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他给的安心

这话一出,他们的脸色同时难看,白母的音量顿时拔高几度:“白苏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还有没有一点心?我们把你养了这么大,你居然……居然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我真是太后悔生了你这么一个不孝女!!”

白从也极为愤怒的骂道:“这些日子你自己做了多少不像话的事情?然而我们都没有与你计较,还打算过往不究,你呢……却说出这般令人生气的话!白苏晴,真该后悔生出你的人是我们才对!”

也许……自己根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否则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白苏晴苦笑,父母对她只有偏见,没有爱意,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他她个女儿。

“妹妹,你怎么这么冲动,太让人心寒了……快点给爸妈道个歉,也许他们还能够原谅你这种行为。”

白苏晴冷笑:“最没有资格对我说这种话的人就是你,白可可,无论你怎样狡辩,你所做的龌龊事都是事实。”

她也干脆豁出去了:“白可可,抢别人的男朋友很有意思对吧?那我希望你这辈子都不会有良心不安的时候,不过上天是公平的,希望你哪天不会遭遇和我一样的经历。”

“你——”

白从已经彻底发了火,涨红着一张脸,怒吼道:“白苏晴!快点给你姐姐道歉!我看这个家是真的容不下你了!”

“道歉?不可能。我向谁道歉都不可能向白可可道歉,该对我说对不起的人是她。”

白可可眼眶一红,直接落下泪了:“妹妹,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但也不该这样形容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让你对我百般侮辱?”

白母不断安慰着掉泪的白可可,看向白苏晴的眼睛里,只剩下满满的怒气和恨意。

这是如此陌生的情绪,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母亲眼里呢?

白苏晴想不明白,但事实就是如此,她没有办法阻挡,也改变不了当下所面临的一切。

“白苏晴,快点给你姐姐说对不起!否则以后你也不要叫我一声妈了,我担不起你这么一个女儿!我也配不上做你母亲!”

白苏晴看着他们面对自己时的厌恶情绪,颇有些凄凉的一笑:“那就不叫了吧,可能您心里也没有把我当成您的女儿来看待,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上赶着来做这种蠢事。”

白从胸口急速起伏,铁青着一张脸,情绪累积,最后怒到一巴掌狠狠打在了白苏晴的脸上。

“你给我滚,滚出去,以后都别回来了,我白从就没有过你这么个女儿!”

白苏晴捂着脸,悲凉地笑了:“……好,我这就走。”

白苏晴再没有看他们一眼,转过身,背脊挺直,带着自己最后的尊严和骄傲走出了这个曾给过她无数幸福快乐的家。

只是离开白家别墅之后,才发现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雨。

倒是很符合她此刻忧伤至极的心境,可能老天爷也同情可怜她现在这狼狈的模样。

她又该去哪儿呢?天大地大,往后属于她的家又在哪里?

失魂落魄的走在别墅区的道路上,正当茫然无措之时,白苏晴口袋里的手机又突然震动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的名字,白苏晴灰暗的瞳孔里骤然有了一处亮光闪耀。

“喂……言言啊。”

“白苏晴,你哭了?”

“啊,我哭了吗?”

白苏晴这才迟钝地抹了一把脸,发现不知何时起,她已经满脸泪水。

“我还以为都是天空中飘下的雨滴呢……那我可能是真的哭了吧。”

“你为什么会哭?你现在在哪里?”沈景言追问。

白苏晴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见他冷淡没有温度的声音之后,反倒像疲惫不堪的旅人遇见了一颗可以休憩的大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连带着声音也变得更加委屈可怜:“我和父母吵架被赶出家门了。言言,我好可怜啊,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沈景言一顿,凶巴巴的说:“谁告诉你,你没有地方可以去?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哦……对哦,你现在是我老公的我差点都给忘了。”

白苏晴笑了。

沈景言真是拿这个女人有些没办法,只能无奈的问:“你在哪儿,我来接你。”

“我在我们家别墅区里呢,这里好大,还下着雨……”

“找个地方躲雨,我现在过来接你。”

“那你能不能别挂电话呀?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沈景言并没有回答,但通话一直在持续进行,白苏晴能够听见他那边不断出现的声音。

有衣料的摩擦声,有开门关门的碰撞,还有汽车发动时的声响。

明明离他很遥远,却让白苏晴像是有了依靠。

她找到了一家门外有沿廊的别墅,在廊下躲雨。

雾蒙蒙的世界里,雨水绵延,孤寂感无可抑制的油然而生,再加上衣服也湿透了,白苏晴的身体越来越冰凉。

正当她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忽然间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从雨幕中缓缓驶来,然后那个像神一般的男人撑着把伞,逐渐靠近。

他的修长身姿在这雨天里是那样高大。

白苏晴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直到男人终于站在了她的面前,低声的问:“可以走吗?”

“……可以。”

沈景言将手里的伞往她身上倾斜过去。

忽然,轻轻捏住了白苏晴的下巴,深沉的目光定定注视在她的脸颊上,皱起了眉头:“谁打的。”

白苏晴动了动唇,还没有回答,沈景言便得到答案。

“你家里人?”

“嗯……”

白苏晴不太想让他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觉得自己现在很丑很难看,但无处可避。

沈景言似乎是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我先带你回去。”

此刻在沈景言的眼里,成了只落汤鸡的白苏晴苍白无助,脸上的巴掌印更是触目惊心。

他本该只将白苏晴当作一个合作对象,但看见她这幅模样,心口处竟然不可抑制的揪了一下,有些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