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闪婚

陈家豪眸中的光淡了几分,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苏晴,白家的产业……都是可可的。”

“不可能!”白苏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声音略有颤抖。

“白伯父已经草拟了股权转让合同……不会有假。”陈家豪斩钉截铁地说道。

二十余年的生活点滴从脑海中闪过,一些曾经忽略过的信息,汇聚到一起,告诉白苏晴,这是真的。

原来,原来……

自己早就成了一颗弃子。

“陈先生,这就是你出轨的理由么。”白苏晴冷笑一声。

“你听我解释……”陈家豪紧忙说道:“我爸妈离婚后,我跟我妈回了沈家,但沈家一直看不起我,也不会给我一丝半毫,我拿什么给你幸福!”

“我只有,只有和白可可结婚,分到白家的财产,才能和你双宿双飞啊!”

白苏晴听到陈家豪这堂而皇之的阐述,禁不住有些想笑,“脑残就要看病啊。这个借口,有些蹩脚。”

陈家豪自知白苏晴刚烈,说一不二,此番是挽回不了了,“苏晴,你等我三年好不好,三年之后我一定娶你!”

“呕——”白苏晴捂着胸口干呕。

“你怎么了,你没事吧?”陈家豪着急忙慌上前来,却被白苏晴伸手挡住了。

“你不要多想,”白苏晴立直了身子,“我就是针对你,你这是把苍蝇往我嘴里喂啊。怎么,给我画饼充饥吗?”

“苏晴,我真的很爱你……”陈家豪哑口无言,只有这句话反复来回地讲。

白苏晴只觉腹部翻涌,指着门口,“滚!”

这就是爱吗。

爱到和自己的姐姐在自己的床上颠鸾倒凤。

爱到把自己推向千夫所指的境遇。

爱到为了财产说背叛就背叛。

呵。

可笑,大言不惭!

白苏晴瘫坐在沙发上,仰面朝天,眼神无意瞥见了挂钟,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总觉得有些事情好像忘记了,却又想不起……

糟了!

白苏晴一拍脑门,约了和人结婚的!

陡然起身,飞速的往门外冲。

刚出门就撞了宴柒一个满怀,“干啥啊,你是打算追他去?我怎么不知道小太阳还有捡垃圾的习惯。”

宴柒生怕陈家豪做些什么,一直在附近徘徊着。

“我约了人结婚,就快迟到了!”

宴柒一把拉住白苏晴,“和谁结婚?你不会想不开和那个畜生偷偷领证吧?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个恋爱脑……”

白苏晴满脸黑线,打断了即将训斥自己的宴柒,“你昨天给我找的男模。”

“哈?”宴柒一脸不可思议,拍了拍白苏晴的脸颊,“还没醒酒吗,那人跟我说都没见着你,你结哪门子婚?”

白苏晴往外冲的脚步一时间停了下来。

与宴柒一番对峙,才恍然大悟。

“大姐呦,我特地嘱咐你人家在左边,你咋跑右边去了!”宴柒满腔无奈难诉,“你知道你碰见的是谁吗?”

“谁?”

“沈景言。有着‘沈阎罗’之称的。”宴柒摆了摆手,“不说这个,他还是陈家豪的舅舅。算了算了,我再给你找个找个别的男人,这个就算了吧。”

“这可是个祖宗,听话,咱别去了……”宴柒劝着。

白苏晴脑中闪过一道灵光!满脸兴奋,“好啊!舅舅好啊!”

这样,自己就是陈家豪和白可可的舅妈了,陈家豪口口声声说进不了沈家的门,如此一来……

直接把大门焊死了!

“白苏晴!”宴柒看白苏晴一直在神游,猛地叫了一声,“你有没有听我说!”

“听了听了!”白苏晴回过神来,拍了拍宴柒的肩膀,“谢了哥们,回头来吃酒!”

话音刚落,白苏晴就飞奔出了酒吧,还得拿户口本呢,可不能耽误了当舅妈的机会。

白苏晴到家的时候,四下无人。

轻车熟路地拿到了户口本,刚要出门,却被晦气拦在了屋里。

弱柳扶风,娇艳欲滴,惹人怜爱,一直是白可可的标签与伪装。

“苏晴……”白可可垂眸,将歉意写在脸上,“昨天的事儿都是我不好,你没事吧?”

白苏晴冷冽的眼神从她身上扫过,昨天上过一课,如今才不会信白可可的鬼话。

冷漠无情地开腔,“让开。”

“苏晴,我错了,你要打要骂都冲我来好不好…”示弱一直是白可可的拿手绝技。

墙上的钟表告诉她,时间还来得及,白苏晴索性问了一句,“你累吗?”

白可可不敢直视她审视的眼神,“你,你说什么?”

“哈哈。”白苏晴轻笑出声,“都是演员,你又何必呢。白莲花的角色演多了么?”

话还没说几句,白可可开始抽嗒上了,“苏晴,你不要这么说,我听了真的,”说着捂上了胸口,“心很痛。”

“家豪哥哥真的不想让你伤心,才没有告诉你的。他真的很爱我,我也不忍心他难过,不然我一定会把他让给你的!”

白可可的每一个字,精准无误地踩在了白苏晴的雷点上。

要不是右手伤了,指定是要给她几个巴掌的。

白可可扬了声调,施舍一般,“我去和爸妈说,公司也让给你,你不要这样了好不好?”

白苏晴真就觉得自己有些作孽,干嘛要停下来和她搭话呢。

“不需要。奸夫淫妇,你们多配啊。”白苏晴甩下这句话,绕过白可可就往外走。

“苏晴……”

白可可上前抓住白苏晴的手腕,白苏晴不耐烦地往后一甩。

紧接而来的是白可可尖锐的叫声与母亲惊慌失措的呼喊,“可可!”

白苏晴看着面前的一幕,恶心又无奈。

这是设套给自己呢。

“妈,您千万别怪苏晴,都是我,我脚滑了,不是她故意把我甩下来的……”白可可先发制人地出声,眼泪挂在脸颊上,委曲求全一般将所有过失包揽在身上。

白母气急败坏,“白苏晴!你看看你姐姐!你对她下如此死手她还在为你说话!!”

“不是我。”白苏晴也懒得解释,她知道无论如何,这事儿都是自己的过失。

“妈,是我……”白可可娇弱开腔,还清咳了两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