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红颜祸水

随着男生一个接一个的上去,这回就轮到女生在底下八卦了。

“大家好,我叫周乾,来着安山市,振华县,平时的爱好就是打打篮球,踢会足球,只要是运动类的项目我都挺喜欢的,我本身是个体育生,也是靠体育进的这所学校,至于特长,我是国家短跑二级运动员。”

“哇,二级运动员哎,这种不应该都是上重点一本的嘛?”

“不知道,应该是文化课成绩太差了吧。”

“这个周乾长得还不错嘛,黑黑壮壮的。”

“啧啧啧,你喜欢这个类型。”

“呸呸呸,我就是觉得……”

“行了,我们都懂。”

…………

“大家好,我叫沈川豪,来自青城市,很高兴能来到这里认识你们,我平时的兴趣爱好就是打打游戏,玩玩轮滑,有时候爱玩一些轻极限运动,特长嘛,小时候学过钢琴,不过弹的不咋滴,至于其他的也没啥了,大家以后就是同学了,还请你们多多照顾。”

沈川豪侃侃而谈,颇有些自来熟,下面的女生听到后也个个低声议论。

“这个就是沈川豪啊,长得倒是挺帅的,白白净净,就是不怎么高。”

“听说他家里是开公司的,挺有钱的。”

“是嘛,怪不得用那么贵的手机。”

…………

随着场上越来越热闹,很快,男生这边就轮到了陈念。

见陈念走上前,底下的女生全都齐刷刷的看向陈念。

“喂喂喂,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帅哥,就咱们班的。”

“知道了,早就看见了。”

“帅不帅帅不帅?”

“是挺帅的,不过人家不是有女朋友嘛。”

“有嘛?我怎么没听说?”

“就是刚才那个总喜欢低着头的女生啊。”

“不是吧,这才刚来两天。”

…………

“大家好,我叫陈念。”陈念浅浅一笑,微微鞠躬。

“我来自阳城,家离学校也不是很远,比起各位远道而来,算是东道主吧,以后大家有困难可以来找我,大家互帮互助,共同进步,谢谢。”

最后,陈念又微微鞠躬随后便下了场,和其他人一样,不过是一个简单不能再简单的自我介绍了。

随着夜色更加的深沉,时间很快来到了晚上九点半。

原本晚上军训结束的时间是九点,可还有一部分人没做完自我介绍,张冰洁又把时间延长了半个小时。

主要是自萧苒苒之后,二班的女生又有很多表演节目的,所以比预想的时间长了点,不过大家都是乐此不疲。

有的唱歌,有的跳舞,一个二班的女生还跳了一个热舞,可把场上的一些男生看的口水直流。

不过,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待所有人都介绍完了后,第一天晚上的军训也就结束了。

随着一个个队伍散场,夜色里的操场又重新回归于寂静。

回到宿舍之后,陈念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上床睡觉了。

毕竟,睡一觉是解决疲惫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

这一天陈念虽然没有军训,但也是足足忙活了一整天,舀了一整天的酸梅汤,胳膊整个酸痛,而且明天还要继续。

“我靠,谁把老子辛辛苦苦种的菜全都偷光了!”

就在陈念刚有些朦胧睡意,突然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惊醒。

“卧槽,张浩你个二货,要死啊你,把老子都吓软了!”

刘然朝着张浩愤怒的吼道,这小子怎么突然发神经了。

“呜呜呜~老子辛辛苦苦种的菜全都给老子偷光了,说,是不是刘然你小子干的!”

张浩躺在床上盯着手机闷闷不乐,嘴里面还骂骂咧咧的。

“谁TM偷你菜了,老子哪有那闲工夫!”刘然白了张浩一眼,随后便又蒙上被子“上蹿下跳”去了。

“呜呜呜~老子辛辛苦苦种的菜啊……”

张浩躺在床上哀嚎,陈念想了想顿时有些好笑。

想必80后90后都很熟悉这一幕吧,当年的QQ农场可是一代人的回忆啊。

…………

第二天一大早,当窗边洒落上第一缕晨曦的时候,陈念便早早的起了床。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之后便喊醒刘然和张浩两个,然后换上军训服准备去操场。

“我靠,张浩你怎么了?怎么这么重的黑眼圈?!”

一大早,刘然刚起床就看见张浩顶了一副熊猫眼,一副要猝死的感觉。

“昨天晚上你们睡着之后我越想越气,半夜爬起来去网吧了,熬夜把菜都偷回来了。”

张浩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

“我勒个去,我还真佩服你小子。”

刘然对张浩竖了一个大拇指,接着说道:“那军训你还去嘛,我感觉你马上就要猝死了似的。”

这时,陈念在一旁插嘴:“别去了,我待会帮你给教官请个假。”

陈念也看了一眼张浩,他这个样子确实不能军训了,搞不好真的会出事。

“谢谢念哥,那我就补觉了。”

听到陈念这样说,张浩倒头就又睡了过去。

“看你下次还长记性不。”刘然在一旁恨铁不成钢的叹气。

说话间,陈念推着那个大桶已然出了门,而第二天的军训又随着炎炎夏日开始了。

此时的陈念在教官张冰洁眼中是不用军训的,毕竟是“院长”钦点的送汤达人,但陈念还是跟着队伍训练了一个小时,然后才推着个桶跑去冲制酸梅汤。

还是和昨天一样,倒上一袋酸梅汤用热水冲泡好,然后再加冷水,接着又跑去超市给收银员大妈要了几袋冰块。

这大妈说话也算数,特意给陈念冰了好几袋冰块。

之后陈念顺手拿了两瓶冰镇百事,便推着桶来到了操场。

当然了,这一次陈念是付了钱的。

来到操场后陈念推着个桶率先来到自己队伍这里。

都是一个班的同学,陈念肯定要格外照顾啊,所以陈念每天都给他们班安利一次酸梅汤。

见陈念又推来了一桶酸梅汤,张冰洁赶忙让队伍休息,然后排队领取酸梅汤。

而一众同学看到陈念仿佛看到福星似的,一个个泪流满面。

而陈念这次则是坐在一旁,让他们自己舀酸梅汤,自己算是清闲了一下。

不过,当纪艺朝他走过来的时候,陈念立马起身,然后拿起一瓶冰镇百事递了过去。

“给,你喝这个吧。”

看到递到面前的可乐,纪艺扭捏了一下:“我喝酸梅汤就行了,你不用再花钱给我买可乐了。”

“行了,别给我墨迹了,拿着吧。”

陈念直接把可乐塞到了她手中,然后又“恐吓”道:“别在给我留半瓶了哈,不然我就当众亲你!”

不知道为什么,陈念唯独对纪艺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怎么说,像是保护欲,又像是……归属感,总是想特别照顾她。

可能纪艺是陈念重生以来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所以才对她有这种感觉。

“你……”纪艺无话可说,虽然表面上非常不情愿,但她内心却涌起了一股……喜悦!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陈念也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总觉得和他待在一起,身上暖洋洋的。

“行吧。”纪艺撇了撇嘴,把可乐揣进怀里,然后急忙跑了回去。

而陈念望着她的背影,有些恍惚,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对一个小姑娘……

“害,红颜祸水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