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给我五分钟!

“绿茶演多了?在这跟我飙戏呢。不考个茶艺师证,真是屈才了。”白苏晴双臂交叉看着这出闹剧,浑然不把自己当成局内人。

“白苏晴!”白母厉声呵斥,“从艺先从德,这般没有德行!《明曦传》的女主让贤吧!你给可可做配。”

白苏晴愣怔了一下,《明曦传》是她自己试镜得来的角色,近日才知晓是自家投资的,白母这一出……

“凭什么?”白苏晴不理解,极力克制住颤抖的声音问出这几个字。

“凭白家是投资商!换角不需要你的同意。”白母不容置喙。

“她,一个角色都没有演过!我,那是我自己跑去试镜,一轮轮地筛,导演认可我才选的我,你凭什么?”

凭什么将我的努力全盘否定!

白苏晴的眼球本就布满血丝,此番委屈更是红了眼眶,手不住地颤抖。

“我不想再说一遍。可可一定能胜任女主,就算演不了,我和你爸照样能把她捧红了。”白母对白苏晴也有些不耐烦了,“女二你要演就演,不演就滚蛋,放出去有大把的人等着。”

白苏晴攥紧了拳头,伤口挣裂从纱布处洇出血来,咬紧牙关。

白可可赶忙插话进来,“妈,我没事的,让苏晴来吧,我愿意给她当配角……”

白母轻抚白可可的背,“乖女儿,妈妈一定把天下最好的都给你。”

对这个大女儿,白母是打心底里疼爱,她病弱的模样,更让白母生了几分怜悯。

“白苏晴,你就不能学学你姐姐吗?她的懂事、大方,哪怕你有十分之一!你有吗?就你这种德行的,别说家豪了,你再换几个男人,也没有一个能看的上你的!”

白母犀利的言语击溃了白苏晴最后的防线。

她心痛。

“好,好。”白苏晴以气出声,将碎裂的心拼凑起来,猩红的眼狠狠地盯着这对母女,“祝你们一家三口,幸福一生!白家的戏,我高攀不起!”

白苏晴猛地回身出门去,踏出屋门的那一刹那,一颗泪水滚落在炙热的大地。

她已出门,房内惺惺作态的声音仍是传了出来,“妈~真的不怪苏晴,是女儿太任性了……”

“宝贝女儿,不提她,晦气!走,妈带你去看看医生,然后咱们去看礼服好不好呀?我女儿一定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

“妈~”白可可娇滴滴地将头埋在白母怀里。

白苏晴猛踩油门,飞驰而去,眼泪在风的宽抚下决堤,她嚎啕大哭。

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爱情与亲情,竟薄如蝉翼,不堪一击!

从昨天回来到现在,都仿佛置身幻境,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白苏晴不理解,她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落得众叛亲离的场面。

无力感袭来,白苏晴几欲崩溃。

猛地拍了一下方向盘,重振旗鼓,眼神凛冽。

“我会一一还回去!一定!”

白苏晴卡着九点到达民政局的时候,沈景言已然等在了门口。

沈景言今日白衬衫搭着黑色西装裤,比昨日多了一分亲近感。

白苏晴看得有些痴了。

直到车窗被人敲响,白苏晴才回过神来。

白苏晴赶紧把车窗放下来,清朗俊俏的容颜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挂着略有玩味的笑意,白苏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白苏晴心虚的避开了男人的视线,飞速下车走到沈景言跟前。

“白小姐迟到也如此理直气壮,是我不曾想到的。”沈景言冰冷的气质一开腔就回来了。

白苏晴不想将今早发生的事情告知这个即将成为自己法定配偶的陌生男人,只道歉,“抱歉,有些意外耽搁了。”

沈景言将嫌弃堂而皇之地写在脸上,只手握拳遮在鼻下,“白小姐对香水的品位,也是别具一格。”

白苏晴尴尬的脚趾抓地,几乎要抠出一个三室一厅来,这家伙损人还真毒。

“昨天喝多了,今天来的比较匆忙……没来得及洗澡。”

白苏晴的五官几乎要拧到一起去,支支吾吾地。

“那……”

“给我五分钟!”

白苏晴打断了沈景言的话,一溜烟窜进了洗手间。

望见镜子,才知道自己的状况有多么糟糕。

浓妆归来本想给陈家豪一个惊喜,却不料他给了自己惊喜,喝了一宿,哭了一宿。

妆容早已不堪入目,头发也是乱作一团,简直像是逃难的流民。

左手捧着水费劲地处理着战场。

沈景言昨日说的一句话浮上了脑海,“我不喜欢等人。”

紧赶慢赶清理干净,走出洗手间,四下找着他的身影。

有一处人员相对密集,她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到了沈景言挺拔俊朗的身影。来领证的未婚夫妻们,女方大都是三步两回头地去望他的方向。

若是眼神能杀人,想来沈景言已经被无数准新郎的眼刀千刀万剐了。

白苏晴大步走到沈景言跟前,看了一眼钟表,“这次准时了。”

“坐。”

白苏晴鬼使神差地落座在沈景言身侧。

沈景言侧身看她,几滴清水挂在发梢摇摇欲坠,晨光折射,为她添了一份圣洁。白嫩光滑的肌肤没有了妆容的修饰更显粉嫩,叫人忍不住的想亲近,最好能……嘬一口。

少女明眸皓齿,却也掩不住一分娇艳,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长相如何并不是沈景言在意的点。

“三年。”沈景言的冷冽夹杂在雷厉风行之中,“三年后离婚。共同的义务是互不干扰,要在我家人面前演好这出戏。另外,如果顺利,结束之后我会给你一笔巨款作为补偿。”

“当然,如果你不同意,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他的话公里公气的,像是谈生意一般,逻辑清晰,目的明确。

白苏晴虽然也没想着白头偕老,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味。

管不了那么多,先给陈家豪备好这份来自舅妈的厚礼才是如今之策。

“我同意。”白苏晴话锋一转,“但我有个条件。”

沈景言望了一眼白苏晴的右手,微微挑眉。

白苏晴下意识将它背在身后,“不耽误签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