今天我吃饭的时候把衣服给弄脏了,原本有换洗衣服的,但那件衣服昨天刚洗,还没有干。”

纪艺一再解释,原本她是有两件外套的,只不过上一个洗了没干,这个弄脏了也洗了,所以只能暂时穿短袖将就一天了。

还有就是陈念刚才说的那天,吃拉面那天,她之所以那么热的天穿个厚厚的外套,也是因为她不小心把冰袖弄脏了,因为她只有一只冰袖,所以只能暂时穿个外套了。

至于她为什么总穿个冰袖……

想到这,纪艺不动声色的把左手腕的冰袖往下拉了拉。

“行吧,如果有什么事,受了什么委屈切记要告诉我。”见纪艺这样说陈念也不好说什么,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现在哪有这样的父母,八成是因为纪艺这丫头比较节俭吧。

“给,衣服还给你,别感冒了。”

纪艺把身上的衣服扯下来,想重新还给陈念。

“去去去,你赶紧披上吧,我一个大男人又不怕冷。”

陈念又连忙把衣服给纪艺披上,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不对,自己一个十八九岁热血方刚的大男人,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姑娘挨冻。

“好吧。”纪艺不再推辞,因为……她真的很冷!

夜色撩人,轻纱笼罩,借着晚风,陈念盘坐在纪艺身旁,两个人偶尔有边没边的聊着,万籁俱寂。

“你把外套给我了,你冷不冷?”

“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啊秋!”

“不冷!”

“哦,好吧。”

“你鼻涕流出来了,给你……纸巾。”

“谢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