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她也要约法三章

话没说完,整套漫画书就从门缝里丢了出来:“拿上东西赶紧走。”

江柯忽然反应过来,故意抬高了音量,打趣:“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对劲呢?原来是家里娶了老婆,就打算金屋藏娇了呀,我可告诉你,这是没用的!”

“滚!”

沈景言冷若冰霜,耐心显然已经用到了极致,江柯耸了耸肩,拿上漫画潇洒走人,反正来日方长,他可不着急。

白苏晴都还没来得及见到江柯的人,江柯就已经被赶出去了。

“老公,刚才那个是你朋友吗?让他进来坐坐呀,我还没见过你的朋友呢,你都不给我介绍介绍吗?”

白苏晴水润透亮的眸子眨啊眨,就像那天上的星星一般闪耀。

沈景言沉下脸,冷漠道:“你不需要认识我的朋友,我也没有义务和必要向你介绍。”

白苏晴抿了抿唇,那小表情看起来是多么的无辜和可怜:“我知道了,我会听你的……

沈景言定定注视着她,正要说些什么,余光忽然瞥见这套宽大公寓内的异常状况。

原先冷色调的装潢几乎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无论是沙发上撞色的枕头还是餐桌上摆着的新鲜花束,亦或者墙上出现的极有品位的艺术画作,都给这个冷冰冰的家增添了不少的鲜活色调,让整个空间瞬间明亮生动了起来。

“白苏晴……这是你搞的?”

白苏晴立刻充满期待的看着沈景言:“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里更像一个家了?你看吧,以前你住的地方就只有那么简单的色调,多压抑啊。”

沈景言神色冷淡,语气不悦:“我应该没有同意你随意改造这里吧。”

白苏晴小嘴一撅:“对不起嘛?我只是觉得……也许这样住起来会让你更开心一点,如果你不喜欢我就给你换回来……”

“唉。“白苏晴叹了口气,“我拖着受伤的身躯,却为了你做这么多事情,可惜你不喜欢。”

失望的情绪几乎要从她的话语里溢出来。

正巧,金毛这时候也摇着尾巴在白苏晴脚边打转,就好像感受到了她的难过情绪,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她。

白苏晴用带着哭腔的语气说:“小金毛,还是你好,会懂得心疼我。”

沈景言冷笑。

当他听不出来,这是在指责他还不如一只狗会体贴人吗?

“算了,改都改了,就这样吧。“

他也不可能真的和一个女人计较。

白苏晴雀跃的欢呼起来:“小金毛,你爸同意啦!”

“白苏晴,你不会还要自称是它妈妈吧?“

“那当然了,你是我老公,你都是它爸了,我当然是它可爱的妈妈……是吧,小金毛?”

可爱的大狗狗“汪”一声,继续蹭着白苏晴的腿求抚摸,那样子好像在说,它认可了。

沈景言扶额。

他只能在回去卧室之前告诉白苏晴:“它不叫小金毛,叫恭喜。”

白苏晴摸着恭喜的脑袋:“你这个名字取得真好,以后再给你娶个老婆叫发财怎么样?”

“汪!”

“你说好呀,行,我有机会就帮你留意留意,一定给你选一个又漂亮又温柔的老婆。”

“汪汪!”

沈景言听着从客厅里隐隐传来的嘈杂声响,白苏晴……好像是个很擅长自娱自乐的性格。

还真的就这么热情聊了起来。

轻盈声线悦耳又动听,充斥在这个曾经宽敞却冰寂的空间内,仿佛真的让这里生动像一个家了。

沈景言有瞬间的失神。

或许同意她搬进来也不是个太过错误的决定。

当然,这样的想法仅仅维持了一个晚上。

翌日,沈景言晨练结束,便看见白苏晴正在厨房里忙碌。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白家的千金小姐竟然还会做饭,这可真是稀罕。

白苏晴听到动静转过身来,正好就看见男人盯着她的模样。

不愧是出了名的商界巨子……

除开种种高超手腕,光是沈景言这冷峻深刻,俊美无俦的脸庞便已经足够吸引女人的眼球。

更别说白苏晴的视线往下……沈景言微微湿掉的上衣正好印出了整整齐齐的八块腹肌,隔着一层衣料都能够看得见那肌肉的形状有多么漂亮结实。

白苏晴很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

喜欢什么陈家豪?

陈家豪和沈景言比起来,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准确来说是完全没有可比性!

果然自己这个选择非常正确。

可下一秒,白苏晴就因为沉迷于美色而遭了罪,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正在熬粥的陶瓷锅边。

“啊!”

她惊呼一声,眼眶立即因为疼痛泛起了红。

沈景言皱着眉头迅速冲到她身前:“让我看看。”

指尖已经泛红,沈景言立刻打开凉水龙头握住白苏晴的手指为她冲洗,低声斥责:“以后每天都会有做饭阿姨来负责一日三餐,你就不需要自己做这种事情了。”

看着他凶巴巴的样子,白苏晴撇了撇嘴:“我也没想到嘛,都怪你。”

沈景言狠狠挑起眉头:“怪我?”

“当然怪你了,要不是你长得太好看,让我看入了迷,我怎么会受伤嘛?”

这理由可真是让沈景言又气又想笑。

“白苏晴!真有你的!”

白苏晴吐吐舌做了个鬼脸,不说话了。

等到伤口处理好之后,他们同时闻到了厨房里传来的一股糊味,白苏晴眼神一变:“糟了,我熬的粥!”

沈景言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赶紧拦住她:“我来,你好好坐在餐厅里什么也别碰,什么也别做。”

白苏晴又委屈了:“你这样搞得我像是个什么事儿都不会做的人,我做饭可好吃了呢,你不要因为我今天早上的一个失误就瞧不起我。”

沈景言此时已经换过了衣服,穿着黑色的枪驳领衬衫,身姿颀长,像一把蓄势待发的剑。

脸色也同样冷淡冰凉。

他一边处理厨房的狼藉一边说:“我没有要瞧不起你,只是你也不需要在这里做任何付出劳力的事情,一切都会有佣人负责。”

沈景言请了定期打扫和定时做饭的佣人,不会住在这里,但每天都会按时过来。

今天佣人实际上也来了,只是来了以后就被白苏晴请走了,毕竟她还想要露一手。

俗话说的好,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抓住他的胃,白苏晴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有自信的,谁曾想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没抓住沈景言的胃,自己先受了伤。

白苏晴认为自己这算得上是流年不利。

沈景言收拾好厨房以后,打了电话叫人重新送早餐过来,然后坐在白苏晴对面,神情肃穆的盯着她。

白苏晴被他看的有些心虚,瑟缩了下脖子:“老公,你……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沈景言已经无力去与她纠结称呼的问题,眼神幽幽凉凉:“白苏晴,我发现只是约法三章,对你来说好像还不管用,应该和你再多约定几章。”

“还要约定几章呀?!”白苏晴瞪大眼眸,“约法三章都已经够苛待我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合理合法的太太,是要帮助你应付往后许多种特殊情况的,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这样对待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