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流鼻血了

夜色里的操场,众人围坐一圈,四角的灯光把一群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大家都席地而坐,相互交谈。

张冰洁站在人群中间,开始让大家进行自我介绍。

“我呢,大家都认识了,就不需要再介绍了,现在呢,就轮到你们了。”

“自我介绍的时候咱们最好把兴趣爱好啊,有什么特长啊,有什么才艺呀,都大胆的说出来,都是一个班的,不用害羞。”

“我们先从一班来吧,好不好?”

“行!”

大家都开口附和,反正每个人都得自我介绍,又逃不掉。

“那好,我们就按学号来吧,学号你们都清楚吧。”

学号是开学前在你录取通知书上的学籍信息,考试什么的都得用。

“知道。”大家又开口附和。

“那好,那咱就从一班的一号同学开始吧。”

说到这,张冰洁退到一旁,然后一个个子不高的小姑娘就站了起来,来到人群中间。

“大家好,我叫马青青,来自泉临市,伊环县,嗯,我喜欢运动,跑步,打羽毛球,而且我高中的时候是练短跑的,因为喜欢旅游所以选择了这个专业,很高兴遇见了大家,以后还请你们多多关照!”

说完,马青青给大家鞠了一躬。

这个个子不怎么高,黑黑瘦瘦的小姑娘竟然是练短跑的,怪不得肤色偏黑黄。

“啪啪啪……”

众人一阵鼓掌之后马青青便重新回到了刚才的位置,然后一位白白胖胖,身材稍微偏重的小姑娘就上来了。

“大家好,我叫祖元敏,来着灵山市,五华县,我喜欢画画和摄影,我高中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素描,不过后面没有选择美术专业,要不然也不会遇见大家,希望你们以后多多关照。”

说完,祖元敏和刚才的马青青一样,给大家鞠个躬就下去了。

“啪啪啪……”

一阵鼓掌之后,接下来上去的是一个长得挺高挑五官挺不错的小姑娘。

“大家好,我叫孟莹莹,来自……”

“你学号是多少啊?”

趁着别人讲话的空,陈念用胳膊戳了戳纪艺。

听到陈念的话,纪艺稍稍靠近,小声的在陈念身边说道:“2010022031。”

“哦哦,你是31号啊。”

陈念点点头,学号前面的四位数是入学年份,后面则是编号。

“你呢?”纪艺反问。

“我40。”陈念随口答道。

“对了,这个……给你。”说着,纪艺也用胳膊戳了戳陈念,然后从外套口袋里掏出半瓶百事可乐。

是上午陈念给她的那一瓶。

“啊?这是……”

陈念愣了一下,看着那半瓶百事可乐不明所以。

“上午你给我的那瓶可乐,我喝了一半,留给你一半。”

说着,纪艺把可乐递到陈念面前。

“害,一瓶可乐而已,你自己喝了就行。”陈念摆摆手,这丫头,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

听到这话纪艺以为陈念嫌弃她,又连忙说道:“那一半我倒在杯子里喝了,这半瓶没……没对嘴喝。”

说着,纪艺又埋下了头,脸色有些羞红。

看到这,陈念坏坏一笑。

“这有什么,即便你对嘴喝又怎么样,难不成我还嫌弃你不成。”

“我嫌弃你……”纪艺小声嘟囔。

“……”

“行了,一瓶可乐而已,以后请我喝回来就行了。”

说着,陈念把那半瓶可乐又塞回了纪艺的外套口袋。

出奇的是,这一次纪艺没有拒绝。

“对了……”

片刻,纪艺又小声开口。

“怎么了?”

陈念扭过头,刚才他正在看班里的一位女同学做自我介绍。

至于为什么……

嗯~

D,有些晃眼。

“我一个问题想问你。”纪艺又小声的开口。

不过她和陈念距离其他人有些距离,周围又嘈嘈杂杂,即便不小声,别人也听不见他们在谈论什么。

“什么问题你问吧,知道就回答你。”

陈念点点头,不过眼睛始终没离开过那位女同学。

曾经的陈念也喜欢身材娇小玲珑可爱的小萝莉,但多年以后,陈念终于了明白了一个道理。

年少不知少妇好,错把萝莉当成宝啊,颜值什么的,在身材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当然了,富婆除外。

“那个,那个……”

纪艺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要问些什么。

“哎呀,你直接说就行了。”

“那个……为什么会少十块钱呢?”

“噗呲!”

听到这个问题,陈念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但周围挺乱的,也没人注意到他。

“怎么,还想着这个问题呢?”

陈念笑着问道,这都两天了,这丫头还想着前天晚上给她猜的谜题呢。

“我算了两天了,还是没算出来了,它怎么会无缘无故少十块钱呢?”

说着,纪艺掰着手指头又算了一遍。

“你看哈,你当时说一个蛋糕三百块钱,三个人平摊,一人就是一百,然后又返了五十,一人拿了十块,剩下二十买了个锦旗又送给了蛋糕店,然后一人实际就是花了九十块钱,三九二百七,加上锦旗的二十就是二百九,怎么算都是少十块钱。”

说到最后,纪艺抬起头望向陈念,那极其好看的狐媚眼睛与陈念对视。

这一刹那,陈念又愣了。

虽然见过纪艺的俏脸好几次了,但每次看到她的那双眼睛陈念就会发愣。

“你怎么了,干嘛不说话了?”

纪艺伸出纤细白皙的小手在陈念面前晃了晃,心中很是不解。

我有这么可怕嘛,为什么每次我抬头就发愣呢?

我又不是吃人的小怪兽。

“哦哦,没事没事。”

陈念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然后笑着问纪艺:“你这个问题想了两天了?”

“没有,我就好奇问一下,好奇,好奇……”

纪艺小声的嘟囔了一下。

陈念不知道的是,那天晚上纪艺回家以后,把这个题在练习本上用二元一次方程解了整整一个晚上,最后还是没解出来。

“那你承不承认你是傻beibei?”

陈念笑着问。

“你才傻beibei。”

纪艺撇着嘴很是不满,很明显,她不承认自己傻beibei。

也是,哪有人会承认自己是笨蛋的。

“那你不承认我就不告诉你。”

陈念头一扭,双手交叉胸前,十分傲娇。

“哎呀,求求你了嘛~”

纪艺伸出小手抓住陈念的衣角,然后一边摇晃陈念的衣服,一边摇头晃脑的撒娇。

“不行,就不告诉你。”

陈念还是把头撇的远远的。

“嗯~哥哥~”纪艺凑到陈念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咳咳,咳咳……”

“啊!你怎么流鼻血了!”

纪艺惊慌的喊了一句,只见两道血痕从陈念鼻子里流了出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