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抓住男人的胃

搀扶着虚弱的沈景言去打车,到家已经晚上九点了。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答应了给沈景言煮粥喝。

把沈景言随手放在沙发上,白苏晴就去厨房忙活。

沈景言歪倒在沙发上,看起来有些委屈。

“乖啊,你现在沙发上玩会儿手机,粥一会儿就好。”白苏晴从厨房里探出头,说道。

一下午一晚上没看手机,也不知道公司有没有什么事情。

沈景言打开手机,就看到韩睿的消息。

沈景言还以为是公司有什么事情,忙打开,却越看脸色越不好看。

“沈总,网上关于白小姐、白可可还有陈家豪的新闻需要处理一下吗?”

然后是一堆截图。

二十分钟后。

“沈总,没事了,江少爷已经帮忙解决了,您安心养病。”

“白!苏!晴!”

“啊?怎么了?”听到沈景言的声音,白苏晴再次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他。

沈景言眯眼看她,“你跟白可可还有陈家豪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是说今下午网上那些传言吗?不是应该都删了吗?你还能看到?”

一连串的疑问让沈景言的脸色更加不好。

“江柯帮你删的?”

白苏晴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江柯那个大嘴巴跟你说的?”

“你先等等。”白苏晴甩出这句话,又一头钻进了厨房里,把粥做上才出来,坐到沈景言对面的沙发上。

“怎么回事?”白苏晴问他。

“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就在你身边,你为什么不让我帮你解决,反倒是去找别的男人。”

白苏晴头疼,“那不是别的男人,那是你好朋友,也是我好朋友的追求者,你不会连他的醋都吃吧。”

闻言,沈景言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清了清嗓子道,“我没吃醋,我就是不爽,你为什么总是想不起来先找我,我到底是不是你……名义上的丈夫。”

不想跟沈景言因为这件事吵架,白苏晴解释道,“你今天病了,那么不舒服,好不容易睡着了,我怎么可能把你叫起来帮我处理这种事情。”

“而且我本来是不想理会的,是江柯打电话过来,本来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情的,见我接的电话,又知道了你病了,就说要帮我处理。”

“我想着他这么热心,就没有拒绝他,就承了他这个人情,就这样,没有别的了。”

“哦。”沈景言应了一声,但是看起来还是很不高兴。

白苏晴自然不会跟病人一般见识,想着让沈景言自己消化消化就好了。

谁知道沈景言直接一天没有跟自己讲话。

他倒是也不傻,自己做饭他也吃,就是不说话。

终于,第二天晚上白苏晴忍不住了,拽住他道,“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沈景言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就是心里有股无名的怒火。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在关键的时候没有帮上白苏晴,还是因为遇到事情总是想不起来向自己求助。

拽了拽沈景言的袖子,白苏晴示弱,“好了,我答应你,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第一时间想到找你好不好?”

“可是这些年我也习惯了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了,爸妈是不会帮我的,他们从小就偏心白可可,所以我什么事情都是靠自己。”

“我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别的男人帮忙,偶尔有也是利益上的,互相利用……”

看着白苏晴的样子,沈景言莫名的有些心疼。

这些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她这么坚强,这么自立。

而且从自己认识她开始,已经见过几次她狼狈又脆弱的样子了。

被男友劈腿,被父母从家里赶出来。

但是,真的会有这么偏心的父母吗?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见沈景言只是看着自己,却不说话,白苏晴以为他还在生气,又拽了拽他的袖子。

“以后只要有我在,这些事情就不用你一个人扛。”

听到沈景言的话,白苏晴的心跳慢了半拍。

看着沈景言认真的表情,这句话,她真的可以当真吗?

冲着沈景言咧嘴笑了笑,白苏晴道,“我知道了,所以,我们现在和好了吗?”

“嗯。”

沈景言转过身去,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下。

但是白苏晴却垂下了眸子,她真的不敢再轻易的相信男人的话了。

就这样吧。

之后的几天,白苏晴除了给沈景言做饭之外,就是拍定妆照,以及进组前的其他准备工作。

沈景言最近也挺忙的,不过他还是每天准时回家吃饭。

他手下的人以及他的朋友都觉得他是变了性子。

很多人不知道他结婚了,打趣沈景言,“沈总天天这么准时的回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有了家室呢。”

韩睿跟在后边默默的想,你别说,还真就是有了家室。

沈景言回家,白苏晴果然已经做好了饭菜,一进门就是扑鼻的食物的香味。

他以前不愿意回家,几乎跟住在公司没两样,就是因为每天回家家里都是冷冰冰的。

如今,家里终于有家的感觉了,有烟火气了。

而这些都是因为……

看着围着围裙正将饭菜端上桌的女人,沈景言心中柔软了几分。

看到沈景言杵在那儿,白苏晴冲着他一笑,“老公,你回来了~”

沈景言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这儿看了她好久了。

点点头,“今天晚上吃什么?”

白苏晴用下巴指了指桌子上,“呐,都是你爱吃的。”

看到桌子上的菜,沈景言眼睛都亮了。

都说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白苏晴想,沈景言的胃她应该是已经抓住了。

“去洗手吧,我去盛饭。”白苏晴说完,又转身进了厨房。

白苏晴觉得自己可真贤惠,将来一定是个贤妻良母,谁娶了她可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现在看来,沈景言就是那个走狗屎运的人。

沈景言洗完手回来,把一个小盒子递给白苏晴。

“这是什么?”白苏晴好奇的问道。

“合作商给的项链,我也没法带,送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